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二章 生吞天鹅

时间:2017-11-15 语言其实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而一同变化的,所以有社会语言学一说,这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比如有一些谚语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可是有些人却还在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到处套用,从未分析一下谚语的生命力还有没有,也没有看出谚语中的意思终究是不是原意。
  举个例子:癞哈蟆想吃天鹅肉~~癡心妄想。这句谚语原是对那些低劣平庸、没有才能与德行的人一种批判与否定,指出他们的想法与现实世界的美好事物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距离,根本无法达到。而且这两个喻体的差距又是那么的悬殊,所以那些如同癞蛤蟆样的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心存幻想而已。
  但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少「癞蛤蟆」却是实实在在地吃上了「天鹅」肉的。放眼现实社会,贪官赃官们哪个不是玩弄漂亮女人的高手?他们包二奶,养情妇,逛窑子,胯下美女艳妇成群结队。还有那些社会上的混混子,罪犯,手握大权却又聚财贪色的社会的蛀虫,又有几个有钱人的怀抱里没有美色呢?
  所以难怪社会上有人说,好白菜都被猪拱了,漂亮女人都被狗日了。这句话说得是有点绝对,但是起码从一个方面证明社会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句在历史上很有名的谚语,现在似乎也应当改一下了。改成什么呢?结合我这些日子的经历似乎应当改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敢想就能吃,想怎么啃就怎么啃。
  当初我在飞龙厂刚发迹的时候,张胜笑话我追甜妹子大厂花~~春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如果他知道我现在平步青云、一步登天混到如今的地步,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呢!
  厂子里那么多男人垂涎三尺的焦点,全厂最漂亮的两大厂花~~美艳皇后月琴和甜美公主春花,早被我收成娇妻艳妾,任我压在胯下姦淫享用。而面前这对才貌双全的白领丽人,美人儿雯丽和超级大美人傅莉,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天仙般人物,如今阴差阳错、机缘巧合,居然心甘情愿当我的大姨太二姨太,俏脸蛋儿粉身段儿是不用多说了,长腿粉胯里夹着的两只丰美红艳的小浪逼更是我的囊中之物,尽我享用的秘戏基地。有些遗憾的是这姐俩儿落到我手中时已非完璧,不过玉凤、春花、仙娇和香萍这几个甜妹嫩妞可都是黄花大闺女活生生被我给破的处啊。现在从雯丽、潘莉一路排下来,有这么些漂亮女人围在我身边眼巴巴地看我的脸色,妩媚温顺地一心伺候着我的这根大肉棒子,想来真有些心满意足了。
  雯丽和玉凤虽然搬到了江陵大酒店,不过是在我的生活中开闢了一个新的轻鬆驿站而已,碧潭那里以潘莉为首的更是花团锦簇、美色盈怀,简直成了我纵情声色的淫窟后宫,而新收的美艳情妇璐瑶,带着几个俏鬟嫩婢,将飞龙的调料小楼和卧龙山庄变成了供我偷欢逍遥的外室行宫。狡兔三窟,处处可都是春色满院,让我走到哪儿都有乐不思蜀的感觉。
