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七卷:第六章 凰血牝蜂

时间:2017-11-15 在魔法阵的中央,躺着一具少女的胴体,肌肤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找不到一丝瑕疵,曲线极为柔美的香躯,一丝不挂、赤裸裸地平躺在地上,纵然光线黯淡,却仍显得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在一片的晶莹雪嫩中,一只颤巍巍的盈盈香乳顶端,娇羞地绽放着两朵娇软可爱、嫣红稚嫩的乳梅。
  纤纤细腰恰值一握,玉臀结实浑圆,在平滑柔软的洁白白小腹下,有着稀疏的金黄耻毛。一只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粉腿,配上少女那秀丽若仙的花靥,真是让我惊歎,这女孩就像是一朵雪中冬梅,越是经历摧残,越是散发着动人心魄的美丽。
  施咒的最开始,必须在身上绘写符印。每一种符文都有相应的神明,如果知道这颗龙之魄的属性是什么,就可以向该属性的神明祈愿借力,镇压反噬,那样也就安全一点,但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急病乱投医。
  身上带的朱墨不够,只得用百鬼丸割伤自己手腕,以血画符。可惜旁边没有别的生物,紫罗兰又跑得不见蹤影,不然问题就好办多了。
  「你倒是……」
  看我主动割破手腕,羽虹很是讶异,但并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我已经分开她只腿,老实不客气地一挺腰,进入了她体内。
  「呜……」
  少女一声娇啼,把头往后仰去。虽然没有施加淫慾结界,可是饱经开发的肉体是如此敏感,湿热的花房迅速泌出蜜浆,润滑着我们的接合处,肉壁更像是有生命的异物,主动吸啜着我的阴茎。
  彼此都是熟门熟路,这一下也不用再客气什么,我进行着抽插动作,开始念着淫术魔法书中的咒文,同时以食指沾着天人之血,将咒文从她的掌心、手臂、肩头、胸口开始,画遍她的前半身,也进行着最亲密的肢体接触。
  完全的身心敞开下,快感很快就随着情慾而出现,少女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微透起红晕,丰腴娇嫩的胴体,更随着我的动作,摆荡出美妙的姿态。
  即使在行法中,我仍忍不住地吞了口口水,在指头划在她小巧浑圆的乳房时,轻柔地拨弄着。
  撩擦过乳沟,手指夹住少女的乳梅,揉弄她纤巧而具有弹性的粉乳。翘圆且结实的雪白玉球,在这些时日的把玩下,虽然没有变大多少,却确实地增加了弹性与手感,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
  「如果我让你不舒服的话,就直接说出来……」
  羽虹似是责怪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问我为何施法时仍想着淫乐,但我看着那娇嫩而微红的乳梅,衬托着乳蒂,像是可口的花果,让人想咬上一口,跟着便付诸行动,低头吸吮那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的浑圆雪乳上旋转。
  随着交合的动作,我把羽虹的香乳撞得一抛一蕩。不一会儿,少女唇间如兰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粉嫩的酥胸剧烈地起伏,散乱的金黄髮丝,被淋漓香汗给浸透,细腻肌肤也不住渗出细密的香汗,火热花房更是泊泊淌出了透明粘滑的蜜液,孕育生命的女性宫房,更是毫无保留地对入侵者敞开了入口。
