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与妈妈的丝袜情

时间:2018-06-11 我今年三十一岁,还未结婚,我仪表堂堂,经济小康,周围漂亮姑娘也不少,所以大家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还不结婚,所有外人都不知道,这是我和妈妈的秘密。
我的妈妈徐玉娟是一位电力局的女干部,今年61岁,刚刚退休,她身高1米64,颇有姿色,丰满白嫩,是南方人,丰乳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娇小。
事情发生在十余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中学生。可能是遗传吧,我属于早熟的,十多岁时,就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感兴趣。
我家住在电力局家属区一栋楼房里的四楼。
我记得很清楚,在一个下午,我无意中看到了妈妈的肉体,当时妈妈下班回来换衣服,我看到了她异常丰满白嫩的乳房,一时间我感觉憋得难受,但那时我还不能射精,只觉得憋得厉害,就在爸爸妈妈在外屋吃午饭时,我却在厨房和厕所之间转来转去,突然,我发现了妈妈脱下扔在洗衣盆里的一双肉色短丝袜,那时还没有洗衣机,我家的衣服都是扔在洗衣盆里用搓板洗的。
这时我家刚洗过衣服,盆里只有一付妈妈的丝袜,是她刚脱下来的。
不知是什么原因,从那刻起,我觉得妈妈的丝袜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宝物。
我拿起妈妈的丝袜,使劲闻着那发黑的袜尖,然后将丝袜袜尖吃进嘴里。
从那以后,妈妈脱下的丝袜就成了我的最爱,两年后,我第一次射精,就是射在妈妈丝袜发黑的袜尖上的。
此后,我就经常偷了妈妈的丝袜,先闻后射,十余年来我糟蹋了妈妈多少脱下未洗换穿的丝袜啊!
到我十四岁那年,我再也憋不住了,那时,妈妈四十余岁。
一次,妈妈在家里试穿旗袍,这些衣服她不穿出去,只在家穿着照镜子自我欣赏。看着妈妈曼妙的身体,旗袍大开叉里露出的丰美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抱住妈妈,大胆地说:「妈妈,我喜欢你,你真好看!我要插你!」
妈妈大吃一惊,满脸通红地看着我,我从来没见过妈妈那样生气。
妈妈很生气,但没有发火,因为她说过我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她先问我是那里知道这些的,我老老实实地对她说,我常偷听爸爸插她,虽然从没见过,但我偷看过家里的医学书,结合我听到的,就懂了。
妈妈耐心地对我说,儿子不能插妈妈,要好好学习,将来娶个像妈妈一样好看的妻子。我被拒绝了。
此后,我继续偷射妈妈的丝袜。
妈妈在外面是个很正派的女干部,在家里却穿得很随便,经常只穿了白色小背心和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露出柔密的腋毛和丰美白嫩的大腿,光着白皙的小脚穿着拖鞋,阴部隐隐约约黑黑的一片。
我一面提醒妈妈不要走到窗口,以免被对面楼上的人看见她的身体,一面对妈妈的性感身体垂涎三尺,慾火攻心。
就这样又过了一阵,我实在难以抗拒妈妈肉体的诱惑,又向妈妈提出插她的要求,她又一次拒绝了我。
我伤心极了,愤而离家出走。当时爸爸出差了,妈妈急坏了,到处找我,整整一天,才找到我。
我大病了一场。此后我也无心上学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而且三天两头旷课,一天射妈妈丝袜十多次,到后来我已经面无人色了。
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找了个时间认真地和我谈起来。
我向妈妈倾诉了对她的爱恋,并说,如果她不让我插,我就去死,让她永远失去她心爱的儿子。
妈妈对我说,儿子插妈妈是乱伦,她绝对不会和我乱伦的。但为了我的学习,为了我的前途,妈妈也不能再看我这样下去。
