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饿狼似虎的姨妈

时间:2018-06-12 姨妈是一位35岁的少妇,守寡10年了,这娘们儿虽然端庄贞洁,但是由于脸蛋儿漂亮,身材性感,玉体又白又嫩,有一种诱人的贵夫人味道,馋得我想入非非,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我母亲的远房妹妹,我早就强行尝尝滋味了。
其实强姦这样美丽的少妇肏一肏她的嫩屄该是多么令人消魂的享受啊。住到她家以后,我已经挑逗过她两次,都差一点儿得手,功亏一篑。一次是前天早上,我在被窝裏听到姨妈在厕所裏「哗哗」地撒尿,急忙赤身裸体悄悄地走了进去偷看。
只见她大白奶子高高地翘着,撅着大白屁股劈拉开大腿,粉红的裤衩褪到膝下,正在低着头用手纸擦拭乌黑的阴毛上的尿珠,随着手的擦拭,嫩红的阴唇一张一合,露出了水唧唧的小屄,我的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情不自禁地走到她跟前,「啊……」姨妈猛一抬头吃了一惊,「你!怎么不敲门!」
站起来裤衩都没提就慌裏慌张往外跑,正撞在我身上,我的鸡巴不偏不倚地插进了姨妈白嫩滑腻大腿之间,姨妈本能地一夹大腿,裤衩掉到了地上。
「啊!好舒服,好机会,不肏白不肏。」
说时迟,那时快,我将鸡巴对準了姨妈温润的阴道口,紧紧搂住她的大白屁股,一下肏进了姨妈的嫩屄中。
姨妈羞得满面通红,「你,坏……」一撅屁股脱出鸡巴,挣脱开身子捂着屄跑了。
我捡起她的裤衩回到床上,将她的红裤衩垫在身下,嘴裏大声喊着让她听见的淫语:「高耸的奶子白大腿,馋得儿子流口水,娇嫩的玉体真丰腴,何时搂着肏嫩屄,想你想得鸡巴硬。何时肏你的大白屁股,爱你不能尝尝鲜,肏你的裤衩解解馋,娘们儿的内裤骚乎乎,暂时代替小阴户,一腔精液无处洒,只好肏你的红裤衩。」
洩后将内裤放在被子裏,不一会儿姨妈替我收拾被窝时一见自己的亵衣上浓浓的精液又羞得粉面通红:「你……原来你……弄得是我的裤衩!」
「姨妈都听见了?」
「小小的孩子就……什么髒东西玷污姨的裤衩?」
「那不是髒东西,是好东西,姨妈不是早就尝过吗?姨妈能为我提供射精的地方吗?」
「讨厌!」说完,一扭肥臀走了。
姨妈以后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放心了,于是决定得寸进尺,不肏美人誓不甘休。
昨天晚上我把她灌醉后拥着小娇婆进了舞场,酒能乱性,我要慢橹摇船捉醉鱼,紧紧地将姨妈丰满的身子搂在怀裏,一手抚摸着这娘们儿晚礼服裸露出的凝脂似的玉背,另一只手顺着细腰下移,在她肥硕的玉臀上轻轻地揉搓,并乘机用胸部碰撞美人高耸酥软的乳房,挺起鸡巴在她敏感的大腿间摩擦。
摩擦几次之后,我感觉到姨妈的玉体在微微颤抖,我见火侯差不多了便把脸贴上那娘们儿美豔的香腮,阿姨慢慢地闭上了含情脉脉的杏眼儿,同时撅起了性感的樱桃红唇,我正想亲嘴的时候,她突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我跑了。