  快感如潮涌来,羽虹舒服得呻吟起来,抬起俏脸,嫣红的唇瓣吐出芬芳气息,充满着情慾的馥郁,令我本能地将自己的只唇印在了她娇嫩的红唇上,急切地啮吻着。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但我却分外地担心。
  随着高潮的来临,羽虹浑身的温度也越来越热,到了可以说是烫手的程度。
  沉醉在情慾中的她,一时间还没有明显察觉到,可是当龙之魄在交合中被送入她子宫,并且在咒文唱颂的影响下,渐渐融化,让神龙精元迅速流遍体内血脉,一缕红光随着高温,就在她小腹上出现。
  看来这枚龙之魄,是属于火系一类的属性,我所做的预防措施并没有行错方向,但血行加速,热力随着血脉运行,传遍四肢百骸,欢愉中的羽虹忽然皱起眉头,感受到了那种痛苦。
  这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就是血液在高温热力蒸炙下,逐渐被烧乾,跳动中的心脏被迅速烫熟,而在那之前,尚未完全溶解的龙之魄,会烧穿羽虹的子宫,在她腹内燃起一把焚身之火。
  本来融合龙之魄就是一样高度危险的咒术,以天人之血为触媒,用女性子宫的胎藏之力,接引神明,将龙之精元的庞大能量引导新生,即使把这些都完美做到,仍是有许多不可测的危险,更别说在这种混乱情形下施咒了。
  再这样下去,恐怕等不到法术完成后的数个时辰,羽虹马上就要死于非命了,我踌躇不安,抽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你……别顾虑,我还忍得住,继续作……」察觉到我的犹豫,羽虹把只腿缠上了我的腰,喘气道:「半兽化之后的焚血之苦……我早就习惯了,所以,你不必……」
  即使是搂着羽虹的我,都感觉到肌肤上的汗珠,正快速地蒸发,她身受其苦,痛楚可想而知,但是这句话却提醒了我。
  「对!就是半兽化!」我忙道:「兽人的肉体承受力比人类高,或许可以撑得久一点,你试着半兽化看看。」
  「可是……虫体……」
  「我知道你被虫体束缚住,不能运功,但你还是试着做做看吧。」
  羽虹配合着我的指示,聚精会神,开始试着半兽化。这种只有少数羽族人才能施展的异能,即使是她武功未损,十足状态下施展,事后也要付出沉重代价,但现在生死一瞬,管不了那么多后遗症了。
  因为被虫体束缚,儘管羽虹竭力集中精神,身上却始终没有出现半兽化的花纹,反而是在几次蓄力失败后,「哗」的一声,一只雪白的羽翼,从她背后伸张开来。
  早就料到有此变化,我抢先一步,将那火热的诱人娇躯翻转过去,平坦光滑的酥背、雪白光洁的翅膀、浑圆柔嫩的俏臀,便呈现在眼前。
  我知道这已是目前羽虹能力的极限,趁着她还能在体内高热中支撑,我吻上她的肩头,浅揉轻拂,香汗淋漓的肌肤如触即化,令我很难把血符画在她的裸背与香臀上,但经过多次努力,终于在她滑腻晶莹的娇躯上,写满了赤红符文,凭着咒语之力,稍稍镇压了焚身高热。
  但这么一来,我们交合的体位,就变成了由背后接触的狗交式。火热的花房赫然更为灼烫紧窄,一不留神,插进去大半的阴茎竟然给挤出了一寸。
  我颇觉新奇,索性放手由她自由发挥,任花房肉壁快速地蠕动挤搾,仅是牢牢扶着她的小蛮腰,让羽虹凭着雪白屁股的晃动摇摆,迎合着阴茎的抽插动作。
  当湿滑肉壁把阴茎几乎挤搾到痛,我蓦地一下退出,再狠狠地插入回去。力道用得十足,连根没入,激烈的冲击,令她背后翅膀不住拍动,弯起了背,渗出一粒粒的晶莹香汗。
  我随即回复原本的抽插节奏,如是反覆,连续三次之后,把那酥软如泥的上身拦腰抱起,狠狠地插起来。
