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淫乱的上班一族

时间:2018-08-08 华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办公室女郎,每天穿着品牌的职业女装,脸上化着精緻不变的淡妆,上面飘着白领小姐千篇一律的矜持微笑。
如果不苛求的话,华娣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还有一个刚刚4个月的儿子,但美中不足的是丈夫是一名职业军人,每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军中渡过的。
如果没人告诉你,你绝对不相信华娣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身材依然美好,美丽的臀部因为生过孩子而略显丰满,两只大乳高傲地向上翘着。
在泽宏出现之前,华娣一直认为自己平淡而知足的生活是美好的。但泽宏的出现打破了华娣安静的生活,使华娣又一次陷入了爱情的甜蜜之中。
人们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如果女人是花,那爱情便是养料。
泽宏是公司里新来的职员,当华娣休完3个月的产假上班时,发现公司里出现了几个新面孔,其中就有泽宏。
公司里所有的职员都集中在一个大办公室,彼此用半人高的挡板隔着。卿妃是刚刚大学毕业后招聘来公司,就坐在我对面,南部北上的姑娘,长得甜甜的,但个子比较矮,属于那种玲珑小巧型的。
坐在卿妃对面的,与卿妃同时进公司的那个小伙子,身材较魁梧,也比较英俊,他就是泽宏。
其实人和人之间是有缘份存在的,华娣和泽宏之间就很对眼,华娣第一次与泽宏目光接触的那一刻,她就捕捉到了久违了的东西,那是一种浪漫、一种温馨、一种令人心跳的感觉。
当那种目光再次、再几次被华娣捕捉到的时候,华娣的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好想谈恋爱。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据说国外许多大公司在公司职员配置上,总是把男女比例作为一项重要议程来考虑。
那段时间,华娣就明显地表现了出来,她比以前更注重打扮,也比以往更热爱工作,在办公室里也又多了一份期待。
每天华娣和泽宏都有那几次有意无意的眼神交流,这已成了每天必然要做的工作之一。
其实华娣也早就观察到泽宏对自己有好感,每当她碰到什么问题,泽宏总是一下子冲出他的「隔楼」跑到华娣的身边;而每一次华娣坐在那里自言自语地发问,泽宏也总是第一个答腔;有时在楼道里相遇时,彼此会心的一笑。
那种默契和感觉,好像彼此的心事对方已全都明了。
华娣结婚2年多,一直过得满足而平静。
泽宏是她结婚后生活中出现的第一个令她想接近又怕接近的男人,那种神秘和欲捨还留的感觉有点儿像初恋。
一个安稳的家,一个爱自己的丈夫,虽然丈夫不在时,女人肉洞中的那种骚痒令人心烦意乱,但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一切曾经是华娣的满足。
那天,华娣在打一份文件时电脑出了问题,反覆试过几次还是不成,气得华娣又是拍打电脑,又是唉声歎气。
就在这个时候,泽宏走了过来,好像是不经意的,泽宏的一只手放了在华娣的后背上,另一只手熟练地操纵起鼠标。
华娣只感觉到泽宏放在自己背上那只手传来阵阵的热感,自己全身也散发出愉快的芳香,自己没有一点儿拒绝的意思。
不但自己的全身舒服无比,就连自己的小肉洞里也开始湿润起来,华娣禁不住挟紧了双腿。
很快,电脑的小毛病就被排除了,泽宏的那只手也从华娣的背上拿走了。
泽宏看了看华娣那紧的修长双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一天,华娣为了打完一篇老闆明天要的报告,就加班加点地打起来,当她打完时才发现已经下了班,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
正当华娣关闭了电脑準备离开时,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华娣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泽宏。
泽宏此时从后面抱着华娣,已经勃起的肉棒顶在华娣的肥嫩的屁股上,双手向前揉搓着华娣的两个大乳房。
华娣本来对泽宏就有好感,自己也曾幻想过泽宏的那强壮的身体,此时华娣被泽宏揉得呼吸急促,双颊红润。
华娣自从怀孕后几乎就不和老公做爱了,孩子出生后,丈夫又刚好接部队主官,已经好几个月没在老婆身边。
有时华娣也会激起正常女人的性慾,每当这时心里就像有一团火在烧,但也只有挟紧双腿任由淫液由小肉洞中涌出,或用手指揉搓可爱的阴唇来解决。
华娣被泽宏抱得全身酸软,嫩乳在泽宏的揉搓下已涌出了乳汁,小肉穴里也流出爱液。
华娣此刻心里是一千个愿意,但女性的矜持仍使她用手按住自己胸前的两只大手,说道︰「别别这样,泽宏。」