回家后半夜裏我悄悄地进了她香气迷人的卧室想乘醉姦污她,不料她受了挑逗刺激后并没有睡着:「你来干什么?」
「想阿姨了,看姨睡着了没有。」说完,坐在床边。
她压低声音甜甜地一笑:「是想女人了吧?」
我再也忍不住了,扑上去手伸进被窝顺着滑腻的大腿拽住裤衩就要摸屄,她紧紧攥住我的手护住禁区格格地笑着挣扎娇驱,娇喘吁吁地说:「你起来给我拿卫生纸,等姨妈自己脱下裤衩好吗?」
我信以为真,下床拿来粉红的手纸,这时候姨妈真的褪下了贴身内裤裹紧了香衾,一扬手把被骚水湿了一片的嫩红裤衩丢给我:「拿去吧,走吧。」
「怎么,就这样打发我。」
「你不是把手伸到我腿裆裏抢裤衩吗?拿去玩儿吧,上面还有我大腿屁股上的骚味儿呢,不过,弄髒了可要给我洗呀。」
「阿姨你坏,我现在不是要肏你的裤衩,是想肏你的屄。」
「胡说八道,我可是你的姨,你在舞厅吃了你姨妈的豆腐,还想捉姨妈的醉鱼吗?」
「我馋坏了,让我尝尝鲜吧。」
「好孩子,你还小,快出去,啊?」
我怕她喊叫拿起她放在床头的裤乳罩走了。
今天晚上,家裏没人,我已经偷着在她的杯子裏放了浓浓的春药,再挑逗一下,这娘们儿肯定不会拒绝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就等美人出浴以后销魂了。啊,今宵了却相思梦,肏够嫩屄肏白屁股。
一阵香风飘过,姨妈走出浴室,只见她身穿黑色的无袖紧身超短睡裙,裸露着雪白的香肩,奶子颤颤,肥臀扭扭,晃着两条嫩藕似的玉臂,光着脚丫走进卧室,斜坐在梳粧檯前,翘起白嫩性感的大腿和香豔迷人的小脚,孩子,「想什么呐?」
「想你光着屁股洗澡时肯定比杨贵妃还美。」
「讨厌!」
我见她脸色红润,知道春药已经在她体内勾起了性欲,站到她身后,抚摸着她雪白的膀子,低头看着她高耸的乳房,「姨,你真美,真性感。我忍不住想摸一摸。」
「你想摸什么?」
「摸姨妈丰满酥软的大奶子和肥硕性感的大屁股。」
姨妈脸变得通红,站起身抬起玉手就要打我:「小色鬼,我可是你的阿姨!」
我就势抱住了丰腴的玉体,「你现在在我眼裏只是一个美貌性感的骚娘们儿,好姨妈亲姨妈,我受不了了,那天早晨摸了你的大白腚,还没摸够,再让我摸摸奶子吧。」
我跪下身,双手搂住那少妇的屁股,用头拱着姨妈的大腿裆部哀求:「你就成全我吧。」
姨妈无可奈何地歎口气,抚摸着我的头髮半推半就:「真拿你没有办法,隔着裙子……摸一下吧。」
我把她抱上绣床平躺仰卧着,姨妈羞答答地闭上了眼睛,我一把捏住了嚮往已久的美人乳房。
「呵,轻点儿。」
我于是轻柔地揉着这娘们儿的奶子,已经十年没有被男人爱抚过的姨妈被刺激的欲火中烧,浑身哆嗦起来,我知道火侯已到,一把撕开裙子解开乳罩,一对雪白丰满的大奶子跳了出来,红红的乳头象两颗紫红的葡萄镶嵌在大白馒头上。
「啊,姨妈,你的奶子是熟透了的少妇最诱人的地方,比大闺女奶子更有味儿,馋死我了。」
「别说话……馋,你就吃吧……」
我叼住大白奶子吃了起来,一手撩起短裙,在她白嫩性感的大腿上放肆的抚摸着。姨妈性欲已动,呼吸急促,哼哼唧唧,我顺着酥胸亲着,吻着美人如花的香腮。
姨妈再也矜持不住了,睁开含情脉脉的媚眼儿,张开樱桃小口将香甜的舌头伸进我的嘴裏,我贪婪的与她亲着嘴儿。