  由花房中不绝渗出的火热蜜液,在交合动作中,顺着我们肉体接合之处,由大腿流到地上。疯狂的抽插动作,让少女修长的玉腿不停地颤动,口中发出如梦似幻的娇吟,频繁的高潮,让我们的情慾不断升温,终于到了爆发的地步。
  把握着关键时刻,我开始唱颂着地狱淫神的咒文。
  「处于九渊之底的太古诸神啊!请回应我的呼唤,遵从血的誓盟,以纯洁的灵魂为祭,使平凡的肉体获得邪恶新生,卢比埃·沙达特·阿布拉阿古不拉。」
  与上次帮织芝施法,有着类似的景象。当我唱颂完这段咒文后,原本闪耀在羽虹小腹上的赤红妖芒,猛地向上窜升,像是有生命一样,不住地翻腾滚动。
  地狱淫神的本来用途,是以女性高手的一魂两魄为牲祭,炼製魂兽,至于製造龙战士,那是意外研究出来的特殊效果,现在魂兽即将形成,咒法中所召唤的黑暗神明随时会到来,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我紧抱着少女灼热的胴体,一下一下在紧箍的嫩肉中开拓,深入滑嫩膣道。
  羽虹则对所发生的事浑然不觉,拍动着雪白翅膀,在我身下辗转呻吟,花房内的蜜液像潮水般涌出,两瓣肉唇上闪着亮晶晶的水光。
  「快点,再撑下去,一切就快要完成了。」
  魂兽都是在女方高潮顶点完成,跟着黑暗神明就会降临。以我现在的力量,纵然多一头魂兽召唤,也不能成为什么战力,反而是当黑暗神明降临,庞大能量导入羽虹体内,完全镇压龙之魄的精元反噬,这一切就可以大功告成。
  高热煎熬加上体力衰竭,羽虹似乎支撑不住,突然就瘫软在地上,像是昏死了一样。
  我用力扶起羽虹,托着纤腰,把她粉嫩白皙的屁股翘起,用力地插了进去。
  湿滑异常的花房格外紧凑,细嫩的壁肉摩擦着我的阴茎。
  不知是为了行法,还是单纯地追求欢愉,羽虹卖力地摇动腰肢,我也索性掰开圆翘肉臀,让阴茎更行刺入,频频顶向膣道的深处,感到里头越来越烫,最后竟然喷射出一股火热的少女阴元。
  阴精像热油一般,冲击在阴茎的顶端,一股酸麻酥爽的感觉,从脊椎传进了大脑。于此同时,我也痛快淋漓地射出积蓄多时的乳白精浆。
  羽虹发出了母兽般的极乐欢愉,甩摆着金黄髮丝,雪白羽翼不受控制地痉挛拍动,粉臀拚命地夹紧、摇摆,花房像鱼儿小嘴一样,用力吸取每一滴入体的热流,让喷洒而来的精浆,全部都洒落在她子宫的深处。
  情慾攀达了最颠峰,上方不远处的魂兽,也由一团红光,缓缓地具体成形。
  那似乎是一只异形蜜蜂,体积不大,约莫是一头幼狮的大小。朱红色的头部,顶上是两排红色羽冠,额头部位有着黑色的不死鸟之纹,一只複眼中流转着七种不同的色泽。
  胸口的部位,则是一团白色的绒毛,远远看去有如一团白炽光,依稀有一张女性面孔在炽光中隐约若现;硕大的腹部,半透明,红黑交错相间,犹如繁複的黑色符纹镂刻在红宝石之上。
  一只翅膀,呈现新鲜血色的透明淡红,呈现漂亮的狭长弧线,以几乎看不见的拍动频率在空中震动着,看起来就像一抹淡淡的血色飞舞在空气中。
  腰的部位,有着一只后腿及九枝凤凰尾翎,后腿末端是一只类似鸟爪的足,胸部上的两只前足则是模糊不清,看起来很像昆虫特有的节肢,但是又很像两对长在胸部上的羽翅。
  但最醒目的,仍是那几乎达到身长三倍的尾翎。犹如传说中的凤凰,九枝凤羽尾翎,如同红宝石般闪耀动人。
  这么一只艳丽而妖异的蜂后,令我一时间看得神驰目眩。看来女性的素质,对于魂兽的型态仍有决定性影响,事先我就未曾料到,以羽虹的灵魂为黑暗牲祭,竟然会诞生出这么一只邪艳的魂兽。
  依照我所熟悉的程序,接下来就是黑暗神明的降临,然后我就必须要在魔神吞噬羽虹身心前,抢先一步把这头由她一魂两魄所形成的魂兽,纳入己身。
  跨越了无数难关,成败关键就在眼前,我甚至已经听得到黑暗神明降临的呼啸,正準备唱颂出最后的咒语,怎知忽然间异变忽生。
  「啊……」