  和雯丽、潘莉这对大小老婆是小别胜新婚,加上这次两女工作上尽心尽职、才华横溢,打扮出来更是姿色撩人、各擅胜场,让我真有亲不够爱不够的感觉。
  散会的时候,我动情地邀请身边的雯丽说:「晚上大家在碧潭聚一下吧,都辛苦了,好好为你们接风洗尘,我也好慰劳一下你们。」雯丽似乎带点深意地说:「你不能过来吗?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莉儿有些难为情地小声劝了雯丽一句:「还是雯丽姐你们过来吧,碧潭这边宽敞一些,实在不行我下到二楼去住,把卧室让给你们。」
  「别这么说,谁不清楚,白秋他是和你是穿一条裤子的,今儿晚上你睡二楼的话,白秋这个死鬼还不知道会恨成什么样子呢。」雯丽俏皮地看了我和莉儿一眼说,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算了吧,老说我不让人,今天咱就当个表率让一次。加上这几天跑得实在太累了,今天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一个人静静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有些无聊地翻看着一本《时尚旅游》,看着蓝天白云、碧海银沙发着呆,卫生间的门呀然而开,潮湿生动的水汽被阻门后,一阵美女出浴的清新幽香却伴着大美女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
  潘莉虽然彼此鱼水交融不能再熟悉了,但今晚经过一番刻意的妆扮之后,看上去更觉娇艳诱惑,再加上一种令人怜惜的柔媚……。
  今晚莉儿头上梳着成熟的髮髻,俏美的脸蛋加上修长白皙的粉颈,身着一条白色大开领缎子束腰睡衣,藕色细高跟儿拖鞋。绮年玉貌且具有高雅的空姐气质,走起路来柳腰轻摆,长长的睡衣下摆处雪白的粉腿若隐若现,撩人心魄……。
  她轻移莲步姗姗过来,走近了我时却突然脚下一滑有着弱不胜力的样子,我不由得伸出手去扶住了她,顺势握住了她那只纤纤玉手,那是一只美丽绝伦的手,白嫩、纤巧,柔若无骨。
  当我转脸看着绝色亲亲小老婆潘莉时,不禁心头一跳。只见她雪白的玉齿微露,脸上一片柔柔的媚态,盈盈目光,盯住我的脸上,那模样叫我怦然心动,恨不得一把紧紧的抱过来亲她个够。
  我迷糊了一阵,但无疑像莉儿这样的美女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我的眼睛欣赏着莉儿睡衣掩映下高耸的胸部,心里真想伸手过去摸上一把。
  莉儿似乎感觉到我不怀好意的目光,把腰挺得更直了,使得胸部更加挺拔,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也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哪里还想抗拒这种诱惑,双目暴射出火样的情焰,脸上横溢着一片深情。将潘莉一把抱了来,莉儿哪里还会挣扎,似乎是身不由已地缓缓向我怀中软软地倒了过来……。
  我真有些动情了,口中低声说道:「莉儿你实在太漂亮了,光就那两道眼神,一脸媚劲,不知道有多么迷人啊……!」
  「别骗人了,谁能迷住你呀!」潘莉媚眼流波地倒在我的怀里有些埋怨地说着:「白秋啊白秋,你真是个女人的魔星。我和雯丽姐不在的时候,旁边有那么多漂亮的姐妹陪着你,月琴和春花这对老相好就不用多说了,玉凤和谢娟名义上是秘书,其实都是你的小老婆,再加上仙娇和桂华,只要你动一下指头,谁不是温顺听话地陪在你身边供你解闷消乏泻火。可你还不知足,居然又刮稜上了那个叫璐瑶的又丰满又风骚的大美女,骑着比起人家来又新鲜又过瘾是吗?」
  「怎么,生气啦?」我有些心虚地说:「本来早就想给你说的,但怕你生气,原本想和她逢场作戏一下,谁知后来鬼使神差竟有些丢不开手来。」
