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对妈妈的性教育

时间:2018-08-10 我抚摸着我的脸,火辣辣的巴掌印还在隐隐的发痛。我憎恨我父亲,每次动不动就是打我骂我。有时甚至是一点点小错,他也不会放过。不仅是我,我母亲,我都遭受过同样的境遇。有时想想,我母亲怎么会受的了他。
窗外有点起风了,我慢慢的拉下窗帘,轻轻的擦乾眼泪,準备好好的沖一个热水澡,忘却今天的烦恼。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随手拿了几件内衣和睡衣。突然胸部一阵微痛,我抚了一下,似乎是刚刚被揍时不小心撞到的。泪水霎那时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
我含着泪匆匆奔入浴室,途中模糊的看到妈妈正伤心的看着我。
我关上了门,脱下的衣服,从镜子中看去,恰巧又看到了那处淤伤。我赶快打开水篷,跨进浴缸闭上了眼睛,任由凉凉的水从上到下冲激着,隐隐的,我彷彿听到了自己的抽泣声。
「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十八岁的女孩开开心心拥有一个快乐的家?为什么?」
「咚、咚、咚」门口传来几下敲门声,是妈妈的声音:「慧诗,我可以进来吗?」
「妈吗?进来呀。」
妈妈推开了门,随手又关上了门。我顺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发现妈妈正含着泪看着我的胸口的瘀青。
「妈妈」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顾身上的潮湿,我紧紧的拥住了妈妈。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不对,这几年妈妈从来没有维护过你,妈妈不好。」
「不是,不是,我知道妈妈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妈妈,我从来就没有怪你。」
……就这样,我们互相拥抱了一段时间。
好一会儿,妈妈鬆开了我,接着慢慢解开自己的上衣,一边说:「还记得小时候你一直好喜欢和妈妈一起洗澡吗?」
我用力的点点头。
「让妈妈再尽一次做母亲的责任好吗?」
我没有答话,但是却帮妈妈解开了胸罩。
妈妈今年因该有四十一岁了,但一直都保持的很年轻,身材也一直没有走样。
果然,当我解开妈妈的胸罩后,一对丰满之极的乳房猛的弹了出来。
我立刻又帮妈妈脱下了裤子和内裤。那密密的阴毛,细腻且雪白的肌肤,殷红的乳头,修长的美腿,到处散发这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
妈妈跨进了浴缸,让水先溼润了一下身体,接着温柔的抱住了我。霎那间,我感到无比的宁静。
妈妈的手滑向了我胸口的瘀青,轻轻的抚摸着。
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酥养,全身不禁颤抖了一下。我觉得好舒服,好快乐。
「妈妈」,我无意义的叫了一声。一只手搂住妈妈,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妈妈的双腿之间。
在那一时刻,我们彼此似乎找到了安慰,找到了可以让自己积存多年的痛苦发洩的对象。我们彼此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相互的距离以及我们的亲情。
妈妈的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走,柔着我的乳房,轻捏着我那已经发硬的乳尖,我的腰,我的大腿,我的小腹,我的…
凉凉的水使妈妈身上滑滑的,她那柔软的阴唇更沾满了粘液,我用中指在她的阴蒂週围划着小圈圈,稍稍一用力,便滑入了妈妈的阴道。
剎那间妈妈「啊」的呻吟了一声。,她那正握着我乳房的五指紧了一紧。我的感觉已经飘上了天,我颤抖着,呻吟着,我翘起了左腿勾住了妈妈,使我的阴部可以在妈妈的大腿外侧摩擦。同时使在妈妈阴道内抽动的手指增加到了两个。我发现我手指上已经布满了粘粘的爱液。
妈妈的右手举高了我翘起的大腿,我们因此失去了平衡,双双躺了下来。这样子,我的手指从妈妈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妈妈也因此分开了我的双腿,把舌头凑向了我的阴部。
妈妈不愧经样丰富,她先在我的大腿内侧舔着,在我的大阴唇外面打转。直到我实在受不了了,呼吸声越来越重,这才开始向我的花心进攻。
我感到我的下面已经流出了好的汁液,和着妈妈的唾液溼润着我的敏感地带。
妈妈的舌头动得越来越快,还时不时的伸进了我的体内。我忍不住了,我的腰下意识的随着妈妈舌头的抽动儿上下摆动。我柔着我的乳房,我被水沖湿的阴毛,我用力的想把我的双腿撑的更开,好使我得到更激烈的高潮。我不断的呻吟,喘息着:
「啊!啊!」不行,我不行了,一阵颤动,我终于到达了高潮,我拉近妈妈,凑向她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妈妈的嘴唇附近到处是我流出的淫水。一股奇异的味道加杂着酸酸的味觉,我不自禁的又伸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的阴道已经火一般的吞食了我三根手指,我不停得来回抽动,还用嘴吸着妈妈暗红的乳头。我用力的吸着,一点点乳汁般的液体从妈妈的乳头中溢出。妈妈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双眼,徘红的脸颊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乐趣。
妈妈的爱液涌之不断,使她的下体越来越柔软,整个阴脣都变成了深红色。我随手拿起了一块肥皂,慢慢的涂着妈妈的阴蒂週围。谁知道顺着妈妈的淫水,肥皂「噗」的就滑入了妈妈的阴道,只剩下三分之一还在外面。
同时妈妈也「啊」的大力呻吟了一下。我取出了肥皂,转了个身,也叉开双腿使我的下阴与妈妈的下阴相互交接。不知是肥皂还是我们的爱液的关息,那滑滑的感觉,使我们彼此摩擦的更顺畅,更激烈。
我深深的感受着妈妈阴唇的柔软,火热。我们的阴蒂都勃起了,甚至相互可以感觉的到。我们的淫叫声,和着水的冲激声,还有我们淫水的摩擦声使我们的快感叫人难以承受,我们又一次到了高潮。
我和妈妈相互又沖洗了一阵,我有点羞愧,到底说她是我的妈妈,我怎么可以…
妈妈似乎也有点尴尬,我们刚才是否太过分了呢?
