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孤岛春色 第八章 惊艳

时间:2018-02-09 湖水由清澈转成模糊,四周迅速暗了下来,巨鳄不依不饶地拱着小玄潜向未知的深处,带出无数纷乱的乳白泡沫。
  小玄只觉週身压力剧增,心中愕讶:「原来这湖如此之深!」
  他虽识得分水诀,但苦于此刻全力抵御巨鳄的冲击,根本无暇使出,因此只能依靠丹田的真气提供消耗,情形凶险万分。
  那巨鳄十分诡诈,不再做徒劳的挣扎,只一味把小玄逼向深处,竟然懂得利用大自然的力量来制服猎物。
  小玄渐渐乏力,但两手不敢丝毫放鬆,始终用八爪炎龙鞭死死地缚着巨鳄的索命长吻。
  周围越来越暗,巨鳄突然一摆,横向窜去,小玄背后蓦地一下剧痛,似是撞到礁石,尚未回神,巨鳄又向斜里冲去,将他狠狠地拱到另一处硬物之上。
  小玄痛得张嘴欲呼,立时灌了几大口湖水,不禁惊怒交集::「这家伙想要撞死我哩!」
  心里虽然明白,却是无计可施。
  巨鳄左冲右突,周围似是十分狭窄,小玄在漆黑中接二连三地撞到硬物,痛得连胆汁都呕了出来,饶他修习过仙家妙术,此际亦支撑不住,心中一阵绝望:「真倒楣呀!适才莫逞强就好了……呜……我干嘛要救那讨厌的小子……」
  又是一下猛烈地撞击,小玄百骸如散,手上一鬆,巨鳄的长吻登时从炎龙鞭中挣脱,张开布满利齿的上下两颚如钳似剪地向他铰去。
  头昏脑胀间,小玄突见前方异芒闪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湖底显得格外稀奇,他迷糊忖道:「这里怎会有光……难道我已死了……到了另一个世界么……」
  本能地朝那光亮抓去,触手一片黏滑,竟是刮到了巨鳄上颚的肌肉,稍微扯拽,就从中挖出一样物事来。
  剎那间,奇变倏生,巨鳄一下剧震,僵着噬姿便即毙命,巨大的身躯竟然匪夷所思地迅速萎缩,直缩至如同寻常鳄鱼大小方止,缓缓沉向更深的地方。
  小玄犹不知已经脱险,浑浑噩噩地捉着那物放到眼前,见是一粒鸡蛋大小的珠子,表面蕩漾着水波似的奇异纹络,其内光芒流转,如有生命般缓缓地变幻着,时青时橙时紫时赤……瑰丽绝伦,唯一遗憾的是其上纵横着数条清晰裂缝,彷彿随时会破碎。
  「这是什么东西?好漂亮呀……」
  小玄忽然发现身上的所有不适悄然而逝,又感手里的珠子似有一脉脉暖流从指掌间流入体内,正神秘地充盈润泽着各处腑脏,心中十分诧讶,猛地想起曾经听过的种种传说,心脏一阵剧跳:「会动的纹络……会变的光芒……哇!莫非这宝贝是……是骊珠?天吶,我竟碰上了一颗骊珠!」
  骊珠乃青龙藏于九重渊下,受千万年癸水精华的滋养,方有可能结成。传说能辟污垢万毒,能却妖魔邪秽,乃无数仙家梦寐以求的绝世奇珍。
  激动之余,小玄很快就怀疑起来,转而自哂道:「一头鳄鱼身上怎么会有龙珠?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不会是我……」
  他摸摸脑袋,确定还在脖子上边,并且没有缺少什么,心中渐定:「看来我崔小圣还活着,但那怪物呢……怎么突然不见啦?」
  他在水底缓缓漂移,握着那珠借其光芒朝四周照去,只见身处一个七弯八拐的大洞内,到处是布满水草的大小礁石,却无半只鱼虾,思忖道:「敢情这里就是那恶怪的巢穴,因此什么鱼儿虾儿都不敢到这地方来……我得赶快出去,免得又落入那怪物口里。」
  小玄使出分水诀,慢慢朝上升去。过不片刻,便已触及洞顶,于是贴着上壁四下寻找出路,方察此洞虽然狭窄,但分支奇多,且极其深长,半天都没游到尽头,不禁焦灼惶然,心中暗祈万莫误入绝途,或者又给那怪物碰上。