  长长的一声痛苦哀鸣,羽虹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身躯痉挛颤抖,从我身下摔倒,脱离了与我的肉体相连。
  那头盘旋在半空中的蜂妖魂兽,在失去本命体联繫的情形下,便朝着最近的一个魔力源撞去。我甚至还来不及念动咒语,就被魂兽撞个正着,强行地魂魄融合。
  地狱淫神的最终段,本就是施术者以自身的一个魂魄,去收纳魂魄入体,这点当然不是问题,只不过魂兽居然自行撞来,灵体冲击的力道太猛,一时间连我自己也气闷欲死,头晕想吐。
  由于咒术中断,黑暗神明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不甘愿地消失无蹤。
  羽虹的惨嚎声,随着她的气息衰弱,而渐渐低沉下来,我因为意识昏沉,还没有回复行动力,脑中却是忧心如焚。
  地狱淫神已经圆功,我成功地吸纳了一只魂兽,但是黑暗神明未曾降临,羽虹体内的龙之精元没有得到疏导、镇压,现在迅速反噬,很快就要焚身而亡,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屋露偏逢连夜雨,就在我彷徨的当口,外头忽然又闹了起来。隔着一层层土瓦石墙,听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从那吵杂纷乱的声音,肯定是出了大乱子,更大有可能是三兽族先发制人,已经先杀上山,找理由进攻史凯瓦歌楼城了。
  人数和力量上,蛇族看似居于劣势,可是谁知道她们作了什么埋伏与布置?
  以白澜熊的第六级力量,蛇族中无人能敌,即便是娜塔莎也逊他一筹,该握有很大胜算。但偏生他才刚刚出手救过人,假如立刻又在战场上全力以赴,显露实力,对他自己可就大大不妙,而若是他保留力量,那这场四大兽族窝里反的内战,胜负之数就很难说。
  最糟糕的是,眼见外头就要一片兵荒马乱,我这边的情形却也好不到哪去,羽虹在魔法运行到紧要关头时出了岔子,气血逆行,焚经炙脉,性命危在旦夕。
  「你……好恶毒……卑鄙的小人……又骗我……」
  眼见我成功地吸纳了魂兽,而她自身却遭受莫大的痛苦,羽虹似乎以为我阴谋杀人灭口,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目瞪口呆,当真是欲辩无从。好不容易进行到了这里,却在最后一步莫名其妙地出问题,还招致这种误会,冤枉到了极点。
  想要解释,但是整个人已经疼得在地上打滚,口鼻耳朵中流出鲜血的羽虹,已经半昏了过去,根本就听不见我说话,而我却从她身上发现了另一件异事。
  在全身都处于高温状态,体内温度、血行流速都高于正常近十倍的状态下,少女美丽的胴体,赫然发生着我不能理解的异变。
  修长的美腿,似乎在渐渐延伸,增加了长度;纤巧的手掌,改变成猛禽类的利爪,手臂、大腿,不停地改变着长短粗细的形状,甚至连雪白无瑕的肌肤,都出现了一点一点的浅浅鳞印。
  清脆的骨骼爆响,在羽虹全身各处连续响起,此起彼落。如果不是在这种状况下,我肯定以为她即将爆体惨死,但曾经修练过兽王拳的我,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羽虹此刻的诸多肉体异变,正是兽王拳的诸多应变技巧。
  「金刚猿臂、羚鹿连环腿、狮鹫爪……还有婆罗象皮功……这是怎么回事?」
  霓虹姐妹的武功,师承自光之神宫,与南蛮当地的兽族武学并不相干,别说是兽王拳,就连在南蛮流传最广的兽王诀,她们都不会。但是,羽虹的这一连串肉体变异,怎么看都像是兽王拳劲正激烈运行的结果,而且……
  (应该不可能吧?她的力量整个被虫体锁住,根本用不出来,怎么可能……
  但是找不到其他合理的可能了,这么密集而且频繁的肉体变化,是兽王拳第六层的回神蜕变啊!)