泽宏一边把手探向华娣的两腿中间,一边轻咬着华娣的耳尖说︰「别什么?是不是叫我别停?」说着吻住了华娣的嘴唇,华娣「嗯」了一声就软倒在了泽宏的怀里。
泽宏边用舌头品嚐着华娣的嫩舌,边快速地解开了华娣的上衣,把华娣的胸罩肩带往两边一拉。
华娣丰满坚挺的乳房戴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乳罩中央已被乳汁浸湿,泽宏迫不及待地把华娣的胸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就完全地裸露出来,粉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乳头在泽宏的目光中慢慢地坚硬勃起。
泽宏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且不断地有乳汁溢出来,泽宏含住了华娣的乳头一阵吮吸,一股股的乳汁涌进了泽宏的嘴里。
华娣只觉得乳房上传来阵阵舒麻的快感不时地传向全身,小肉洞中禁不住又涌出了一些爱液。
这时泽宏的一只手已伸到华娣的裙子下,在华娣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华娣的阴部,在华娣的阴部用手搓弄着。
华娣的阴部已是汪洋一片了,她伏在泽宏的身上轻轻地扭动着。
泽宏的阴茎此刻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他抱起华娣放在了办公桌上,泽宏把华娣的裙子撩起来,华娣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泽宏把华娣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华娣一双柔美的长腿,华娣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紫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下更加显眼。
华娣虽然生过孩子,但是两片阴唇了还是粉嫩红色,但仍很肥厚。
泽宏用手指轻柔地分开华娣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使华娣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泽宏想都没想就把嘴唇贴到华娣的阴唇上吻了起来,华娣的身体一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别不行啊那里髒啊」嘴里说着,手却按着泽宏的头压向了自己的胯间。
泽宏的舌头在华娣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华娣在泽宏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为了不使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到,华娣把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
泽宏双手托住华娣的腿弯,让华娣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泽宏先用舌头分开那华娣那捲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阴唇,顿时一股少妇的体香和阴部特有的酸酸气味冲进了泽宏的鼻腔。泽宏的舌头轻轻舔着华娣那粉嫩的阴蒂,并不时用牙齿轻咬着。华娣在泽宏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啊啊不要了,受不了了」
华娣的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複杂的璧纹,此时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阴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合着,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泽宏看到那种景色,感到目眩,他的脸像是被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慢慢探进华娣的阴道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粗糙的舌苔刺激着华娣嫩嫩的阴道,华娣的喘吸声越来越大,猛然,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泽宏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泽宏的口中。泽宏把华娣喷出来的粘液全部吞了下去,并把阴道周边粘上的粘液也都舔得一乾二净,就连流到华娣小屁眼上的粘液也被吃得乾乾净净。