她作了让步,同意我可以亲她的胯下。但有个条件,只有我每门成绩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才可以舔妈妈的胯下。
就在那天,妈妈红着脸,脱了小三角裤,我惊呆了!妈妈白嫩的小腹下是浓密的黑毛,妈妈坐在沙发上,张开两条美腿,我一头扎进妈妈胯下,贪馋地舔着我出生的神秘之洞。
从那以后,妈妈阴洞的美味促使我发奋学习,期中考试,我都考了九十八分以上。
我兴沖沖回家,把成绩单给妈妈看了,就迫不及待把妈妈掀翻在床上,扒下妈妈的小三角裤,一头扎入妈妈胯下,大口舔着妈妈大丛阴毛下的阴洞,妈妈被我舔得不住呻吟,好像还流了水,都被我吃了。此后,舔妈妈胯下渐渐成了家常便饭。
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我舔妈妈屄的技巧也越来越好,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放开了。
有一次,妈妈被我舔得竟忍不住流出尿来,我把妈妈尿都喝了,那是一种最高级的饮品。此后,我舔妈妈屄的姿势就改为,我躺在床上,妈妈两条美腿跪在我脸两侧,屄眼正对在我嘴上,毛茸茸的阴毛拂在我嘴上。或是妈妈蹲在我脸的上方。
妈妈被舔得受不了了,就直接尿在我嘴里。我喝了尿,再把妈妈尿眼舔得乾乾净净。
妈妈在家都尿在我嘴里,而不用上厕所。她笑称我是妈妈的尿盆,我欣然接受这个爱称。
其间我曾多次想插妈妈,但妈妈是个很正派的女干部,坚决不乱伦,她说,如果我强行插她,就连舔屄的权利也会被取消,从此我再不想这事了,能舔妈的屄我已经很满足了。
后来,我又开始舔妈妈的屁眼,妈妈的屁眼长得很精緻,屁眼周围长着细密的肛毛,性感极了。到今天我可以舔妈妈身体任一部位。只要爸爸不在家,我可以随时吃妈妈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舔她的腋毛……
妈妈胯下的美味使得我学习很好,后来我考上了名牌大学,现在已经事业有成,有房有车。这一切都要感谢我妈妈的胯下。
我可以用舌头进入妈妈身体的所有洞口,所以我叫入母三分。
这是我和妈妈的秘密,我爸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我只爱妈妈一个人,那些所谓的漂亮姑娘在我眼里一钱不值。我爸比我妈妈小两岁,我估计他最多活七十,而我妈妈今年61岁,保养得很好,看去也不过五十多,活九十岁没问题,而且就是她九十岁,在我眼里仍很性感,一旦爸爸没了,我就和妈妈秘密结婚,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这就是我和妈妈的秘密,和我叫「入母三分」的原因。
这是我的一个中学学弟的经历。我们是同好,所以他讲给我听他和他母亲的故事,我们长期交换彼此母亲的丝袜,先闻后射。下面是他的故事。他的经历和我有些相似。
我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刚参加工作没几年,我和我妈妈在一个单位工作。我们都是某建筑设计院的。
我母亲是一位建筑设计师,高工,今年已经63岁了,但仍在单位继续做她的业务骨干。
我母亲夏玉翘,1米64,美貌,丰满白嫩,南京裔,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两只乳房异常丰满,沉甸甸地。平时她总是穿套装筒裤肉色裤袜浅口皮鞋,异常性感,妈妈的髮式经常是长长的剪髮,非常干练。
受妈妈的影响,我上了建筑学院,毕业后就分配到妈妈所在的设计院工作。!XJn%
妈妈的脚长得很美,我从十多岁起,就开始偷妈妈的丝袜,后来能射精了,我就经常偷了妈妈丝袜先闻后射,至今不停。
妈妈有很多可爱的习惯,比如她经常同时换穿几十付各种颜色款式的丝袜,有连裤丝袜,长筒丝袜,短丝袜,颜色有肉色的,褐色的,浅肉色的,棕肉色的,深肉色的,肉褐色的,素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灰肉色的,等等,我统计了一下,有十五种之多。在同一天里,妈妈在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丝袜,所以她经常同时换穿几十付丝袜,然后一个月左右集中洗一次,这样她的丝袜发黑的袜尖莲香就较为馥郁,另外,妈妈经常把脱下的丝袜扔得到处都是,床头枕边沙发上,到处都是,这样很方便我取用,而且就是丢了一两付,她也不会发现。