  约莫柱香光景,水洞突然向上直去,小玄思忖:「莫非已逃出了那怪物的巢穴?」
  赶忙往上升浮,过了片刻,突见顶上微有光亮,心中大喜,遂将珠子放入口中含住,抡起双臂奋力朝上游去。
  ******太阳又斜了一些,藏卧于竹林里的小潭子愈显荫凉,在水里泡得久了,甚至还会感觉到微微的寒意。
  三个美人早已洗得纤尘不染,但都泡在水里不肯起来。
  渐渐的,水若终于有点自然了,遮捂在胸前的葱绿束胸不觉鬆开滑落。
  「咦,三师姐,你这里怎么了?」
  趴在潭沿的小婉忽然发现水若乳侧有一抹淡青色的瘀痕。
  水若低头瞧去,立时一阵惊慌,赶忙摀住酥胸道:「没……没有啊……没什么……」
  原来瘀痕正是小玄留下的杰作。
  小婉把头凑了过去,关心道:「好长一道瘀青哩,快让我瞧瞧,是昨夜受的伤吗?」
  「不是……是……嗯……是昨夜受的伤……」
  水若有些语无论次,只死死捂着胸不肯放开:「没什么大碍的,不用瞧。」
  飞萝大大地舒张着四肢,放浪形骸地仰浮水面,突尔轻轻一笑,道:「到底是昨夜还是前夜啊?」
  水若大吃一惊,差点没从水里蹦起来。
  小婉怔道:「前夜?不会吧,前夜我们还没下山哩。」
  飞萝似笑非笑地睨了一眼水若,对小婉道:「傻丫头,在山上就不能受伤吗?」
  水若惊疑不定,一时弄不清楚她的话是巧合还是故意。
  小婉天真道:「可是逍遥峰上根本没有什么邪魔呀,无端端的怎么会受伤?」
  「邪魔倒是没有,不过有没有採花小贼可就难说啦。」
  飞萝笑瞇瞇道,从水里抬起如藕双臂,慵懒地用手掬起一捧清凉的潭水淋在自己额上。
  「什么小……小贼?」
  小婉越听越迷糊,转向水若道:「三师姐,师叔到底在说什么呀?」
  水若玉颊飞霞,终于肯定这师叔已经知晓了秘密,心中又羞又急,突然嗔恼了起来:「难道是……是那死猪头告诉她的?呜……一定是了,可恶!大坏蛋!」
  ******光亮越来越近,湖水已由深浓的墨绿渐变成浅淡的清碧,小玄迅速浮升,忽感头上一软,似乎碰触到了什么,仰脸望去,居然瞧见了一幕难以置信的奇景,只见两条雪晃晃的腿儿漂浮在水中,线条曼妙柔美,一眼便知它们的主人定是个女子。
  小玄呆了一呆,顺着粉腿往上瞧去,蓦地百脉俱贲,原来其上的娇躯竟是寸缕不挂,两条粉腿的交结处隐约可见茸茸柔草……
  忽然间,他又睨见不远处还有两双赤裸腿儿,一双丰腴圆润如乳似酪,一双修长柔美如冰似雪,俱是撩魂蕩魄美不可言。
  「天吶!这……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玄目瞪口呆,在他看来,这可是比鳄鱼身上生骊珠还不可思议的稀罕事,突尔想起了董永遇见七仙女嬉水的动人故事,怔怔思道:「敢情我也碰上了下凡的仙女么?难道我有这么好的运气?啊!是啦,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想不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这时,跟前的粉腿迷人地摆了摆,一只小巧可人嫩如春笋的足儿差点踏到他的鼻子,不禁一阵神魂颠倒,迷迷糊糊就探出了爪子……
  小婉正问水若,突然「咦」了一声,怔怔地望着前方。
  水若以为她听出了什么,更是羞得颊如火煨,谁知小婉的脸儿也倏地飞红,没头没尾道:「奇怪,适才好像没瞧见这里有鱼的……」
  水若莫名其妙,随口接道:「连条小虾都没哩。」
  「可是……」