此时泽宏的肉棒勃涨得难受,他站起身来,用手套动着胀大的肉棒,「插进来快我要」华娣急促的说,泽宏用手扶着早已勃起的阴茎,对着华娣的花瓣,泽宏用另一只手分开了华娣的两片阴唇,对着肉洞顶了进去。
「啊哎呀」在泽宏插入的一剎那,从华娣嘴里迸出了愉快的呻吟。
虽说丈夫的这东西在她身体里也出入了无数次,可华娣却从来没感受过这般强劲的刺激,可能是泽宏的东西要比丈夫的粗长很多,也可能是很长的时间小肉洞里都没吃过肉,华娣两腿的肌肉一下子都绷紧了。
「噗哧噗哧」华娣下身水很多,肉洞又很紧,泽宏的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淫水「滋滋」溅出的声音。
泽宏的阴茎几乎每次都插到了华娣的阴道深处,每一插龟头都接近花心,华娣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
泽宏一口气抽插了四、五十下,华娣已是浑身香汗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泽宏的肩头上,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盘在泽宏的腰部,伴随着泽宏的抽送而来回晃动,嘴里不断地哼着︰「啊哎呦嗯」
泽宏停了一会,又再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尽进去,泽宏的阴囊打在华娣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华娣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啊嗯对就是那儿」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肌肉随着紧一下,彷彿是痛苦,又彷彿是舒服。
「啊啊啊」华娣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泽宏只感觉到华娣的阴道一阵阵地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拨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了桌上,湿成一片,华娣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因身体被撞击而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好一阵子以后,泽宏终于在华娣肉穴发出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华娣的身体里,烫得华娣浑身不停地颤抖。
当泽宏从华娣的身体里抽了已变小的阴茎时,华娣仍躺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华娣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华娣与泽宏偷情后,已心甘情愿地成为了泽宏的情人。其实女人一旦把自己交给男人后,家庭的观念就变得不太重要了。华娣在男人精液的滋润下,越发变得漂亮,脸上更是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浑圆的小屁股越发的坚挺。
一天,华娣把泽宏引到家中,一进门,华娣就抱住了泽宏,立刻把嘴压了上来,华娣的呼吸带着潮气,也有说不出的少妇特有的芳香。
华娣的舌头伸入泽宏的嘴里,贪婪的在泽宏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
泽宏努力回应着,同时也感觉到华娣舌头的柔软和甜美,由于华娣的脸朝下,所以少许的唾液流进了泽宏的嘴里。小手握住了泽宏的已勃起的肉棒,用手轻轻搓弄着。
少妇华娣自从上次在办公室里尝过男性的滋味后,就再也无法忍耐了,她蹲下身子,拉开了泽宏牛仔裤的拉链,用手掏出了通红粗大的肉棒。
华娣火热的目光凝视着勃起至极的龟头,泽宏的龟头由于很少做爱的缘故而散发出新鲜的色泽,从尿道口已经渗出少许透明的粘液,冒出青筋的肉茎在华娣的小手中轻轻颤动。
华娣握住泽宏肉棒的根部,用舌尖舔了一下龟头正中的马眼,舌头离开后,唾液和粘液混合,形成一条长长的细线,华娣随即用嘴吞下了这些粘液,并用粉红色的嘴唇包住了泽宏的龟头。含吮了一会后,又张开嘴把阴囊吸入嘴内,滚动里面的睪丸,然后沿着阴茎向上舔,最后把龟头全部吞入嘴里。
「啊啊」强烈的快感使泽宏的全身颤抖,屁股上的肉也紧紧的绷起来,肉棒涨得更大。
「小伙子,第一次被女人舔吧?」华娣的小嘴向上轻翘,露出迷人的微笑,再次把肉茎吞进了嘴里。
小嘴勉强容下了粗大的肉棒,华娣的舌头在粗大的肉棒上滑动,头也不停地摆动。
「啊要射了!」强烈的刺激使泽宏不由得发出哼声,快感贯穿全身,向美丽少妇的喉咙深处喷射出大量精液。
「唔唔」华娣也发出闷哼声,同时自己的两腿中间也喷出了大量的淫液。
