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七卷:第五章 再施旧法

时间:2017-11-15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紫罗兰和阿雪一起在楼城里打游击,弄得蛇族上下鸡犬不宁,后来阿雪失手被擒,紫罗兰却跑了不见蹤影,气坏蛇族。这段时间里,这头通灵的龙豹就一直藏匿在楼城里,潜伏不出,当见到我和羽虹遇险,它冲出来一口咬杀蛇女,喷火驱开蛇群,在其它蛇女们赶来前,带我们离开,躲到安全所在。
  藏身之处是在已经倒塌毁坏的碧楼,那颓圮的废墟中,有不少的土石壁板碎块遮掩,从外头没法一眼看到里头来,但是里头却有一个小缝隙可以往外看。环顾四周,半腐败的食物、还算乾净的饮水、不算狭窄的空间,是个很理想的藏身处。
  从这边望出去,看到蛇族正在搬运着什么东西,一个个大箱子,不停往西边搬去,行色匆匆,搬运成员中甚至还有着戴上镣铐的别族奴隶,显示蛇族的急切心情。
  「奇怪,蛇族这边居然会有外人进来?到底是怎么了?」
  虽然因为要搜捕入侵者、进行法术仪式,使得蛇族目前人手不足,但眼下这景象还是让人颇费疑猜。
  (该不会是知道三族要採取行动,所以準备先撤退了吧!)
  我这样想着,却找不到人商量。紫罗兰一带我们来到这个栖身所后,就高傲地从另外一边走了出去,全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也不知道跑去哪里;至于羽虹,身心交瘁的她,在被带到这里后,就累瘫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两个人都不能算是战力,我因为兽王拳忽然失常,不适合与敌人硬碰硬对拼,羽虹则仍然被虫体所束缚……而照我的估计,即使解去虫体,她现在可能也只剩第三级力量,与我半斤八两,只是占招数和兽魔的便宜。
  现在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等楼城这边乱起来了。但情势演变似乎超出掌握,说不定会演变成蛇族这边先发制人也不一定,而且,如果在战事爆发之前,我们先被发现了……我可不想变成填补血池水份的原料。
  (他妈的,菲妮克丝那个烂婊子,她送的附赠品一定有问题,不然好端端的兽王拳为什么会忽然消失了?)
  提到附赠品,我忽然想起她送的那个「从心所欲随身罐」,这东西过去曾经两次派上用场,现在是不是也能变出什么好东西来扭转乾坤呢?
  从怀中取出罐子,我闭上眼睛,一面摇着罐子,一面祈祷,同时也诅咒菲妮克丝那个狡猾的女恶魔,过不多时,空无一物的罐子里忽然发出脆响,多出了什么东西。
  我满心急切地用力摇了摇,把罐子里的东西弄出来,赫然摇出了一个尺寸比罐口要大的小木盒。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通过罐子口的?我非常纳闷,不过横竖这是恶魔的技术问题,不是我的,就不用多想了。
  可是,虽然光线黯淡,这个小盒子我却越看越眼熟。本着怀疑的心往怀中一摸,差点没破口大骂出来,因为这小盒子前一刻还被我贴身收藏,就是前晚夜探羽族秘窟时,从水晶石里头取出来的东西。菲妮克丝这个礼物借花献佛,实而不费,当真打得一手好算盘。
  (你个臭婊子,用这种手段敷衍老子?)
  心里大骂,我俯身拾起盒子,哪知这个本来任我怎样使劲都打不开的木盒,居然「喀啦」一声打开了。淡淡光线照射下,里面放着一颗拇指般大、殷红如血的菱形宝石。
  (那个女恶魔想暗示些什么?这颗石头帮得上我的忙吗?)
  心中存疑,我仔细看看这颗石头。不像是普通的红宝石,当我将之握在掌心,除了感觉到一股明显热流温暖手掌,也察觉了一道魔力波动,缓缓在空间中震荡涟漪。
  是什么高性能的优质魔导石吗?但是,优质的魔法石,虽然能将通过的能量集中,甚至倍增效能,却都是辅助性的作用,必须是镶在某个强大神器上,才能产生效果,本身却没有什么杀伤力。我手边的神器就只有百鬼丸,难道是要我把宝石镶上去,威力大增的神剑就能够斩断锁链,救出阿雪吗?