或者,我们并没有无视我们的亲情,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弥补这几年来的代沟吧!
我们擦乾了身子,穿上了睡衣,我带着妈妈进入我的房间:「妈妈,今晚妳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妈妈笑着点了点头。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和妈妈一起享受性的乐趣,而如今我不仅和妈妈彼此淫慰,甚至还乐此不疲。虽然,我和妈妈都有一点尴尬,但适才那一轮激烈而且要命的高潮,促使我领着妈妈来到我的房间。
妈妈似乎也不想捨弃,默默的披着睡衣和我进了房间。
我不知道刚才在浴室中是不是就叫做做爱,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但我的处女膜因该还没有破。
我随手关上了门,回头瞧见妈妈脱去了睡衣,正準备进入我的被窝。妈妈只穿着半杯式胸罩,粉红色的两块小布,根本遮不了妈妈胸前的巨乳,那深深的乳沟,像埋藏着一团热烈的火。
妈妈的小三角裤也是粉红色的,好像还有点半透明,细心的盯住,若隐若现难言之处分外诱人。
作为女人,我们有一个完全胜过男人的地方。就是我们可以连续不断的性兴奋。所以当我看到妈妈那诱人的身子时,一股无名的慾望不知不觉由然而起。
我也脱下了睡衣,甚至胸罩,只留下一条内裤钻进了被窝。
「妈妈,我…我还想要。」我不知羞耻的告诉妈妈我的感觉。我知道今天也许是我几年来唯一可以感受的母爱的日子。
妈妈牵着我的手,带领我抚摸她的全身,从脸,到软软的嘴唇,她微微张开嘴,用舌尖舔着我的指尖。接着又把我的手带到她细细的颈,滑滑的肩,然后是乳房,乳头。
我又腾出一只手抚摸起妈妈的一对乳房,我搓揉着,拨弄着,我把头埋在双乳之间,小心的咬着,舔着。
妈妈的腰动了起来,上下摆动着,她主动分开双腿,顺势骑在我的小腹之上。我感到妈妈的底裤湿透了,在我小腹上搓移着,水印出了妈妈那几办红唇呼之欲出。
我颤抖着脱下妈妈的小内裤,刚才洗澡的肥皂香味迎面扑来。我移动着身体,把嘴凑到妈妈的阴部,用舌头梳理着妈妈大阴唇附近的阴毛。
妈妈的腰摆的更厉害了,她自己搓揉着她的丰乳,捏弄着红硬的乳尖,嘴里轻轻的发着毫无意义的声音「嗯,嗯」
不一会儿,我嘴里全是妈妈的淫水,滑滑的,我挺了挺身,把我尖挺得右乳移向妈妈的阴道口,用我硬硬的乳头继续摩擦着妈妈的敏感地带,软绵绵的乳房与火热的阴唇相遇,彼此容为一体。
我的左手也不闲着,不停的插入我湿淋淋的阴道,抚摸着勃起的阴蒂,我们彼此感受着激情,等待着欲仙欲死的高潮。我俩走入房间………
「乖乖!让妈起来,你压的妈妈喘不过气了」
我推倒妈妈在床上,迫她俯身吸舔我阴道,直到妈妈将我体内的每一滴淫水都舔乾净才停止。然后伏到妈妈身上,在它耳边轻声的耳语:「慧诗!你知道吗?让自己的女儿尿液进口里,那种滋味……喔……那种滋味真是神仙般的享受!」
「我告诉你,明天我会同爸离婚,然后妈会带领你好好享受人生!嗯!妈爱你!」
我同妈妈下午收到消息是…….爸爸早上车祸死亡……一个月后收了巨额人寿保险了!
一夕之间,妈妈从穷光蛋变成了贵族!
换了新家后,我躺在妈妈耳边说:「妈妈,从今以后,你是我妻子啊!」     只想和妈妈一起,彻底沉沦在情慾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