我把手伸进了姨妈粉红的裤衩,抠住了花蕊似的阴蒂,这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好久没有云雨的姨妈浪叫起来:「啊……啊……别……别摸……」
我用劲抠着。
常言说:男人肏屄要舒服,搂上个美貌风骚的俏寡妇,我要等她骚得受不了了再好好享受,姨妈的阴道裏流满了骚水,我猛地把手指插进了娘们儿滑溜溜的阴道,在裏面乱插乱抠。
「啊……啊……不,你坏死了,摸姨妈的……」
「摸姨妈的什么,告诉我,这小宝贝儿是什么?」
「坏死了。」
「不说,我不插了。」
「啊……啊,叫阴户。」
「不,应该叫屄,骚娘们儿的嫩屄。」
「坏!姨妈这地方这么多年清清白白,身子冰清玉洁,想不到被你摸了,儿子坏死了,啊……」
「我不止是摸,还要……」
姨妈妈一个热吻堵住了我的嘴。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把姨妈扒了个一丝不挂,姨妈雪白的身子丰满而性感,我分开她那修长滑腻的玉腿,大腿之间是花丛似的阴毛,两瓣嫩红的阴唇内是流着玉液的桃源洞口,「啊,骚娘们儿的嫩屄,盛开的鲜花娇嫩的蕊,姨妈的屄裏流骚水,一张一合骚味儿浓。姨妈的屄上一点红,花蕊般的阴蒂红豆子。姨妈的骚屄最相思,阴毛嫩软草萋萋,儿子舔舔姨妈的屄。」
「啊……啊……别舔了,羞死姨妈了。」说完,她羞得翻过身去,肥硕白嫩的大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我赶紧脱光衣服压上去搂住姨妈的玉体,鸡巴顶住她的大白屁股,一手揉着大白奶子,一手抠着美人的阴蒂。
「啊……啊……」姨妈舒服得大白屁股一撅一撅。
「啊,姨妈,我的美貌性感风骚的小宝贝儿,你终于玉体横陈任我弄了,儿子第一喜欢少妇的大奶子,第二喜欢娘们儿的大白屁股,现在终于尝到了,你的奶子和屁股真够味儿。啊,啊,姨妈的、奶子,你小时候不是、吃过吗?你那时还没嫁人,我是饿了找奶吃,那是大闺女奶子,不如少妇的奶子大,啊,姨妈的奶子真丰满,咂着你奶子真解馋。」
「那姨妈的、屁股好、好在哪儿?」
「阿姨,厕所后面有条逢,我每天都看你的大白屁股。」
「你、流氓。」
「我不止看姨的大白屁股,屁股下麵是肉逢,姨妈你骚娘们儿雪白的屁股,馋得儿子鸡巴硬。」
「啊、啊,别抠别摸了,姨妈受不了了。」
姨妈挣扎着翻过身子,一条雪白的大腿压住我:「傻样儿,奶子和屁股有什么好的,女人最好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
「是屄,是姨妈的骚屄,姨妈就用骚屄伺候一下我吧。」
「不,不,真的,等姨妈给你找个大姑娘。」
我知道她在故意地吊我的胃口,搂着她的大白屁股撒娇说:「不嘛,我喜欢肏娘们儿,我就要肏姨妈。给我嘛,我都挑逗你三次了,鸡巴硬得都憋坏了。」
「那我给你含含吧。」说完倒骑在我身上,张开樱唇吮吸着久违了的鸡巴。
「啊,好舒服,姨妈真会玩儿,到底是娘们儿,会伺候男人。」
「别胡说,再说我不舔了。」
「看来你真馋鸡巴了,一会儿把你肏个够。」
「不行,姨妈只能让你摸摸奶子和屁股,让你看看……屄,舔舔……屄。」
「只能用嘴伺候你,不能动真的。为什么?」
「姨妈是正经女人。」