  「不过你知道吗?莉儿,你是我所有女人中最好的,你真是天生尤物!今天你在台上,看到你妩媚的脸蛋和含情的媚眼儿一飘过来,我就完全丧失了抵抗力,下面一下就硬了。」我一边夸奖着她一边凑在她的耳朵边吹气:「莉儿,你才是我真正的魔星,跟你在一起,我觉得简直憋不住啊!」
  这些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但说实话和这么多女人在一起翻趴滚打,这样的话也许成了我对每一个和我上床的女人的一种奖赏和鼓励。包括莉儿在内的所有女人都会在这样的语言暗示下真的以为自己绝无仅有并开始想入非非,一厢情愿地把自己定位成我寻找已久的公主,她们因此会原谅我以前和所有女人的罪,以为那不过是自己出场前的一地鸡毛,用来陪衬自己这朵惟一的玫瑰,而我居无定所的灵魂,从她的出现的那一刻,找到归宿。
  喜欢攻城略地的男人绝对可以把我的这话当成宝典,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最忌讳的话是说她不漂亮,在密闺花床之上最爱听的话就是说她好风骚。
  其实,虽然我手里的女人们都是供我尽情玩弄的,用她们俏丽的脸蛋和愉人的姿色取悦于我的,当然她们那美妙的身子也是尽我享用的,不仅「卖脸」而且「卖肉」。儘管这样,她们还是很明显被分为几个层次的妓女,向我这唯一的嫖客卖淫,当然所提供的商品都是大不相同的。
  最底下的层次就是被我收房的丫头婢女,像徐亚丽、苏香萍、李晓虹这样的,主要凭脸蛋姿色诱惑争宠于我,渴望着我的临幸和插入;算是「卖俏丫头」,其次是算半房姨太太的侍妾小蜜,像春花、玉凤和谢娟这样的,她们还要加上一种人际关係的归属与驯服,算是「卖骚小妾」,再次是我的姨太太小老婆像月琴和汪璐瑶这样的,她们必须提供多种多样的性挑逗、性服务和性行为供我享乐;,算是「卖淫艳妇」,而最高级的则像老婆一样提供给我同居生活,全身心侍奉于我,不仅用身子伺候我,还用心替我管事,这才算是「贴心老婆」,这个层次里面现在只有雯丽和潘莉两女,而又以莉儿最风骚妩媚识趣而得宠。
  「算了,我也不想多说了,谁叫你是我们家的大爷,而人家只是你的一个小老婆而已……」潘莉有些委屈地说着,但语气却明显缓和下来了:「白秋你扪心自问,只要你想的事儿,人家哪次不顺着你啊!不过,听说把飞龙厂年轻漂亮的两个小女工又收了房当了你的丫头,这是不是真的?」我心中忖道应该是谢娟这个小丫头片子告诉她的,否则消息又没长脚,哪能跑得这么快啊!
  说真的,潘莉她们这次到香港以后,由于事业不断膨胀,压力似乎也越来越大了,不知道是慾望不断激起着我的野心,还是野心不断点燃着我的慾望,再加上雯丽和潘莉又不在身边,心理上的压力也转化为生理上的一腔慾火,熊熊燃烧起来,弄得我几乎无法自持。
  后来我的性慾越发强烈,无论是工作上的一个好消息,还是突然想到的一个计划,都能在剎那间点燃我的慾火。于是,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一时兴起,便会按住身边的妇联主任兼工会副主席、我的美艳情妇~~汪璐瑶行淫。
  已经完全沦为性奴的璐瑶自然不用去说她,我索性让身着纱质套裙、丝袜高跟鞋,全身上下显得美丽丰满的她乾脆不着底裤,以便每次只要一撩开她的白纱套裙,便能直接看到里面雪白丰满的臀部和黑毛大蜜桃。
  我们交合的地点也不断转移着,飞龙的厂区僻静的地方、卧龙山庄任意一块山石或石板后面,甚至花丛草地中,以至于一些市内的公园和江边,都留下我们的淫液。而有几次当我道貌岸然的坐在厂部和时代广场的大班台后和厂里的一般同事商量事情时,甚至想像着让淫妇赤裸下身跪在下面舔弄我的阳具,由于桌子的遮掩,其他人是绝对看不到的,只要他们一走,我就可以立马把脚下的淫妇拖出来干得她死去活来的,让她在我的肉棒下求饶,浮想联翩,好几次走了神呢!