泽宏经受的那种快感强过手淫几百倍,把精液射在美女的嘴里的事实,更让他兴奋。
华娣把嘴唇紧闭,不让精液溢出,很快的,嘴里便挤满了,华娣一口一口的慢慢吞下去。
看到美丽的少妇因兴奋而泛红的脸颊,听到喉咙「咕噜咕噜」吞嚥的声音,泽宏已略变小的肉棒再度变大。
他抱起仍蹲在地上的少妇,快步走到床边,把少妇的衣服脱掉,放在床上。
华娣把他的头抱过去,像婴儿吃奶似的把乳头送入泽宏的嘴里,宏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爱抚,甜美的乳汁再度进入泽宏的口中,使泽宏无比陶醉。
「啊真舒服还要用力」华娣呻吟着。
泽宏用手抚摸另一个乳房,同时拚命吸吮着这只乳房。
华娣好像比舔更喜欢吸吮,一面抚摸泽宏的头髮,一面扭动身体,「还有这一边」华娣轻推泽宏的头到另一个乳房上。
泽宏的阴茎再度恢复精神,因为射过一次精,精神上比较愉悦和轻鬆,因此主动开始爱抚。
乳房上的嘴下移,吻过肚子,来到肚脐。
再向下移动时,华娣双手掩住胯下说︰「先舔我的脚好吗?」
华娣自己也不明白,虽然以前也被丈夫舔过,但不是自己要求的。
在泽宏面前,她自己似乎很喜欢全身被舔,让这个丈夫以外的男人舔遍全身。
泽宏的嘴从丰满的大腿根向下移动,舔到脚趾和脚心,每一根脚趾都送入嘴里舔,当然不觉得髒,能这样舔华娣美丽的胴体,泽宏真是高兴万分。当双脚都舔过后,沿着腿向上舔去,这一次华娣没有拒绝,而是双腿分开等待着。
泽宏用手分开两条丰满的大腿,就可以见到鼓鼓的阴阜,上面有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阴毛,下面是粉红色的阴唇,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阴道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
当泽宏用鼻子靠近已充血涨大的阴唇时,可以闻到一种特殊的气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还有一些尿味,闻起来就像牛奶发酵的味道。
泽宏的嘴靠在阴道,伸入舌头,从小肉洞的表面逐渐插入内部,越往深处越热,越加光滑湿润。
「啊啊我要死了」华娣用柔软的大腿挟住泽宏的头说道。泽宏的舌头仍在肉洞里面轻轻转动,品嚐着少妇的肉壁的温暖和柔软。
华娣肉感的屁股不住地扭动着,不断地从肉洞中溢出新鲜的肉汁。
泽宏猛地向华娣的小肉洞吹了几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将龟头对準肉洞口猛地顶了进去。
〝啊」华娣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泽宏则可以感觉到肉壁粘膜的紧度和湿度都很好。
泽宏的动作有些粗野,每次肉棒都抽离华娣的身体,再重重的送进去,发出吓人的「啪啪」声。
泽宏一边干着华娣,一边气喘吁吁地问︰「怎样,这回干得你过不过瘾?」
华娣则有气无力地回答︰「过过瘾你你使劲干我吧!」
「我和你老公比怎样?」泽宏追问道。
华娣脸色一红,娇嗔地道︰「你要死了,问人这羞人答答的问题。」
泽宏笑着说︰「你不肯说是不是?」说着,用力在华娣的肉洞里快速地抽插起来。
肉棒的尖端每次都能触到华娣的花心,碰得华娣心里痒痒的,嘴里不停地「啊啊你的大比老公大多了」叫起来。
二人干了一阵儿,华娣娇喘着说︰「停停一下。」华娣从泽宏的身下爬起来,让泽宏躺在床上,自己坐骑在泽宏的身上,用手握住耸立的阴茎,屁股从正上方慢慢落下,泽宏的阴茎立刻进入湿润、温热的肉洞内。
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泽宏,肉棒在华娣的小肉穴内直颤。有着丰富性爱经验的少妇在泽宏的身上不停地上下运动,泽宏也从下面用双手托住华娣的小屁股,配合着华娣耸动的节奏,每次肉洞内的磨擦都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听到华娣的呼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华娣的动作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泽宏的肉茎完全地吞进小肉洞中,直到泽宏的两个肉蛋顶在两片已经发紫的阴唇上,溢出的大量蜜汁也顺着泽宏的肉茎流到了他的阴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华娣用兴奋的口吻对泽宏说,同时从上面俯身压着吻向泽宏。
「啊好我要洩了」华娣刚说完,便上半身向后仰,同时身体痉挛。
与此同时,包夹泽宏的阴茎的肉洞猛烈收缩,好像要把阴茎吸入更深处似的蠕动。
「啊我也要射了」泽宏很快的也达到高潮,一挺一挺地在华娣的肉洞里射出了子弹。
虽然量没有先前在华娣口中射的那多,但快感也使他全身颤动。
华娣呼吸急促地发出哼声,拚命摇头,使头髮飞舞。就在泽宏把精液完全射出时,才全身无力地趴在泽宏的身上,就这样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