  菲妮克丝给我的兽王拳秘笈中,并没有提到这件事,但我以前曾经听变态老爸说过,兽王拳由第五层进入第六层,并不只是量的增强,而是质的巨变,正式由外在兽形进化到兽神,真正地迈向强者之路。
  要把一套纯走刚猛的兽人武学,练到由外而内,化繁为简,没有相当的毅力、智慧与悟性是做不到的,这就是为什么白澜熊能够脱颖而出。但是从未修练过兽王拳的羽虹,为何会……
  而且,回神蜕变并不只是单纯地兽王拳层次增进,而是把整个人的力量也随之突破到第六级。羽虹的资质不差,却终究不是什么武学天才,以她进境,专心苦练个十年,应该是可以自行练到第六级力量。
  可是,在气脉被虫体锁住,连力量也因为失去童贞、连日纵慾无度而大幅降低的情形下,一个从未练过兽王拳的人,为什么会产生回神蜕变?这点就很匪夷所思。
  这时羽虹已经不再肢体变异,但全身骨爆声连续不绝地响起,笼罩在一层红光之中,却惟独手腕、脚踝上仍旧泛着青气,显然虫体仍旧发挥着作用,与她体内激增的功力相互冲突,令得体内压力倍增,一滴滴朱血由毛孔渗出,却又在高热影响下,离体便迅速蒸发。
  「难道……是因为龙之魄……」
  织芝当初成功融合了龙之魄后,也没有出现这种现象,想要对症下药的我,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兽王拳劲……等等,难道是……)
  就在我隐约猜到事实真相时,旁边响起了鼓掌声,一个熟悉的甜美女声,轻轻地传来。
  「实在是做得太漂亮了,我都忍不住想要夸奖你呢,帅哥哥。」
  毫无徵兆地出现,那个穿着热裤背心,盘腿坐在不远处前方,不住鼓掌的美人儿,正是菲妮克丝。而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有这女恶魔出现的地方,肯定就酝酿着某些阴谋。
  「你?」我想喝问一些东西,但是心情太过紧张,还反应不太过来该问些什么。
  「不用那么紧张嘛,托你的福,人家看到了一场好戏,不过以一个魔导师而言,你辨认秘宝的眼力有待加强。」菲妮克丝笑道:「你拿的东西不是什么龙之魄,而是羽族的秘宝,凤血魂。」
  「凤血魂?那是什么?」
  「和龙之魄差不多,只不过是在凤凰还活跳跳的时候,砍下脑袋,从里头得到的精元结晶体。」
  菲妮克丝善尽了一个解说者的职责,大致说明了凤血魂的来历。和龙族比起来,凤凰这种神鸟少得甚至不能称为「族」。在历史的记载中,往往是几百年才出现一次,而且都是在没有战争的和平盛世,每次出现都只有一对,魔导公会的研究中,认为凤凰可能是另一个世界的神鸟,不属于我们这个时空,所以才会这般难得。
  凤凰的力量足以与神龙匹敌,通常是寿命终了,就会自焚而死,但若在那之前就活生生将之斩杀,取出聚凝于脑内的精元结晶,那就是凤血魂。
  羽族之长的凤凰天女,相传是流着凤凰血的一族。对于凤凰的出现、涅盘,有着特别感应,所以便追寻而去,在凤凰涅盘焚身前最虚弱的一刻,斩首得到凤血魂,但因为凤凰难得,羽族先后得到的凤血魂,也不过只有三枚。
  「每一代凤凰天女所生的女儿中,必有一人会继承母亲的凤凰血,在母亲涅盘焚身后觉醒,成为当代的凤凰天女。」
  菲妮克丝微笑道:「可是,在羽族的传承史上,却曾经出现过凤凰天女意外横死,女儿尚未觉醒的例子,这时,就由女儿吞下凤血魂,实行羽族秘术……」
  「用这种方法来让沉睡的凤凰血活性化?」
