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五星法阵

时间:2018-01-13 叶天龙站在门外已经半天了,凝神听去,除了六个人的呼吸之外,里面依然没有任何的其他动静。
  晨月、月如、倩公主、龙灵儿和柳琴儿五个人是从早上起,就开始使用风之精魂石为昏迷之中的于凤舞疗伤,但是整整两个半时辰过去了,于凤舞还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只是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悠长稳定。
  终于,叶天龙忍不住推门进去,眼前是一副奇异的场面。
  整个大厅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除去了,只有在正中位置设下了一个巨大的五星魔法阵,五星的中央圆圈上摆放了一张华丽舒服的绣榻。围绕着绣榻的,是五张梨花木椅子,依次位于五星的五角之上,晨月、月如、倩公主、龙灵儿和柳琴儿便按照五个方位的次序坐在椅子上。
  于凤舞正是平躺在绣榻之上,她的身上一丝不挂,雪白晶莹的肌肤宛如上好的白玉凝脂,凸起处如奇峰怒突,窄小处不胜盈握。丰挺浑圆的一对玉乳高高的耸立于酥胸之上,其美妙结实的形状没有丝毫的改变,修长的双腿併拢,不见一点缝隙,只有大腿尽头曲线的变化之处,点点的黑色茸毛闪动着动人的光泽,透出无限的春光。
  在于凤舞的上方三尺之处,风之精魂石便悬空停在那里,淡淡的青色光芒将这个绝色的佳人无限娇媚的胴体完全包裹起来,似乎是有一层青光从她的肌肤里面射出来,整个人带着一种令人不敢亵渎的高贵风华,端的是有如女神一般。
  看见叶天龙进来,坐在正面的晨月第一个向他微微摇头,接着月如和倩公主等人也停下行动。
  「到底怎么样了?」叶天龙走到绣榻的旁边,低头看了一下于凤舞,红润细腻的脸颊上,隐隐泛起一丝青色的光芒。
  「还是不行,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晨月轻轻歎息了一声,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整整一个上午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还要花费极大的心力来推动魔法阵的运行,对于她来说,是相当的吃力。
  「大姐她的体内伤势已经完全好了,甚至我们可以感应到她真气的运行,可就是无法唤醒她。」柳琴儿在一边皱起好看的黛眉,有些无奈的望着于凤舞,对叶天龙说道。
  「大姐她的心灵上有一层莫名的力量在包裹着,不让我接触。」能够说这样的话,只有是龙族的美少女龙灵儿,因为在一起共同练习「龙之心经」的缘故,她的心灵和于凤舞的心灵之间是最有灵犀的。
  「那怎么办?」叶天龙不禁担忧的望着于凤舞。静静的躺在宽大的绣榻上,这个绝世美人的那张清丽秀逸的娇脸,现出一丝柔和恬静的微笑,一双秀眸微闭,恍若好梦深深。
  「我们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唤醒她。」月如沉吟着,也开始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活动自己的手脚,「我的风雷琴也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为主的,因此对于八识的了解,我自信绝不会差任何一个人的,只要再多花一些时间,应该可以找到办法的。」
  「其实现在控制大姐心神的,就是风系的力量。」倩公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绣榻的旁边一边察看,一边对叶天龙说道:「大姐她其实一直都在练的就是风系的力量,这一次她受到的伤害也是风系的力量所致,而风之精魂石更是风系力量的结晶和本源,只要我们找到如何让大姐体内的风系力量得到修复和平衡,她就可以甦醒。」
  对于倩公主这样的分析,龙灵儿则表示了她自己不同的看法。