有时妈妈找不到丝袜,就另取一双穿上,丢一两只丝袜她并不在意,在她看来是不值钱的丝袜,在我却是宝物。如果妈妈知道她脱下未洗的新鲜丝袜对我的吸引力,恐怕她就不会对丢丝袜这样不在乎了。不过,这也是我妈妈的可爱之处,也是我的艳福。su?[I]
妈妈的另一个可爱的习惯是,她经常把小三角裤穿在裤袜外面,这样她裤袜的裆部骚味就比较浓。
她还有一个可爱习惯是,经常情不自禁地半脱了高跟鞋晾脚,她自己还不觉得。那精美的穿着丝袜的脚后跟真馋死人啦。
妈妈的又一个可爱的习惯是,当她紧张或者是特别激动时,常常情不自禁地将秀美白嫩的一玉趾翘得老高,像是在勾引我去吮吸。
妈妈现在常穿一种无裆裤袜,这主要是方便我爸,可以不脱她的丝袜就直接插她。
我爸比我妈妈小四岁,他们感情很好。我爸常插她,也难怪,我妈妈那么性感,很多人想插她,可是她只让我爸一个插她。
我每天要闻妈妈脱下的新鲜丝袜,就像吸毒的一样,上瘾,嗅了就精神百倍,否则就无精打彩。嗅了就射。
我经常偷听妈妈被爸爸插。同时把妈妈丝袜发黑袜尖戴在龟头上,听着妈妈轻轻的呻吟声,忍不住精液射透妈妈发黑的袜尖。
夏天,妈妈光着雪白的秀足穿着透明拖鞋在家里走来走去。实在是馋死我了。
我偷了妈妈丝袜,使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然后把丝袜套老二上……我射精后,等精斑乾了,再把丝袜放回去。
妈妈不知情,穿了那丝袜,穿上高跟鞋上班去了。一想到妈妈的秀美白嫩一玉趾顶着我的精斑穿着高跟鞋在街上走,我老二就硬了!这种事我干了不少次。
在我十四岁那年,我决心对妈妈下手。那时妈妈还不到五十岁。
一天,妈妈下班回来,照例坐在床边,解奶罩,脱丝袜,我跪在妈妈面前,吓了妈妈一跳,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捉了妈妈的美丽小脚,说:「妈妈累了,我来帮妈妈捏脚,解解乏。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孝顺妈妈。」
女脚是女人的又一性器官,妈妈虽不知道她的女脚对我的吸引力,却本能地挣扎了两下,但没挣脱,也就由我去了。
从此,我每天借口给妈妈捏脚解乏,趁机百般玩弄妈妈的秀足。
后来妈妈也习惯了,说:「我的儿子也知道心疼妈妈了。妈妈在外面奔忙了一天,脚多累啊,捏捏真舒服。」我暗暗得意。
终于有一天,我正在给妈妈捏脚时,突然捉住妈妈的脚,先是低头闻了闻妈妈翘起的秀美一玉趾,说:「妈妈的脚也不臭噢。」妈妈脸红了。
紧接着我突然将她秀美的一玉趾含进嘴里,大口吮吸,这下有点严重了,妈妈红着脸,挣扎着想把秀足从我嘴里手里挣脱出来,但没成功。我继续吮吸,妈妈红着脸说:「快吐出来,多不卫生啊。」我仍大口吮吸,妈妈继续挣扎,终于从我的魔爪里把秀足挣脱出来。
我的老二直直地立起,说:「妈妈的脚真香啊,妈妈的脚真好吃。」
第二天,妈妈再也不让我捏脚了。
我一下病了,病得不轻,妈妈日夜守候,过了好多天才好,但此后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我天天射妈妈的丝袜,无心学习,面黄肌瘦,眼看就这么垮下去了。
妈妈慌了。为了我的学习,妈妈终于同意让我继续给她捏脚,并可以吮吸玉趾。
我高兴极了,学习成绩节节攀升。我玩弄妈妈脚的本事也越来越好,终于有一天,妈妈被我吮吸玉趾,竟忍不住尿了。
我要求喝妈妈的尿,妈妈拒绝了。于是我离家出走了。半个月后,急得快疯了的妈妈从外地把我找了回来。妈妈答应给我喝尿,但前提是必需学习好。我乐坏了。当场大口吮吸妈妈的玉趾,舔得妈妈又忍不住尿了,我将妈妈尿都喝了。
从此,只要是在家,妈妈的尿都给我喝。到后来,常常是我躺在地板上,妈妈站在我身体上方,将秀足伸进我嘴里供我吮吸,舔到妈妈要尿了,她就蹲在我脸的上方,直接尿给我喝。或者她躺在沙发上供我吮吸玉趾,要尿了,我拿啤酒杯接着,然后喝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