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九十四章

时间:2017-11-15 韩熙却依然搂着华瑄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吹气,低声说道:「华师妹,你要生气便生气罢。你让我抱一抱,亲一亲,就算你要我的命,我 也是死而无憾。」
  说着手指抚动,往她胸腹之间慢慢摸去,缓缓搓弄,欲去还回,不停挑逗。
  华瑄惊羞之下,一个失神,不知不觉呻吟了一声,声音既无奈,又轻柔。韩熙低声道:「好可爱的声音……华师妹,真可爱啊……」手上 越加恣意而为,往她酥胸下缘摸去。
  华瑄惊觉,登时羞不可抑,使劲挣开韩熙怀抱,退了几步,喘了口气,急叫道:「韩师兄,你别这样说,我已心有所属,你……你该知道 啊。」韩熙道:「是文师弟,我自然看得出。」华瑄脸上微红,低声道:「那就是啦,韩师兄,你是正人君子,不该说这样的话,对我……对 我……」她本要说出「调戏」二字,却觉得对韩熙未免有些不敬,不禁难以启齿,只是脸颊发热。
  韩熙歎道:「倘若没有文师弟在前,我也不会按耐不住。华师妹,我实在对你太过锺情,不能自拔。」他这样直述其情,华瑄呆了一呆, 霎时羞得面红耳赤,明知黑暗之中,韩熙瞧不见自己神色,却仍然偏过了头,口中支支吾吾:「韩…
  …韩……韩师兄你……你……我们才见面一天啊!「
  只听韩熙缓步走来,柔声道:「你或许昨天才见到我,我却在那之前便看过你了,再也无法忘怀。华师妹,在昨日之前,我时时刻刻都在 想着与你再会。昨天夜里,我已下了决定,此生定要和你长相厮守。」
  华瑄心里慌乱,随着韩熙走近,她也不住后退,背心抵上了石壁,颤声道:「韩师兄,不行的,我……我……我只喜欢文师兄。韩师兄, 我决不能跟你在一起。」韩熙一阵默然,缓缓地道:「话虽如此,只怕文师弟已然不在人世。」
  华瑄心底一惊,叫道:「韩师兄,你说什么?」韩熙歎了口气,说道:「龙驭清武功之高,举世罕逢敌手,单凭向师弟和文师弟二人之力 ,断非其敌。加上卫高辛、葛元当等人,更是凶险。龙驭清下手狠辣,一旦取胜,怎会放过他们?」
  这番话说得华瑄花容失色,眼前彷彿现出一幕文渊、向扬力尽而败,惨遭杀害的恐怖景象,不禁惊叫一声,叫道:「不会的!向师兄跟文 师兄绝对不会有事,他们……他们能平安打退黄仲鬼,不会被龙驭清……他……他……」情急之下,几乎要哭了出来。韩熙却道:「龙驭清的 厉害,岂是黄仲鬼能够比拟?文师弟功力更加不及……」
  忽听一声清脆的少女轻笑,远远说道:「不劳你操心了,他可还活得好端端地。」接着一道火光照来,通道中立现光明,两个人影飘然而 至,正是文渊和小慕容到了。
  华瑄见到文渊,大喜过望,奔了过去,欢声大叫:「文师兄!」双手一伸,投在文渊怀里,紧紧抱住,叫道:「文师兄,你终于来了!」 她正被韩熙说得提心吊胆,又惊又怕,此时看到文渊,登时由忧转喜,欣喜无限。
  文渊轻轻抚摸她的髮际,笑道:「韩师兄在这里,别撒娇啦。」华瑄面上微热,心道:「文师兄没听到韩师兄先前说的话罢?」稍一站直,离开文渊胸膛,却仍是不胜爱恋地望着文渊,心中甜丝丝地,暗想:「虽然对不住韩师兄,可是我总只喜欢你。文师兄,你也只能喜欢我跟 慕容姐姐、紫缘姐姐喔。」她跟紫缘、小慕容相处有如姐妹,既无心结,自然而然地将她们想到一起。
  韩熙见到华瑄对文渊如此亲匿,脸色微显僵硬,但随即平和,笑道:「文师弟果然好本事,能在跟龙驭清交手之余全身而退,当真了不起 .」文渊忙道:「韩师兄过誉了,尚未救出任师叔,自然要先留得有用之身。」小慕容眨眨眼,笑道:「是啊,要是你真出了什么岔子,那些 存心不良的贼人可就乐了,那怎么可以?」说着侧目向韩熙一望,笑道:「韩公子,你说是也不是?」
  韩熙若无其事,说道:「是啊,文师弟,皇陵派曾在你们和巾帼庄手里受过挫败,这地洞又是古怪甚多,你须得小心在意,别要中了他们 的报复暗算。」小慕容瞄了韩熙一眼,心中暗暗咒骂:「你这王八蛋倒会演戏,本姑娘迟早拆穿你。」
  她跟文渊来到附近,只听到韩熙说着文渊或已遇险云云,之前和华瑄之间的对话并未听到,否则小慕容暗刺的言语定然不只于此。