  而新收的苏香萍和李晓虹这两朵俏丽的小厂花嫩丫头则依然保持着娇羞的姿态,由于是璐瑶帮着选的,她的品位和眼光一直是不错的,纯真白净,丰满温顺的这对尤物真要了我的命啊。为避免招人耳目,平日里我将她们两个雪藏在卧龙山庄,就是带到厂里也是悄悄放在调料小楼,以备不时之需供我调教玩弄。
  不过,每次和我交欢时她们俩还是要像征性的抵抗。当然,她们最后总是会屈服于我的强力之下,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即使在我的日夜调教下,身体变的异常敏感,她们也会努力压抑着呻吟,相对于璐瑶来说算是纯情多了。
  有次带着几女到清江边停靠的画舫里吃火锅的时候,江水默默流淌着,江风习习吹过,十分凉爽怡情,我正吃得兴起,突然发现身边的小服务员,个个鲜嫩出众,尤其身着海军裙衫,似乎代表着蔚蓝的海之梦。那白云一样的洁白,海水一般的湛蓝,蓝白相衬的纯净浪漫气息,让我不由自主地陶醉。还有那精美飘带,好像就舞动着清新湿润的海风,衣服上还配个精緻小锚,穿在她们身上,似乎让我能身临其境,感到海的韵律,觉得她们充满着青春活力和动人的美丽。
  第二天,当璐瑶带着苏香萍和李晓虹进来的时候,我好奇地望着她们,而她们的脸虚地一下就红艳了起来。她们都换上了一身白色镶蓝边的海军套裙,剪着学生头式的髮型,长长的瓜子脸,配上一身水兵裙襦,活脱脱的女生模样,清清淡淡,素雅可人。
  女孩子总喜欢穿着海军裙,雪白的裙子,压着海蓝色的边,胸前系一只蝴蝶结,后领的搭片在风中飘啊飘的,凸显着少女们无敌的纯真,几乎是所有女孩子锺爱的打扮。
  不过我没见过有谁比苏香萍穿海军裙穿得更好看的,剪着清爽女学生短头的香萍,腰身是那么的纤细,简直不盈一握,胸脯却像小鸽子一样骄傲地起伏着,起伏间充满了生命的活力,海军裙最恰当地强调了她的美丽。
  我一低头就可以看到站在我面前的香萍雪白的裙裾,还有裙裾下两条细瓷瓶般的小腿,尤其这小淫肉儿脚上是我替她们精心挑选的黑色尖头丁字袢细高跟皮鞋配着花边白短袜,将那双俏蹄打扮得纯真诱人、淫艳无匹,我一看到这里,鸡巴不由得一下就硬了起来。
  剩下的就不用多说了,我将璐瑶连着两女一起玩了个不亦乐乎,不过我最喜欢就是奸弄一身白色海军裙清纯俊俏的香萍的嫩屁眼,当我的大鸡巴一捅进去,看着这俏妮子呼天抢地、痛不欲生、苦苦讨饶,在她粉嫩的屁眼深处美美出精的时候,才体会到什么叫玩女人的真正乐趣,玩这种俊俏水嫩的小姑娘才真正过瘾来着,每每弄得我冲动不已。而捅漂亮女工李晓虹的喉咙深处,又是我的另一爱好,尤其捏着她那对粉嫩丰满宜人的大奶子,让我觉得更是冲动异常,再死死压着她漂亮的脑袋在喉咙深处出精,简直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就这样,我在白天恣意享受着汪璐瑶这成熟美妇的丰盈肉体,晚上再细细品味着苏香萍和李晓虹这对小尤物年轻身体的细腻柔韧,日子在这热情淫蕩的璐瑶和妖媚迷人的两朵小厂花和月琴、春花几个女人的滋润下,总算不太寂寞了。
  「又想什么呢?」莉儿一句话,将我从绮丽的梦中惊醒过来。看我有些失态,潘莉微微一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问的话……。」本来我还想将就着捂下去,谁知道一下就有些摀不住了。于是,我只好将自己今后即将实行的一个计划向莉儿全盘托出,由于事关天龙,一下激起了她的兴趣,对我花天酒地的事情再也没了追究的兴趣了……。
  看看夜深了,我轻轻抚摸着她的一双玉腿,真有些爱极了,身旁的丽人任我摆布,浓郁的体香在室内瀰散,雪白的肌肤和白色的软缎睡衣、藕色的细高跟儿拖鞋更给这尤物增添了几分强烈的性感和神秘的诱惑。
  「心肝儿,让我好好玩玩你这双套着高跟鞋儿的粉蹄子吧,爷真爱死了。」莉儿那双俏丽迷人的粉蹄子煞是诱人,我有些动情地请求着:「你不嫌弃髒就玩吧,人家身上哪块肉你没有玩过啊?」