  小婉忽觉水里来了条大鱼,竟在腿间滑来溜去。
  小玄轻轻触摸,只觉那腿上的肌肤如丝如缎,腻滑得指掌生麻,酥酥思道:「敢情真的是仙女咧,要不怎有这么美丽的身体……」
  忽见两条腿儿微微转动,中间的神秘春光乍然洩露,一道细细幼幼的粉色缝儿在纤稀的萋草中隐隐现出,小玄心头突突剧跳,忙把眼睛睁得老大,可惜这里的水虽然极清,但光线却暗,始终无法瞧清那里的妙景。
  他一阵口乾舌燥,忍不住游近前去,终于清清楚楚地将那道神秘缝儿收入眼中:「哇,跟水若的很不一样呀,好像短了许多,颜色也更淡哩……不知里边……里边又如何?」
  小玄昏昏胡思,便要动手去翻,却见那里彷彿吹弹得破,不禁犹豫起来……
  小婉突然「啊」地一声低呼,这回连耳廓都红了起来。
  水若疑惑问道:「怎么啦?」
  小婉脸上微露惊慌,摇头道:「没……没什么。」
  原来底下的小玄捨不得用手,于是出动了舌头,凑前贴抵住花瓣般的粉唇,只轻轻一捺,就将幼缝剥了开来,娇艳得惊心动魄的神秘内瓤乍然闪现。
  小婉身上蓦地浮起了鸡皮疙瘩,心神一阵恍惚:「好坏的鱼儿,怎么去碰……碰那儿……唔……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呀……」
  眼前的妙物晶莹如玉嫩似红脂,且距如此之近,就连最为细微的皱褶都是清晰可见,小玄鼻息如烧,情慾一发不可收拾,他把嘴里的珠子含在一边,拚命伸长舌头轻抵柔探,早就忘了继续施展分水诀,奇怪的是居然没有感到丝毫不适。
  「天啊,怎……怎会这样的?这条鱼好……好过份……要不要……赶走它呢……」
  小婉何曾尝过这种滋味,还未想清楚便给汹涌而至的刺激淹没了。
  小玄正在放肆,忽见一条婴指大小的肉儿从红脂堆里巍巍颤颤地探出头来,娇娇俏俏地挺竖于幼缝的上角,剔透得仿如刚刚凝结的琥珀,不觉心头一酥:「这是什么?」
  只感诱人万分,当下挺舌挑去。
  「啊……唔!」
  小婉差点叫出声来,惊慌中急忙剎住,把声音死死地卡在喉咙里。
  小玄百般嬉耍逗弄,勾惹得那物时缩时跳娇颤不住,自己的鼻血也差点标了出来。
  「呜……竟给一条鱼儿弄……弄成这个样子……」
  小婉通体滚烫,想要收合上腿,却觉浑身酥软如绵,哪里还有丁点力气,只好把红透的脸儿埋得低低的,生怕给旁边的水若发现这羞煞人的秘密。
  瞧见两条粉腿似在微微颤抖,小玄更是迷乱:「我这么胡闹,不知仙女姐姐生不生气呢?」
  竟一口噙住了那奇嫩肉儿。
  小婉娇躯一震,整个人差点沉入水里去,慌把两手抓住潭沿的垂草,心中又羞又怕:「唔……要死了……这坏蛋鱼儿竟……竟来咬我哩……啊……好像不是……不是鱼呀……怎么有……有舌头的……」
  小玄时含时吮,不敢丝毫鲁莽,眼角突然瞥见仙女那两只秀美绝伦的白足挺得笔直,不知怎的,心中乍然狂蕩,猛对着那条奇嫩肉儿用力吸咂起来。
  「嗳呀……」
  小婉失声闷哼,蓦觉大片温热自腹底扩散,紧接一股似尿非尿的感觉猛烈袭来,脑海里乍然空白,倏地痉挛起来。
  水若听见声音,转头望去,立时吓了一跳,赶忙游近过去,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只觉滚烫一片,吃惊道:「莫不是在水里泡得太久,受凉发起烧了!」
  小婉仿若未闻,只哆嗦着嫣红的嘴儿,失神地一下下娇抖。
  小玄正吸咂得不亦乐乎,突感唇间的嫩物猛烈一缩,竟给挣脱开去,然后脸上一热,眼前混浊起来,慌忙退后,但见水中瀰漫着丝丝乳色的浆儿,一端犹连着花缝,如烟似雾地柔旋缓转,半晌未散,似是浓稠之极。