  走到倩公主的对面,龙族美少女隔着绣榻对叶天龙说道:「风之精魂石可是风系力量的本源所在,它绝对可以治疗所有风系力量造成的伤害。大姐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还是风系魔法力量造成的呢?」
  「难道是水火神珠的力量吗?」这一次,柳琴儿也加入了龙灵儿和倩公主的讨论之中,「水与火是完全相对的两种力量,水代表的是生命的力量,火代表的却是破坏的力量,它们相剋却又相生……」
  「你们在说什么啊?」对于这些魔法理论上的东西,叶天龙是一窍不通,听得莫名其妙之余,便挥手不耐烦的打断了柳琴儿她们之间的对话,「不要说的那么複杂,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凤舞她甦醒,才是最重要的。」
  「暂时还没有想到。」
  这一下,是所有在场的女人同时回答他的问题了。知道对于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男人,要真正解释起来武技和魔法上各种力量的关係,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所以她们现在也决定不再多说什么了。
  呆了一会儿,叶天龙轻轻歎了一口气,挥手对众女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留下来就可以了。」
  「这样不好吧!我们留两个人在这里陪你,其他的人下去休息。」晨月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其他女人的一致同意。
  叶天龙却摇头对她们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一个上午做下来,已经很累了,还是先下去休息一下,等吃过中饭,下午再重新开始吧!」
  见到叶天龙如此坚持,晨月等女也只好答应。老实说,她们这样一个上午行功下来,也的确是非常累的,因为要控制风之精魂石的力量去推动魔法阵的运行,是需要非常精确的计算和巧妙的配合,任何一丝的失误,都会导致难以预计的后果出现。
  「你千万要小心,绝对不要去动魔法阵中央上空的那颗风之精魂石。」
  在离开的时候,晨月和倩公主她们再三嘱咐叶天龙,因为整个魔法阵的运转就是依靠这一颗风之精魂石。可以这样说,风之精魂石的存在,就是魔法阵的灵魂所在。
  「知道了,你们还是啰嗦啊!」
  叶天龙不耐烦的挥手赶人。见状,晨月等众人也只好举步离开了。
  看着晨月和月如等人离开大厅,一边说着,一边沿着走廊往外走去,直到身影完全消失之后,站在远处花木后面的宁素女才慢慢走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早上起,宁素女的心中就一直感到一种奇怪的莫名的冲动,潜意识中要她往这边走,虽然她知道这边是晨月和月如等人正在为救醒于凤舞而努力,自己不应该来这边打扰,但是心中的慾望却越来越强烈。
  可以说,坐在房间里面,宁素女不管怎么做,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坐立不安的强忍冲动,以至于使得她的心情变得烦躁不安,情绪更是控制不住。
  临近中午的时候,宁素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身不由己往这边走来,为了给自己的行为开脱,她不住的安慰自己,这仅仅是因为出自对于凤舞的关心,来看望一下于凤舞而已。
  不过,来到这边后,看到大厅门口叶天龙焦急的来回走动,宁素女便再也不敢露面,连忙躲到远处的花木后面,远远的望着大厅门口。
  这时候,就连宁素女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她的行为会变得如此反常,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似乎是潜意识中有另外一个人在指使着她。
  终于等到叶天龙进入大厅,过了一会儿里面的晨月和月如等人纷纷离开,宁素女她才慢慢走到大厅门口。
  轻轻的咬了咬银牙,宁素女举起柔荑敲门。
  「真是的,怎么又回来了呢?」