  我将这双粉蹄子捞在怀里,看着手中一对美丽的脚ㄚ不断用力扭动,挑逗得我很是兴奋。我轻轻除去半挂在潘莉脚上的藕色高跟儿拖鞋,赤裸裸的脚ㄚ儿滑溜柔软,足弓高起、脚心空虚,正是最性感的美人玉足,有恋足癖的我爱不释手的捏在手中把玩。
  「真好!从没碰过这么美的小脚。这是我一个人的!」我激动地把潘莉的脚掌贴在脸上,闭起眼睛享受轻轻扭动的温滑触感。
  「哼……嗯……」潘莉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骚痒,脚ㄚ被我捏在手中抚揉,肯定说不上是讨厌但却又不是特别喜欢,只是这种麻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不知不觉中她的胸脯起伏的愈来愈快,急喘中也忍不住发出歎息的声音。
  我看到她有了反应,兴奋之情更溢于言表,便将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
  「更舒服一些吧……嘿嘿!」我淫笑着玩弄着,平日常想着如何折磨和玩弄女人美丽的足趾,这下可让我逮到机会实地试验了,而且还是这种令无数男人销魂的绝色大美女!我五根手指弯成爪子形状,用指甲轻轻的抓在潘莉的脚心上。「啊……不要……」,潘莉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我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
  「跟我想的一样!真是太兴奋了……嘿嘿!」我慾火焚身地舔着乾燥的嘴唇,第二次抓抚潘莉的脚心。「呜……」潘莉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根本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绷直的雪白肉体使得曲线更迷人,我一下一下的攻击她娇嫩的脚心,潘莉除了喘息和哀鸣外完全无法抵抗,修长的腿用力的伸直成完美的线条。
  「不……不要……求求你啦……唔……人家受不了……原谅我吧,我真的不行啦……」,我放开她的脚趾头,脚趾马上用力的弯曲起来。还没完呢,我一口把那五根美丽精緻的玉趾送到嘴边一根根的吸吮起来。「嗯……」潘莉我被玩得激动地喘息着,脚趾被含进我湿烫的口中虽然很揪心,但总比刚才被搔弄来得好,而且我的舌头温柔的舔着她每根脚趾,彷彿在抚慰她激动的情绪……。
  我一边玩着美艳可心的小老婆的粉蹄子,一边和她聊着今天的回忆。当我夸奖她进步很大的时候:「说真的,一开始的时候我好怕。」莉儿有些撒娇地说着:「特别怕说不好,或者观点不对,会惹你生气的。白秋,这可是我们认识以后我第一次公开站出来反对你的思路。」
  我微微笑着,莉儿看了我一眼,她那眼神特媚、特勾魂,让我的心一下就碎了,真的,谁会和这个善解人意的大美女生气啊!「不过白秋,当你刚才告诉我,我看起来真的很美,我知道自己应该对我的身材感到骄傲,但这次发现我开始喜欢别人注意我的头脑了,你觉得今天当着赵志大哥的面,我讲得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我说道:「我只是现在很想要。」她在我耳边轻声道:「这么些天我也想死了,让我们做爱吧!」我完全没有意见,尤其是想我的小老婆不仅身材还是头脑都是一流地展示在男人面前,我们两人都已经慾火焚身了。
  我搂住这气质出众的绝色大美女滚倒在大床上,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着:「莉儿,今天我爱死了你,来吧,趴成母狗般的姿势,爷好好弄弄你的嫩屁眼!」想想前两天美美姦淫小厂花苏香萍的菊花小穴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性不可遏了,硬硬地顶在她的白嫩屁股上。