  华瑄向文渊身后望去,说道:「向师兄呢?向师兄怎么不在?」文渊道:「师兄受了伤,正在调养伤势,不能来长陵地宫了。」华瑄一惊,连忙追问道:「向师兄受伤了?伤得重吗?」文渊微笑道:「被龙驭清反激出来的内劲震伤,虽然不轻,但是性命无虞。有咱们未来的师嫂 在照顾着,师兄该当会快快复原的。」
  华瑄「哦」了一声,稍稍放心,笑道:「这就好啦。」
  文渊道:「好了,我们快去跟石姑娘她们会合,一起打到关着任师叔的大牢去。」华瑄喜道:「文师兄,你找到石姐姐她们了?」文渊笑 道:「正等着我们呢。」
  在文渊领路下,四人一齐赶往石阶之上的地牢所在地。疾奔之际,华瑄不经意地瞥见韩熙一眼,只见他的眼光始终往自己这里投来,不禁 心里一羞,加快脚步,跟在文渊身边,心中默默暗想:「韩师兄,对不起了,你武功高明,人品也好,世上的姑娘这么多,一定能和你相配的 伴侣,可千万别再想我了,不然文师兄也会很困惑的。」她生性善良,对韩熙先前的举动虽然气恼,却也不是十分在意,只道他是情意过炽, 一时不能克制,心中只盼他另寻良缘,别要害得文渊跟他身在同门,而起纠纷。
  文渊以韩熙身为师兄,甚是相敬,全没想到他对华瑄有所冀望,心中只想:「这地洞非是善地,大家都能平安无事,实乃大幸。趁着龙驭清未回,正是救出任师叔的大好时机。」只是华瑄等轻功有所不及,他便不能全力施为,脚下虽已极快,也只是七八分力,以免华瑄、小慕容 跟不上。
  过不多时,四人已上了通往地牢的石阶,穿过长廊,来到巾帼庄四女与龙宫派大战的石室。只见石室中躺着二十来具龙宫弟子的尸体,却 不见石娘子、紫缘等人。
  文渊停下脚步,怔了一怔,心道:「莫非石姑娘她们先去地牢了么?」
  却听小慕容笑道:「啊呀,龙宫派中有这样美的女弟子吗?」一边说,一边弯腰瞧着一个龙宫弟子的尸身。只听那人轻声而笑,居然坐了 起来,说道:「茵妹眼光好厉害,真瞒不过你。」只见那人眉目如画,清秀端丽,乃是紫缘,只是换作了龙宫派中人的装束。
  只见众多「尸体」之中,另有四人一一起身,正是石娘子、凌云霞、蓝灵玉、杨小鹃四女,都穿着龙宫派的衣装。文渊一见,登时了然, 笑道:「石姑娘,原来这便是你的应敌方法。」石娘子微笑道:「下下之策,倒还挺管用。本来倒在这里的龙宫派之人,还没这么多。」
  却原来文渊一走,石娘子便吩咐诸女换上死去的龙宫弟子身上的外衣,将尸体用自己的衣物稍加掩盖,听得有人来到,便伏地混在阵亡的龙宫派门人之中,只是不露出面貌。待得敌人走近,趁其毫无防备,立时翻身而起,将其除却。此法原是为了提防皇陵派守陵使,或是敖四海 等武功高深之辈,以免蓝灵玉等久战无力,不易应付,是以借重奇袭之效。只是直至文渊带着韩熙、华瑄、小慕容回来,也只击杀了数名来回 巡视的龙宫弟子,算得平安。杨小鹃亦已转醒。
  文渊见紫缘穿上男装,衣服显得有些宽大,腰间裤管处处皱褶,但总比先前只有少许遮掩的衣装好得多,只是她面貌太美,和这身男子装 扮着实难以搭调,不禁低头微笑。
  紫缘见他暗笑,有些不好意思,轻声嗔道:「怎么啦,有什么好笑?」
  文渊笑道:「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过,这龙宫派门人穿来平平无奇的衣服,现下可觉得好看得紧。」紫缘脸上一热,微笑道:「你若喜欢 ,我就穿着。」
  凌云霞咳了一声,笑道:「文公子,现下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机。」文渊一阵尴尬,笑道:「是了,我们这就走罢。」
  众人走上回头路,到了分岔之处,走向左边的通道。这通道由石砖所叠砌,两侧通道几乎完全相同,走了一阵,眼前一宽,也是一个大石 室,油灯中火光昏黄,不甚明亮。
  文渊等人穿过石室,继续前行,过了十来丈长的石道,尽头赫然是一道黑铁大门,门外却无一人。众人缓缓走近,只听得铮铮声响,几声 琴音隐隐自门后传来。紫缘轻呼一声,极低极细地说道:「文公子,是你的琴啊!」
  文渊更是心惊,听这琴弦所发之声,确是文武七絃琴,不禁暗叫不妙:「糟之极矣,看来龙驭清已回来了。」心念一动,又是一凛:「龙 驭清必然知道文武七絃琴是师门重宝,难道他竟在参悟琴中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