  好点子,但我就必须冲下山去,说不定还要冲出羑里,直去到南蛮边境,才能找到有足够技术的工房,来完成这需要相当铸炼、魔法水準的神兵改造。以现在来说,这办法根本缓不济急嘛。
  (妈的……什么烂办法……)
  牢牢握着宝石,我想着许多可能性,或许我想的方向偏了也不一定,因为这颗宝石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过去我曾看过类似的东西,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是某个魔法道具店吗?还是阿里布达魔法学院的作品展?
  不过,至少盒子被打开了,总不算一无所获……
  正自沉思,忽然旁边传来一阵细细的急促呼吸,转头一看,羽虹抱着小腿,蜷缩在一角,额头直冒汗,似乎相当痛苦。我登时想起,她刚刚战斗时被蛇咬了一口,又没做什么处理,现下多半是出问题了。
  不多说废话,我窜近过去,也不顾她的挣扎,一把握住她脚踝,将细嫩光滑的小腿提了起来。
  羽虹的身上,始终只披着白澜熊送的那件披风,被我这样用力握踝一提,姿势就非常尴尬,两瓣圆翘的小屁股露出来不说,被迫大张的两腿间,娇嫩的花唇仍闪着半干珠露,性感撩人之至。
  「你……」
  「少废话,我们是什么关係、现在是什么情形,你自己清楚。除非你主动求我上,不然我不会碰你的。」
  做着这样的保证,我掏出一把小刀,先在那已经发黑的伤口上划十字,跟着便将那条粉致小腿放在嘴边,老大不情愿地帮她吸吐毒液。在南蛮行走的旅人,每个都会带一些救命药草,其中自然有针对蛇毒的魔法特效药,我帮羽虹敷上了药,也亏得她内功底子不错,一直有在运功抗毒,不然拖了这么久才处理,腿早就废了。
  整个过程异样的沉默,羽虹既然肯合作,不趁机往我脸上踹一脚;我便也没有利用她两腿分张的机会,把手指伸到那粉红色的娇艳蜜肉里头搅动。但或许因为太闷了,我忍不住开口说话。
  「其实我真不了解你们,孩子不是你生的,蛋也不是你下的,用得着这么牺牲吗?」
  「你不了解,是因为你不懂得爱,所以也不会为了所爱的东西牺牲,只能用卑鄙的手段来掠取……」
  有好一阵子没听到她这么强硬的语气了,我瞥向她,看看她还有什么批评话语可以说。羽虹似乎在避免与我的翻脸,转开目光的同时,也换了话题。
  「就算我不了解,你这种千金小姐又比我好到哪里去?」我道:「要不是出身名门,有一流的师父,又有光之神宫当靠山,有可能让你这么天真地去玩正义游戏吗?你一定很后悔吧?如果不是为了来南蛮当正义使者,你这愚蠢的小妞现在还可以整天和姐姐搞同性恋咧!」
  我知道这番话非常毒辣,所以在一口气说完后,立刻提防羽虹将羞愤转为实际行动,退了两步。
  但羽虹却没有如我预期中的发怒,只是把两手摊放在膝上,像是想些什么东西似的,半晌,才幽幽歎了口气,道:「愚蠢吗?或许是这样子吧……」
  「咦?」
  「我也……不喜欢整天这样说啊。你以为我和姐姐都不知道吗?你们总是在背后嘲笑我们,把我们看成两个没脑子的呆女孩。就连方师哥……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一定也把我们当成那种殉道狂了,看他那种眼神……我知道的。」
  开始只是啜泣,但说到最后,羽虹哭了出来,道:「可是,没有办法啊,如果连正义会获得最后胜利这种事情都不能相信,那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而活下去了……」
  以这一句话为开端,我接触到了羽虹内心始终不为人知的一部份,那是一直隐藏在她娇蛮少女外表下,最深沉的一面,也让我明白到,为何在过去这些天里,她身上有那么多的不协调?为何她的坚强和抵抗力会一再出乎我预期?又为何总为了令我出奇的理由而崩溃屈服?