  潘莉一听,登时吓得有些魂飞魄散。这么些日子来,虽然我偶尔插她的后庭,但多是姦淫她的小嘴和阴道,即使弄后面也是让月琴、春花她们在下面先用小嘴嫩舌伺候着润滑动情,有时还要用春水等助兴,饶是这样也日弄得异常艰难痛苦。而今我的鸡巴在这么些妖妻艳妾没日没夜的尽心侍弄下显得越来越大,更是粗暴吓人,想到这么大的东西要插进自己还没怎么适应的小肛门里面,肯定会痛死了。莉儿吓得不知所措,胡乱地挥动着手脚。
  但我哪管她这些,淫笑着捉住这大美人儿,剥了她的白色软缎睡衣,赤条条地将她反转背对着我狗趴在床上,迫她屹起屁股。我笑着跪在她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此时潘莉一阵紧张,浑身有些哆嗦,带着哭腔哀求着:「白秋我的爷,今天你就放过我吧!人家才回来,还没有準备好,你不要插后面了,我会受不了的。插前面吧!呜呜……不要……。」
  我笑道:「心肝儿,今天我自然会一併照顾你前面的,不用心急。来,放鬆。」说着我将手指搓揉着她的菊门,因紧张而一张一合的肛门仿似在诱惑来者。
  当我的手指触到她粉嫩的肛门,潘莉感到无比羞耻。排泄器官比生殖器官更污秽,一会还要进行肛交,光是想像已令她想要作呕,但是我的手指在敏感的肛门旁搔弄着,又令她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好了,是时候了。来,放鬆。」我扶着已硬直的肉棒贴近她的肛门,吐了一口口水在掌心,仔细涂在肛门充当润滑剂,然后用手稍微撑开肛门,将龟头的一小截塞了进去。
  美艳的莉儿感到后庭有异物插入,虽然只是一小截,也叫她感到火辣辣的痛楚,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无可奈何了。她狂乱地摇着头,低声抽泣着:「爷,不要呀……好痛呀……您轻点好吗,停止……拔出来吧,人家受不了啦。我不要……!」
  我哪管她的死活,大力在她白嫩的粉臀上拍了一记笑道:「刚开始而已,你放鬆点就不会痛了。」说着我捉紧莉儿,腰部使力让肉棒艰辛地向前迈进。
  遇见我以前,莉儿的后庭一向「花径不曾缘客扫」,即使张有福也未能一睹庐山真面目,而到了我手却很快就「蓬门今始为我开」,面对绝说不上怜香惜玉的我,美人儿的心中多少有些伤心难过。
  后庭那种撕裂的痛楚不断扩散,莉儿咬牙强忍着,手不断轻捶着床以发洩内心的不忿和身体的痛楚。我却志得意满地排除万难,全根尽入。肉棒被肠壁紧紧包围,抽动也甚困难,但却给予我无比的快感。饶是能征惯战,但抽了几百下,我已忍不住射精了。
  我大大咧咧坐在床头,将软掉的肉棒通递到绝色大妖精的面前:「心肝儿,来,给爷舔乾净它。」那条肉棒刚从莉儿的肛门里拔出来,沾满着残精和一些粪便,最难受还是那阵气味,以前都是照顾月琴、春花她们的,不知怎么的,今天却特想糟蹋作贱一下我心爱的莉儿,也许是她今天出色的表演刺激到我的自尊心,让我想从这里找补回来吧。
  看到我将阳具伸到她面前,莉儿光闻着都已经感到五内翻腾,带点娇羞的神情别过头去哀求着我:「别这样白秋,你先洗洗再让人家替你含吧!」我有些不满地将她的身体整个扶过来,让她的头部正好凑在我的裆部,我甚至能感到下身的毛髮凑到了她脸上,我故作不满地道:「含住。」
  绝色大美女抬起头来,幽怨又带着无比温柔地看了我一眼,我冷冷的看着她,不发一言,只是耸了耸下身的阳具。她有些无可奈何,捋住了耳边的长髮,缓缓地将我的龟头含在嘴里。她口中那种温软充实的感觉,令我的阳具有如伸进了暖炉般舒服,我一把拉过她的嫩手,让它在我的阴囊下按摩。
  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相处,我已了解清楚,莉儿正是那种外刚内柔的性格,特别是在我面前,温顺的有如绵羊,只要我一坚持,无论多违反她的本愿,她都会乖乖去做。而我也知她美艳妩媚、气质出众,飞龙、繁花甚至以前的江南航空和天龙都颇有一帮人暗恋于她的,包括赵志大哥似乎对她都有点意思,这时我真想让他们也进来看看他们的梦中情人撅着丰满的臀部,努力服侍我阳具的淫态。