「正经女人能赤裸裸地让男人咂奶子,摸屁股,抠屄吗?」
姨妈羞得粉面通红:「讨厌,看你馋得那样,我才让你摸奶子,谁知你得寸进尺,我不给你了。」
「别,姨妈快用小嘴代屄也行。」
姨妈又伏下身子吮吸鸡巴,我拽过她的白大腿骑在我的勃子上,我一抬头,也吮吸着她的小花蕊,「姨,那你不难受吗?」
「其实,我也想要你,屄裏面也火烧火燎的,只是我是你的姨,姨妈偷外甥多不好意思。你这小东西怎么还这么硬,还吸不出来?」
我一下掀翻她的玉体:「用嘴不行用屄夹,快用你的小嫩屄伺候我吧。」
「不。」
「你的身子都让我摸遍了,屄也让我抠了,就让我用鸡巴肏吧。唉,真拿你没办法。」说完,姨妈翘起了两条白嫩的大腿。
我一挺鸡巴肏进了姨妈的玉户,「啊!轻点儿。」姨妈惨叫一声,虽然生过孩子,但是由于十年没有挨肏了,所以这娘们儿的阴道还夹得紧紧的,大鸡巴才进去一半她就疼得受不了了。
我停止抽插,温柔地说:「阿姨,是不是弄疼你了。」
「儿啊,你的太大了。」
「姨妈说我的什么东西太大了?」
「羞死了。」
「我要姨妈说嘛,你不说我就不肏了。」
「不行……我说……你的鸡巴太大了。」
姨妈的阴道裏已经流满了骚水,小屄温暖滑嫩,我猛用力一插,「唧……」地一声,整个八寸长的大鸡巴钻进了这骚娘们儿的玉户,我慢慢地抽插了几下。
姨妈舒服得浑身直哆嗦,姨妈的小阴户紧紧地夹住了我的鸡巴,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从她的阴户裏传遍全身。
「啊,好舒服,好孩子,你是姨妈的亲儿子……啊……啊……玩儿死姨妈了……用劲儿……啊……快点儿……啊……」
姨妈此时已不再是那位端庄矜持的贵夫人而变成了淫蕩风骚的浪娘们儿。紧紧地搂住我的身子,悬起腰臀迎合着我的鸡巴。
到了此时,姨妈已经彻底被我征服了,我知道她已是欲火中烧,淫兴十足了,便故意逗她,慢慢地往外抽鸡巴,姨妈顿时受不了了,「你坏,别拔出去,插,插呀,儿,姨妈要你。」骚娘们儿不顾羞耻地浪叫着。
「姨妈不是不要吗,我还是拔出来吧。」
「不,儿坏死了,姨让你肏个够。啊……快肏……」
「肏什么?」
「肏……屄,姨妈用骚屄伺候你。」
「可你是我姨呀。」
「讨厌,好儿子,你就把姨妈当小妹妹肏吧。啊……小哥哥,姨的小屄裏痒痒,哥哥别再调戏姨,放心大胆地肏嫩屄。啊……啊……」
这淫蕩的浪叫声,刺激得我爆发出野性,搂着美人的玉体,疯狂地肏起来,「姨妈,你既有大闺女的娇嫩,又有娘们儿的风骚,啊,姨妈美貌又风骚,赤身裸体任我肏,姨妈的身子白又嫩,肏着姨妈真过瘾,姨妈的屄裏滑溜溜,夹着鸡巴真好受,姨妈的嫩屄骚乎乎,肏着嫩屄真舒服。姨妈骚娘们儿雪白的屁股,等一会儿肏你的大白屁股。」
姨妈浪劲儿也上来了嗲声嗲气地说:「白嫩的大腿紧紧的屄,姨妈这裏有好东西,姨妈的屄裏流骚水,你别忘了姨的白大腿,姨妈的屄裏痒嗖嗖,你别忘了姨的骚屁股沟,屄裏痒起来没法挠,等待儿子的鸡巴肏,无论你何时鸡巴硬,姨妈有骚屄大白屁股。白天想姨鸡巴硬,我撩起裙子撅白屁股,裏面不穿小裤衩,你随时可以把屄插,晚上姨脱的赤裸裸,等待儿子钻被窝,人前你要叫姨妈,晚上骚屄夹鸡巴,夜夜三更无人后,姨妈让你肏个够。」