  「方师兄说,阿里布达王国没有一个叫蓝雕的教头,所以你也不是什么军官,可是听你的说话,你应该还是个受过教育的贵族吧?」
  「嗯,是啊,你不是吗?」受教育并不是普及权利,除了贵族,只有一定富裕程度的平民百姓,才有能力支付高额学费,这一点各国皆然。
  「不是……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凤凰岛消失,羽族分崩离析以后,就没有哪一个族人过过好日子,我和姐姐当然也不例外。」
  「我们两姐妹一出生就没有见过父母,到现在也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人……或许早就在某个地方遇害了吧。抚养我和姐姐的,是一群羽族的长辈,她们发现了放在门口的竹篮,里面有我和姐姐,还有我们母亲的留书……那时候很多这种事的,因为自己成了被追蹤的目标,把孩子托给深山中的族人后,自己再度成为诱饵地离开,牺牲自我,让女儿在同胞的守护下平安成长。」
  彷彿沉浸在回忆中,羽虹的话不再带着哭音,只是幽幽地道:「我和姐姐并不是那边收养的第一对,当然也不是最后一对。一直到我们两岁为止,那里有过好几十个小姐妹,大家没有什么时间玩,因为要躲避追蹤,几乎每隔几天都要在山里秘密逃亡,不然就会给兽人们发现。每次如果逃不出去了,就牺牲一位同胞,带着一个抽籤抽中的小姐妹,当诱饵去诱开敌人。」
  想起卡翠娜自我牺牲,掩护羽虹的那一幕,我不难想像当时的情境。
  「所谓的生命,就只是不断地逃亡、躲藏、牺牲,然后再一次地逃亡……我和姐姐就偷偷发誓,长大以后一定只能追人,再也不要被人追了。那时候,每次要抽籤,我们都吓得不得了,可是从来都没有人逃避,因为能够为了群体的延续,牺牲自我,是很光荣的事。我们也从来不曾失去希望,长辈们总是反覆地说,邪不胜正,总有一天,我们会等到公理和正义重新伸张于南蛮,让罪恶得到应有惩罚,羽族重获光明新生。」
  羽虹道:「你觉得很傻对不对?我们那个时候就这样觉得了。那种连小孩子都骗不过的梦话……谁会相信啊?如果神明和正义真的能得到伸张,让羽族重获光明新生,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羽族平平安安?妈妈不会和我们分开,我们也不用每次抽籤都做恶梦,到现在,每天早上醒来,还在害怕一睁眼就变成了兽人的俘虏……」
  我无言以对。这种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也许这女孩并不需要我说些什么,她只是不希望一直到死都还给人留着错误印象。
  「可是,不相信又能怎样呢?到后来,我们也认真地这样祈祷,因为如果连邪不胜正、正义一定会获得最后胜利,这样的梦都不能相信,那我们该去哪里找寻希望?该用什么理由告诉自己为什么还要活下去?」
  声音不大,少女看似平静的诉说里,却包含着数不清的伤痛,从她越抓越紧的手指,我就可以感受到她的竭力压抑。
  「逃不掉的终究是逃不掉。两岁那年,我抽籤抽中了,要由我出去当诱饵,姐姐不愿意和我分开,就和我一起离开,没多久就被兽人抓住……我们都很害怕,可是,我们真的很好运,因为兽人们把我们交给奴隶商人时,刚好师父经过,救了我和姐姐,收我们为徒,教我们武功,让我们在人类世界得到新生。」
  羽虹吸了一口气,伸手抹去面上泪痕,道:「师父希望我们把不愉快的童年忘记,我和姐姐也一直想忘记,可是越想忘掉就越忘不掉。最后,我和姐姐就以贯彻正义为目标,缉捕犯人。我并不相信这件事,可是,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人,一定还有些孩子期盼着明天正义就会降临,把今日的恶梦扭转。虽然我和姐姐没福气做着这样的美梦,但至少我们可以帮别的孩子圆梦,让他们睡个好觉。」
  明明知道自己所相信的东西很可笑,却要整日重複着连自己也不信的谎言,就这么样地活下去,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人生?她又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
  这应该是与我无关的问题,可是……
  「我们羽族,好像不停地在重複同样的人生,不断地为下一代牺牲掉上一代的生命,每个人都把希望放在未来,藉着吞噬掉母亲、族人的性命来得到生存。可是,为什么每个人牺牲之前不先想一想被留下的人呢?为什么妈妈和卡翠娜姨娘牺牲之前不先问问我呢?我宁愿和她们一起被抓走,也不要独自获救,一个人孤零零地倖存。我本来是最讨厌这种做法,来这之前还和姐姐发誓过,绝不再让人这样牺牲了的……」
  少女晶莹的泪珠,在苍白的脸颊上,划出让人心碎的痕迹。将这些从未癒合的伤口暴露出来,她应该是很伤心的,但为何……我好像看见她在微笑?