  潘莉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了进去,努力地吸吮起来。她的技术越来越好了,看着她湿润的香唇含着我那颇粗大的肉棒吃力地套弄着,肉棒上环绕着淡红色的口红,彷彿散发着奇异的魔力。而夹着白色泡沫的口水正由她的唇边溢出,沿着肉棒上暴出的血管缓缓地流下,真是致命的景像呀!美丽高贵的俏脸孔含着男人最丑陋的东西,只要看到就足以让男人射出来了。
  在莉儿的侍奉下,我只觉得肉棒进入了一个湿热的地方,而一条软软的,温腻的东西正在上面打转抚弄:「啊,嗯,好,心肝儿做得越来越好了,等一下爷赏你一些养颜的精华,对了,就是那里,用力的舔,舔快点,再快点……」我一边指示着莉儿的动作,一边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长髮,另外一手在她那光滑柔嫩的皮肤上捏弄着,听着莉儿不时因为疼痛发出的呻吟声,顿觉所有的不快都一扫而空。
  很快的,高潮就要来了,我猛然手一按,把正全心全意地舔弄着肉棒的潘莉的螓首向下一压,紧紧地按在我的大腿根处,同时肉棒毫不客气的用力地向前顶,插进美人儿的喉咙里面,接着一阵舒服的酥麻感传来,马眼一张,精液便喷射而出,直接地射进亲亲小老婆莉儿的肚子里面。
  而莉儿也只略微挣扎一下,就闭上凤眼,露出一个随便你的表情,吞下了我的精液。如果不是这最近纵慾太多,看到这个表情我立刻就能再度硬起来,奈何现在只能软软地躺在莉儿的温香小嘴里面慢慢等着用时间来恢复元气。
  发洩过了,我柔声道:「莉儿,刚才是我有些过分,以后你如果不喜欢,我就不会强迫你。」莉儿仰起头来看着我,有些幽怨地说:「别压抑住自己,那样对你身体不好。别的女人能为你做的,只要你能一直对我好,无论什么我都愿意做。」
  好戏还远远没有结束,我略有恢复就开始狠狠地干起来,一晚上莉儿光溜溜的肉体都和自己贴在一起,在床上火热的打滚,她那双丰软滑嫩的奶子、纤瘦性感的香肩、水蛇般扭动的腰肢,以及美到脚趾头的玉腿……,自己胯下的肉棒好多年没那么神勇过了!随着我的抽插,她的腔道开始缩紧,随着她的娇呼,我便感到股股阴精将我的整个阳具都包了起来,感觉异常舒爽。
  「亲亲,我要射到你这个大妖精的里面去。」射精的瞬间,我激动地叫了出来:「来吧,全丢到大妖精的身子里来吧,我的冤家,让人家替你生个小妖精出来。」莉儿也很有些动情失态了。
  「不,我才不喜欢你替我生什么小妖精呢,你这辈子为我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想你替我生个堂堂正正、挺天立地的小男子汉出来,或者是个小天使也不知道呢。」,我深情地边干边说着:「好吧,我一定替你生,我在这里对天盟誓,我潘莉这辈子一定要为白秋生个孩子,不然就天打五雷轰。」
  干到最后,莉儿看我有些不行了,轻声安慰着我说:「别,白秋我的大爷,人家反正都是你嘴边的肉,想吃就吃的,何必着急这朝朝暮暮啊!你多少还是给雯丽姐留点,要不她会生我气的。」不过,在潘莉这个大美人儿滑不溜丢、又紧又会夹的小穴,我的老二还是翘了起来又奋不顾身地冲杀进去。
  这个晚上光骚穴就足足搞了她三次,连最后一滴精液都心甘情愿奉献给她的子宫,这次也是我们做爱做得最爽的一次。是啊,这样绝妙的女人,不仅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可以给饥渴的我以最大的满足。
  对于潘莉,既往不咎,以前的就不多说了,今后她的身子可要霸佔了自己一个人享用,再不能让她便宜了别人!
  「不过,还真是便宜了张有福这个人渣!」我的兴奋中带着酸酸的醋意,心中暗自想着,莉儿当初是在张有福手里被破的处,这坏蛋欠下的血债绝不能便宜了他,今后有机会迟早要让他血债血还,他在莉儿身上所佔的便宜,我要在他那些妖艳淫蕩的女人身上,在所有天龙的美女身上加倍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