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九章

时间:2018-01-13 像前次一样,橡胶在杜倩心临近高潮的时候又萎缩了回去。
  刘克帆淫笑着道:「看你那么失望,是不是很想要啊?」
  杜倩心喘息着闭上眼睛,虽然身体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坚持的自尊却仍然让她紧闭着嘴巴不说一句示弱的话语。
  刘克帆笑着道:「你还真坚强呢。」
  又一轮漫长的肆虐之后,杜倩心全身肌肤都因无法发洩的慾望变成了粉红色,嘴巴如同离水的鱼儿般一张一合无力地呼吸着。
  刘克帆轻轻抚摸她滚烫的身体,小心地避开她身上的敏感部位,知道现在的情况下略微的刺激都能让她达到高潮,口中道:「想要就说出来吗?看你这样咬牙苦忍,多辛苦啊。」
  杜倩心守住灵台的一丝清明,断断续续地道:「我───我───我───我宁愿死。」
  刘克帆道:「老实说能受得了这快乐宝贝的女人我真还没见过呢,与其受十几小时的苦再投降,还不如现在就屈服了吧。」
  杜倩心喘息着大叫:「不───!!!」
  刘克帆歎了一口气道:「既然这样,那你就慢慢享受吧。」话音未落便转身带着艳奴走出了刑室。
  杜倩心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几乎就要开口屈服请求刘克帆留下让自己彻底释放心中的慾望。
  咬咬牙禁止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杜倩心告诉自己只要坚持到11点,安哥就会来救自己。
  膨胀,萎缩,萎缩,膨胀,杜倩心已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不是处在高潮的边缘就是在前往高潮的路上。渐渐地她甚至已记不清橡胶在体内肆虐的次数,她的身体彷彿已完全被慾望掌控,每次稍稍平静就又迅速地被慾望的火焰淹没。爱液泉涌般地从体内溢出,从金属和肌肤接触的边缘缓缓流下,顺着细长的腿一滴滴地滴到地上。
  杜倩心知道现在刘克帆如果再回到面前,自己可能会哭泣着请求他让自己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一条高大的人影闪身而入。
  杜倩心透过泪眼模糊的眼睛,隐隐约约地看到谢安那英俊的身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感觉到自己将要接近又一次的高潮,杜倩心哭泣着尖叫:「安───安哥,摸───摸我的奶头。」
  谢安挠挠头,搞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杜倩心看到他没有动作,喘息着道:「快───快啊,求───求求你。」
  谢安按她的要求,伸出双手,用手指捏住她膨胀得红宝石般的乳尖轻轻揉搓起来。
  杜倩心感觉到体内的阳具又将萎缩,急切地叫道:「用───用力,用力捏。」
  谢安虽然觉得奇怪,还是照着她的要求用力捏下,口中疑问地道:「心儿,你怎么了?」
  杜倩心却彷彿觉得他的力量还不够,喘息着尖声道:「再───再用力。」
  谢安彷彿也被她的请求激起了心中阴暗的残虐慾望,手指更加用力地捏下。
  乳尖上剧烈的痛苦彷彿刺激了她的身体,虽然那东西如常地萎缩回去,乳头上的刺激让杜倩心终于尖叫着达到了长久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慾望发洩以后,杜倩心暂时回复了清醒的思考能力,望向仍然捏着自己乳尖的谢安道:「安哥,你───可以放开我了。」
  谢安彷彿才被惊醒似地啊了一声,忙不叠地拿开手,脸胀得通红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杜倩心心中充满了柔情,「安哥,你看看能不能把我下面的那条裤子拿掉。」
  谢安大吃了一惊,难道现在要让自己和她#◎%¥#¥◎¥#杜倩心看着他惊讶的样子,知道他误会了,小脸通红地道:「那───那裤子里面有───有个东西。」
  谢安恍然大唔,知道自己想歪了,连忙低下头去研究那金属的内裤。
  那内裤由一片片的金属构成,与杜倩心的身体紧紧贴住不留一丝缝隙,在内裤底部正对着股间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钥匙孔,谢安用一根钢丝胡乱搅动了几下一点用也没有。
  谢安拿出随声带来的工具尝试撬动其中一片金属片,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移动不了分毫。站起来摊摊手道:「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
  杜倩心歎了口气道:「算了让她去吧,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谢安道:「这个刑具完全是用电脑控制的,只有用刘克帆本人的密码进入才能放开你。」
  杜倩心道:「那怎么办?」
  谢安笑道:「放心吧我在这里主管电脑,我虽然破解不了他的密码,但用我本人的密码就可以进入安保系统。」
  杜倩心猛地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只要通过安保系统,调出他使用电脑的画面就可以看到他输入的密码了!」
  谢安抬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的反应还真快啊。」
  杜倩心轻轻笑了一声道:「快点啦,我这样很难受。」
  谢安答应了一声,打开了操作台上的电脑。进入安保系统后,迅速找出昨天的画面。
  杜倩心看着他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地舞动,接着电脑的扬声器里传来了自己羞人的呻吟声,知道那是昨天自己在蹂躏下不由自主发出的声音。他现在也一定再次看到了自己遭受凌辱的画面,想到那其中有一个人就是谢安,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微微的恨意,他昨天为什么不来救自己。
  谢安惊讶地看着杜倩心同时遭受两人的前后夹击,曼妙的身躯颤抖着任人蹂躏,心中泛起一股不知是心痛还是刺激的感觉。
  杜倩心看着他嘴巴大张呆呆地看着萤幕,扬声器里不断传出自己时断时续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心中又羞又怒不耐烦地道:「快点啦。」
  谢安惊醒地连忙回答:「知道了。」连忙切换出去找出刘克帆操作电脑的画面,放大下方键盘的画面,减慢图像的速度,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出他输入的密码:「REN人JIAN间DE的WEN温BAO饱,人间的温饱?好奇怪的密码啊。」
  谢安退出安保系统,重新用刘克帆的私人用户名和密码进入网络,轻鬆地找到了刑具的控制程序,输入开锁的命令,锁着杜倩心的刑具卡哒卡哒地解了开来。
  杜倩心软软地坐到地上,按摩自己僵硬的四肢让上面的血脉行开,对谢安道:「你看看他的私人记录里有没有他犯罪的证据。」
  谢安点点头道:「知道。」随手将旁边的衣服扔给杜倩心接着道:「给你带了几件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穿着吧。」
  杜倩心穿上牛仔裤和长袖衬衣,衬衣长长的下摆束到裤子里,裤子过长的脚管只好捲起来了。
  杜倩心才穿好衣服,谢安高兴地叫了起来,「找到了,这里有他贩卖人口的名单和帐册,我全部把他转存到软盘上。」
  杜倩心高兴地笑道:「太好了,这次他可逃不了了。」
  谢安拿出软盘,牵起杜倩心的手道:「我们快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