  他用指一拈,只觉粘黏滑腻,心中大奇,销魂思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从仙女姐姐的下边流出来的……」
  小婉俏目迷濛通体皆软,一副大病的模样,原来她天生异器,花蒂敏感之极,竟在小玄的逗弄下丢了身子。
  小玄忽见又有一具绝美娇躯移了过来,柔软如棉的雪腹居然贴到了他的脸上,只乐得合不拢口,当即张臂美滋滋地拦腰抱去,心里不住祈祷:「千万别是做梦呀,玉皇大帝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求求你们了……」
  水若突感给人抱住,不禁大吃一惊,低头瞧去,竟见水里隐约有个人影,登时唬得花容失色,立时飞臂入潭,劈手将一人从水里揪了起来,又羞又怒地厉叱道:「什么人!竟敢……」
  话未说完,已变做了满脸惊讶:「你?」
  「仙女姐姐饶命……」
  小玄惨叫,只觉头皮给揪得阵阵生痛,心中暗呼不妙:「看来这个仙女姐姐调戏不得哩!」
  再要求饶,猛听声音熟悉,隔着水帘望去,剎那魂飞魄散,原来揪着他头髮的竟是水若,更要命的是,旁边还有个满面飞晕的夏小婉,想来就是适才挑逗了大半天的「仙女姐姐」了。
  「你……你……」
  水若粉靥煞白,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潭水如千百条细线自小玄头髮上垂落,他从两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子中间望过去,又瞧见了不远处的飞萝,心中一阵绝望:「天吶!这回真真死定啦!」
  这时飞萝也瞧清楚了他,晕着脸摇了摇头,没好气地嗔了一句:「小淫贼。」
  「死猪头臭猪头大色狼崔小玄你无耻你下流你你你竟把那天的事告诉别人你欺负我还不够现在又来偷瞧别人你你你不是人!」
  水若有如火山爆发,骂到后来秀目中竟然噙满了泪水。
  耳膜给震得阵阵生痛,小玄惊慌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到了这里……我以为你们是……」
  孰知口中含着珠子,声音含糊不清。
  水若见这家伙犹在抵赖,心中愈加恼怒,咬牙切齿道:「去死吧!」
  放开头髮,双手对準了他的胸膛,美如笋尖的纤纤十指蓦地叉开,数缕凌厉的冰寒气劲激射而出。
  冰锥术。如意五行之水遁系武技,中者仿遭刀割如坠冰窟。
  小玄痛得大叫起来,口中的珠子登时溜入喉中,噎得他撑目结舌满面俱赤。
  「大!坏!蛋!」
  水若犹未解恨,狠狠地又追加了一记痛击。
  小玄如同风筝般从水中飞起,重重地跌入竹林之中,但倒楣的事还没到头,却又触动了飞萝早先布下的风电禁制,剎那如遭电殛,青蛙似地蹦了起来。
  小婉大惊道:「师叔,快撤禁制呀!」
  飞萝咯咯笑道:「没事,让这小坏蛋吃点苦头才好。」
  卡住的珠子不知何时通过了喉头,处身风电禁制中的小玄爆发出一声声凄厉地惨嚎,在撞折了无数根竹子后,终于狼奔豕突地逃出竹林,散架般扑倒在地。
  衣襟未整的夏小婉从小竹林内急奔而出,一边跑一边还在系结腰里的罗带。
  小玄只觉胸腔内一团温热饱胀,似有什么正在悄悄散发,身上的痛楚与不适竟在神奇地迅速消退,脑海中倏地闪现出一幕幕从未见过的画面,诡异而清晰,其中最匪夷所思一幕竟是条挣扎于熊熊紫焰中的玉色巨龙,与其它画面交织着电掠而过……
  「伤哪了?」
  小婉蹲下身子扶抱住他,满脸焦急地问。