  「哈……不过,这些都已经没有关係了。回羑里帮助族人是我自己的选择,结果该来的终究是要来,就算我逃了十几年也是一样,邪不胜正还是胜不过弱肉强食,不自量力的人得到了应得的下场,守不住族人,也守不住自己,我的灵魂、我的梦……全部都髒掉、烂掉,身体还变成这个样子,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趁着还有用、还有被牺牲的价值,就随便用吧。」
  少女微笑着朝我望来,而我竟不自觉地想要迴避她的目光。
  「呵,也许我应该要感谢地偷笑了,失身给人类起码比失身给兽人幸运。人类没有那么粗鲁,又很有技巧,还真让我过了一段很爽快的日子,那你呢?强姦一个女孩的感觉是什么?爽不爽?我想你一定很过瘾吧?因为你每次把我压在下头搞的时候,都笑得很开心……」
  「够了!」应该要恃强凌弱,把这段话吼回去的我,在少女讥诮的笑意中,却落在下风。我过去遇过的控诉不少,却从没见过这么让人难以面对的笑容。
  「为什么要住口呢?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一起睡了那么多晚,我还没机会向你说谢谢呢……哈哈,我甚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知道吗?我以前每晚做恶梦醒来,最怕的就是看到旁边多出一个兽人,可是……真的好好笑喔,我已经努力地祈祷过了,为什么醒来还是看到你这禽兽睡在我旁边?」
  「不要再说了。」
  「好奇怪唷,明明人家每天都很认真祈祷,希望你噎死、摔死,被兽人碎尸万段,和那群兽人一起去死……为什么、为什么你偏偏就是不死,还继续出现在我旁边?而且……为什么我非得被你救出来不可呢?我宁愿死在那群兽人里,只要能看到你也被他们撕成碎片……」
  在梦呓似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少女强自压抑下的泪水夺眶而出,两手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悲恸的哭泣声,穿过捂在嘴边的手掌,低低地在我耳边迴响。我不自觉地慢慢走向羽虹,感觉十分複杂。
  弱肉强食是我相信的至理,因为我的狡猾与善用时机,这女孩的童贞和肉体就是我应得的战利品,我没必要觉得愧疚。然而,看着羽虹的泪水,我忽然很想伸手将它抹去。
  我将这想法付诸实现了。
  「对不起……」
  我并不是真心说这句话的,可是此时此刻,除了这三个字,我找不到别的话可以说。至少,「对不起」比「我爱你」合适一些吧?
  「哇!」
  一下抹拭、几下轻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少女趴在我胸口,毫无保留地大哭着,泪水很快地染湿了衣襟,当披风滑落,性感的诱人胴体裸露出来,我心中没有一丝慾念,只是像抚弄小猫一样,轻柔地拍着她的裸背。
  不管谁恨谁,谁想要谁的命,目前我们只是两个需要相互扶持的人,如此而已。
  「求求你,你帮我救那些孩子吧,多救一个族人,一个孩子,甚至是多保存一颗胎蛋都好,我不能让那么多的同胞就这样牺牲,如果羽族就这么完了,那我们过去所做的,都没有意义了。」
  羽虹涕泪纵横地放下自尊,向我这个仇人恳求。可是这要求不是买珠宝、买胭脂花粉,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我们只是两个弱小的东西,对付不了蛇族,也无能从兽人手中救人。
  「对不起,可是我们现在真的做不到啊……」
  「不,你一定有办法的,至少,你可以帮我解开虫体啊。我虽然功力减弱很多,但只要解开虫体,多少还是能做一点事的,虫体是你下的,你一定有办法解开的。」
  想补偿羽虹的我,很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然而,虫体来自菲妮克丝,除非有术数高手或是第六级修为的武者来解,不然根本无法解开。
  见我为难地不语,羽虹以为我故意推托,更是低声下气地哀求,甚至主动牵着我的手,按放在她柔软结实的香乳上。
  「我可以发毒誓,只要你帮我解开虫体,我绝对不伤害你,也不找你报仇。你很想救你的女徒弟不是吗?只要解开我的虫体,我就可以帮你救她了,还有,只要你肯解开虫体,帮我救人,我的这具身体以后……以后就任你处置,求求你了……」
  少女的恳求,让我心烦意乱,脑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却始终没想出可行的办法。即使叫出菲妮克丝,为了解虫体被她敲诈一个愿望,我可不太愿意,但是其余的……
  蓦地,一个念头闪过我脑中,这或许是那个魔女给的提示,我知道那颗红宝石是什么东西了。
  我推开羽虹,将那颗赤红色的菱形宝石取出,仔细观看。经过回想比对后,这颗取自羽族密窟的宝石,赫然与我记忆中的那样东西极其类似。
  相似的硬度、相似的温热手感、相似的色泽、相似的魔力波动……
  「如果这真的是龙之魄,那我们或许就能……」
  「我必须要再说一次,现在我们同舟共济,我是真的有心想帮你,但是这个方法非常危险,要是弄错了,你就会输得连翻本机会都没有,一命呜呼。你真的要赌这一铺吗?」
  不愿意冒不必要的风险,我把我的顾忌很仔细地说给羽虹听。
  这枚菱形红宝石,我不知道实际来历、用途是什么,但是从外型和触感来判断,很像是龙脑中的龙之魄。龙之魄,蕴含着一头巨龙全身精气的聚合物,是万金难求的宝物,配合着独门咒术,我曾将水火魔蛟的龙之魄,植入我心爱美妾织芝·洛妮亚体内,让她一夕之间魔力暴增,变成了水火龙的龙战士。
  羽虹本身的武功非织芝可比,如果这红宝石真的是龙之魄,经过施法融入体内后,力量暴增,或许就有可能一举冲开虫体的束缚。但这项诱人的可能性,却与太多的现实牴触,首先,我对这颗宝石完全不敢确定,万一它不是龙之魄,那胡乱施法岂不是自讨苦吃?