  「不,很可惜,单单这样并不够,羽族并没有你这样的通天神术。吞下凤血魂的牺牲者,会在一刻钟之内烈焰焚身,被烧成灰,然后由灰烬中诞生出婴儿,一个一出生就操控着十二头兽魔的凤凰女。」
  菲妮克丝道:「你用的魔法非常了不起,可是一开始就认错了东西,把凤血魂当成了龙之魄。」
  不至于错得太离谱,只要同样是精元结晶体,地狱淫神的咒法就应该适用,能把魔法进行到这里,就是最好证明,而我最心存疑虑的,仍是兽王拳的回神蜕变。
  「答案就和你猜的一样。我们当初讲好的条件,是让你练成兽王拳来护身,但这个促销品并非你的正式许愿,也不享有售后保证,练成之后能保有多久,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看这女恶魔笑得好灿烂,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恨恨道:「该不会……你交给我的秘笈一开始就有问题吧?」
  「本来是兽人的武学,要硬转成让人类来修练,都说是逆练了,当然和原版有些不一样啰。」菲妮克丝笑道:「改版的东西难免有一些缺点,像是特别亢奋暴躁,还有……如果修练者太过纵慾无度,辛苦修练来的真气,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流失……」
  从目前的亲身经验看来,流失程度显然不只是少少的一点点!
  「流失到哪里去?」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肥水不落外人田,像这样的好事,当然是流失给与你整天日也干,夜也干的亲密小爱人啦。」
  结果我这些时间苦练的兽王拳劲,就在不知不觉中,全部都转注给羽虹,使她成为了实质的受益人。
  「你、你这么做,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我逼近一步,脑里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掐断这女恶魔的喉咙。
  「别这么说嘛,我不是什么事都要好处的,做人和做恶魔都一样,眼光要放远啊!」彷彿看透了我的意图,菲妮克丝忽然消失了身影,只剩一声轻笑隐约地传来。
  「别担心,如果以后被人追杀到有生命危险,只要许个愿望,我就会帮你解围的。一个愿望一条命,童叟无欺。」
  很显然的,这又是一个恶魔为了逼我许愿,所设下的圈套,儘管我拒绝许愿,但菲妮克丝却不断布下埋伏,她所说的被人追杀是指谁,是再清楚也不过了。
  连串骨爆声忽然间静寂下来,一道青烟从羽虹的右腕袅袅蒸发开来,那是体内沸腾血气焚灭了虫体的结果,接着,是左腕、左踝、右踝,两股力量相互对抗到最后,凤血魂的炽热能量烧光了虫体,让羽虹回复了应有的力量。
  不只是原本的程度。儘管她自幼修炼的处子玄功,因为破身而大幅衰退,但是却融会了凤血魂与兽王拳劲,较之先前,更是大有突破。
  蓦地,一声清啸,嘹亮得彷彿声闻九天,远远地朝四方传去。
  清亮鸣啸声中,强烈的冲击风震猛往四面扫去,我站立不住,猛往后头跌去,连滚了几圈后撞到墙壁,风势犹未歇止,把遮蔽週遭破损处的石板木片全部扫荡开去,露出天幕与四周废墟般的景象。
  朗朗月光,自天顶洒落着雪亮银辉,我难以致信地瞪大眼睛,看见一头美丽的凤凰,翩然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