  小玄目光涣散,晕头转向道:「谁……谁来告诉我今儿……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婉心疼道:「谁叫你……谁叫你呀!」
  她髮梢脸畔犹滴着水,湿透的衣裳紧紧地贴在娇躯上,将诱人的美妙曲线分毫不差地勾勒出来。
  小玄回了点神,目光立时不由自主地溜到了女孩的胸口,一样是白,但跟飞萝那宛如凝乳的奶白不同,而是一种透出淡淡嫣红的莹白,在水光中散发着细腻的光泽。
  小婉觉察,赶忙用手捉住鬆开的衣襟,羞嗔道:「你再……再乱瞧,我可不管你了。」
  小玄艰难地收回视线,继作奄奄一息状以博玉人同情,心里却乍酥乍悸地想:「适才在水里给我胡闹的真是她么?」
  「你啥时候藏水里的?」
  小婉咬唇盯着他,俏丽脸上飞过一抹惊心动魄的晕,眼中儘是盈盈水波。
  小玄从未见过她这神态,不觉瞧呆了。
  「喂,你啥时候偷偷藏水里的!」
  小婉加重了语气,想起先前在潭中的情形,胸腔里的心儿剧跳个不住。
  「藏?没有啊!」
  小玄突然发现含在嘴的珠子不见了,惊得摸了摸喉咙,只觉自己比窦娥还冤:「天知道我怎么会在那里,我还以为碰见了……呜,我可能吞下了一个……一个……你一定不会相信的。」
  说到后边,连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荒唐透顶。
  小婉生气道:「这样还要抵赖,你……你……」
  她又羞又恼,忽然蚊声道:「下流你!」
  小玄面红耳赤,只恨不得哪有个洞儿可以钻进去,忽听远处隐隐传来数下叫喊,似是方少麟的声音,脸色一变,急叫道:「快去救人!」
  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向台边飞速奔去。
  小婉急忙跟去,边驰边问:「救谁?」
  在后边见他健步如飞,竟无丝毫受伤迹象,心中十分诧讶。
  「早先跟你说话的那个笨蛋!」
  小玄只顾前奔,嘴巴趁机赚点便宜。
  小婉一时没反应过来,娇嗔道:「到底哪个呦?」
  话刚出口,忽尔想起了方少麟来。
  转眼已赶到台边,两人见湖中有个人仓皇游着,凝目望去,果然是方少麟,正在水里东张西望地焦急叫喊:「你在哪里?快出声啊!」
  小玄忽然有点感动,心道:「这小子虽然讨厌,却是颇讲义气哩……」
  当下扬臂大喊:「在这吶!」
  方少麟听见,心中蓦松,急忙朝小岛游来。
  小婉眼尖,眺见他身上似有血迹,惊讶道:「他好像受伤了?」
  想起小玄适才的话,转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有危险?」
  小玄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乾笑道:「心血来潮,曲指一算呗。」
  小婉怀疑地瞪着他,忽然道:「不会是你把他哄下水去吧?」
  小玄忙摇头:「不是不是,虽说这小子笨了点,可也没笨到我说啥就干啥的地步吧。」
  这时方少麟已游到台下,拚着残劲提了提气,朝上跃起,快到台沿,倏地力却,复往水面坠落。
  小玄急从袖中抖出炎龙鞭,将他捲住拽了上来。
  方少麟落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小婉急忙拦手扶住,见他衣衫撕裂浑身染血,左肩、左臂、右大腿皆绽着吓人的伤口,不禁吸了口凉气,惊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