  即使这真的是龙之魄,棘手的问题也才开始。龙之魄的植入,必须配合淫术魔法书中的淫神咒法。这样咒法的主要触媒,是取自阿雪身上的天人之血,我平时有备无患,偷偷留了一些在身上,现在手边还有,不是问题。
  但龙之魄这样东西,是将整头巨龙的精元、能量,压缩在一颗小石子内,如果不事先用封龙印的咒法,配合其余物品压制,那么能量释放的瞬间,宿主便将承受极度高温,瞬间惨死。
  当初施加在水火魔蛟之魄上头的封龙印,是请娜丽维亚的僧侣群施咒,我自己并没有那么高的段数,当然也没办法在这颗无名红宝石上头加封龙印。此外,我们还缺少了其余至少四十多种的辅助药草、矿石、动物肢体,仓促间也不及配合天时地位,这么莽撞地施法,简直就和自杀没有两样,即使强行融合成功,力量大增,很可能撑不到几个时辰,就爆体惨死。
  思前想后,我实是百般不愿,告诉羽虹说我并不想冒险。
  「你不用多想些什么,就算有什么问题,会牺牲的也不是你。」羽虹道:「即使只有几个时辰的力量也够了,只要我帮你把阿雪姐姐救出来,你就没有损失了吧?剩下来……我的命、我的身体会怎么样,那是我自己的事。」
  羽虹重新用「姐姐」这样的暱称来叫阿雪。阿雪为了那些孩童的付出、牺牲,还有泪水,已经充分证明了她自己的清白,重新赢得了羽虹的尊重。
  而羽虹说的话,我很难反驳,很明显她是处于一种自暴自弃的想法,然而,像这一类的术法,目的本来就是急遽缩短寿命,用来换取强大力量,当她本人都有了这样的打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何况,我确实也需要一名好手,来帮我破敌救人。
  羽虹道:「如果你想要帮我作什么,就用这方法帮我,有什么危险,我自己来承担。」
  「我知道了,那我们就拚一拚吧。」
  我无奈地开始準备施法。事情从一开始就困难连连,连要画出魔法阵都遇上技术难关。这里不是什么祭祀厅,也不是什么宽敞所在,只是一个虽然不算狭小、但也没有宽敞到可以画魔法阵的半毁房间,通常画魔法阵都是用血或是用墨,但我手边两样都没有。
  最后看着那木棍在地上草草画成,符文几乎全挤成一团,模糊难辨的魔法阵,我掌心直冒冷汗,几乎就想开口要求放弃。
  (这样子做法也会成功?那世界上再也没有不合理这种事了……)
  我想要再次劝服羽虹,可是她的表情却很坚决。她完全没有指望这次施法会成功,而是等待着最坏的结果到来,即使只能回复几个时辰的力量,对她而言也就够了,就算连几个时辰的力量都没有,她也没有活下去的意志,打算就此一死了之。
  当我把魔法阵画完,羽虹也照我的指示,几下深呼吸调匀气息之后,在魔法阵中央躺了下来,将红宝石放入她的温热牝户,伸指略为推深。
  敏感的肉体,一直还延续着适才愉悦慾火的余温,当有异物侵入玉谷,手指在花蕊上来回骚弄,蜜浆很快便染湿肉壁,让红宝石顺着黏液缓滑进去。
  在魔法阵中央躺好,羽虹闭上双眼,曲伸起来的一双美腿,在我面前缓缓分张,露出美丽的粉红花房。
  「我準备好了,你……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