阴茎一阵抽插,直捣花心,姨妈被肏得死去活来,「嗷,啊,啊,我要浪死了,好哥哥,你是姨的小丈夫,要姨的命了。」
这娘们儿舒服得白大腿一伸一伸,大白屁股一撅一撅,含着鸡巴的阴唇一张一合,骚水顺着大白屁股流满床单。
我估计姨妈要达到性高潮,急忙搂紧她雪白的屁股,咬住大奶子,疯狂地肏,姨妈高声浪叫着,阴道裏的嫩肉一阵抽搐,我感到舒服极了。
高潮过后,姨妈遍体酥麻,瘫软在床,她那养尊处优的玉体哪经过这种疯狂,良久才缓过气来。
「儿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姨妈差一点儿被你玩儿死。」
「舒服吗?」
「嗯,舒服。」
「比我姨夫肏得怎样?」
「讨厌!」
「说嘛!」
「比他强多了,我嫁给他是他已经是个老头了,姨妈那时还是个含苞欲放的大闺女,他满足不了我,说实在的,姨妈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现在才知道、才知道被肏的滋味这么美。」
「姨妈那时候含苞欲放,现在是盛开的牡丹,以后我夜夜用精液来滋润你这朵花儿。」
「又胡说了。」
「真的,我就喜欢肏你这样的骚娘们儿,我肏过许多大闺女,都没有姨妈味道好。」
「好,姨妈每天都伺候你。」说完搂住我亲嘴儿。
「儿啊,拔出来睡觉吧,哎呀,咋还这么硬呢?人家都筋疲力尽了。」
「姨妈,我还想要。」
「明天晚上吧。」
「不嘛,姨妈舒服过了,我还没有肏够呢。」
「好,姨妈满足我的宝贝外甥。」
「姨,你撅起屁股来,让我肏你的屁股。」
「你不嫌髒吗?」
「傻娘们儿,不是真肏屁股,而是从后面肏屄。」
「从前面肏不行吗?」
「人家不是喜欢姨妈的大白屁股嘛,象姨妈这样的骚娘们儿,屁股又大又白又性感,最有味儿了。来,撅起屁股来,让我尝尝骚娘们儿大白屁股的滋味儿。」
姨妈顺从地翻过身来,曲起大腿,头伏在枕头上,高高地撅起了雪白肥嫩的屁股。
我一挺鸡巴,肏进了大白屁股底下的肉缝之中,不一会儿肏得姨妈趴在了床上,我搂着姨妈继续肏,仍觉得不过瘾,抽出鸡巴,分开姨妈两瓣儿雪白的屁股,露出嫩红的屁股眼儿。
「姨,你的小嘴儿和嫩屄我都肏过了,现在肏肏你的大白屁股吧。」
「只要你舒服,肏吧。」
我肏进了她的紧紧的大白屁股中,「啊,玉树流光照后庭,骚娘们儿长着雪白的屁股,撅起白屁股任我插,儿子好干后庭花,一腔精液无处洩,洒入姨妈白屁股中。」
「姨妈,舒服吗?」
「舒服,阿姨把最宝贵的身子都交给你了,你以后可要对我好啊。」
「我每天晚上都肏阿姨的屄,不过大表姐知道了咋办?」
「她又不是我亲生的,你把她也肏了吧。」
「太好了,以后我白天肏表姐大闺女的小嫩屄,晚上肏姨妈骚娘们儿的大白屁股。」
只要有空,我便和姨妈疯狂做爱,姨妈经过我的调教已经完全成为一件名器。不但我经常要求她让我玩她的美妙的小嘴,并喝下我的精液让它从嘴角流溢而出。更叫她揉搓着自己的肉穴,而我则含弄着美乳,并将肉棒挤入后穴着她的后庭花。
有时我们一起出去逛街,我兴起时还会要求她在公共厕所内就玩了起来,并且不准她在家时穿内裤,以便我能随时插入性交,完全扮演丈夫与妻子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