  站在于凤舞的身边,全身凝视着这个绝世美女的叶天龙不禁嘀咕着,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见到是宁素女,叶天龙不禁微微一愣。
  「陛下,我想看望一下于凤舞元帅,可以吗?」宁素女敛身施礼,十分温柔的对叶天龙说道。
  「当然可以啦,只是你千万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
  叶天龙连忙将宁素女让进了大厅,却没有看到宁素女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份平日里没有的光彩。
  飞快的走到于凤舞所躺卧的绣榻旁边,宁素女并没有低头看望尚在昏迷之中的于凤舞,而是抬起螓首,有些癡癡的望着停留在半空之中的风之精魂石。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风之精魂石吗?」
  青色的光芒照耀下,宁素女的脸庞上多了一份奇异的狰狞之色。但是对这个素来娇柔文静的可怜女人没有戒心的男人,根本不曾有丝毫的察觉。将大厅的门关上之后,叶天龙也走回到于凤舞的绣榻旁边。
  「没错,这一颗就是风之精魂石。」
  「好漂亮啊!让我看看好吗?」
  一听此话,迟钝的男人终于感悟到有些不对的地方,抬起头来,骇然发现宁素女居然伸手向半空中的风之精魂石抓去。
  「你干什么啊?」
  叶天龙不禁怒叱了一声,不过他并不担心宁素女真的会碰到风之精魂石,因为宁素女的身高是根本够不到半空中的风之精魂石的。
  「告诉过你不要乱动的,万一破坏了这里的魔法阵就……」
  叶天龙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惊骇的大叫起来。原来半空之中的风之精魂石被宁素女这虚空的一抓,突然爆发出强烈之极的光芒,并开始缓缓的下降,同时急剧的旋转翻腾,看方向正是要落向宁素女的手中。
  「该死的,你快点给我停手!」
  咒骂了一声,叶天龙扑向了宁素女,想要制止她的举动。
  但是此刻,宁素女的口中突然轻喝了一声,同时另外一只小手朝地上一点。顿时五星魔法阵的五个角向上空同时射出了一道强烈的青色光芒,接着一个巨大的五角星闪现在和绣榻一样高的位置上。
  青色的光线所组成的巨大五星,正好是以于凤舞为中心,在急剧的旋转着。
  置身其间的叶天龙,好似是被一股怪异的力量缚住一般,浑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被一层实质般的气体包裹起来,就算是呼吸也变得十分困难。
  没有想到宁素女可以如此使用魔法阵,叶天龙的心中又急又气,但是现在他却连张口说话都显得十分困难,更不用说出手去制止宁素女动风之精魂石了。
  宁素女激发了魔法阵的威力之后,便不再理会叶天龙的举动,而是全心全意的盯着正缓缓从半空下降的风之精魂石,现在她伸出的也不再是一只手,而是双手成相捧的姿势,以无比虔诚小心的姿态,去迎接风之精魂石。
  当风之精魂石距离宁素女的双手不到一尺之际,青色的五星魔法光阵的旋转益发剧烈,阵阵异鸣声震得整个大厅都在抖动,甚至连平躺在绣榻上的于凤舞整个娇躯都慢慢从绣榻上浮起来,那满头的三千青丝全部平平的舒展开来。
  风之精魂石青色的光芒暴涨,将整个大厅照得一片青色,叶天龙可以十分明显的感受到空间的力量在发生巨变,流动的空气变得铁柱般的凝重坚实。
  嗔目大喝中,叶天龙激发出了体内全部的力量。气劲奔涌,肌肉贲张,全身的衣物尽数化为粉末,粉雾在青色的光芒之中飞舞涌动,让原本使叶天龙产生缚手缚脚之感的怪异力量倏地远离。
  随着叶天龙向前迈出一步,宁素女突然发出尖锐之极的厉叫声,她全身的衣物也悉数化为乌有,雪白晶莹的胴体涌出丝丝的黑气,黑色的狰狞之相隐隐现于她的体外,搅动整个空间的力量发生了更加剧烈的变化。
  原本飞向宁素女双手的风之精魂石,这时突然改变了方向,旋舞跳跃着,往叶天龙那边移过去,而宁素女见状,顿时双手结印,再度唤出了另外一个青色的魔法光阵,以风之精魂石为中心的五星光阵比之前的那个要小很多,但是光芒却超过它十倍以上。
  受到魔法阵的压制,风之精魂石在半空中再度停住了,这时候它也正好处在于凤舞的小腹之上,和美女战神浑圆的香脐之间,仅仅只有半寸的距离,强烈的青色光芒甚至在于凤舞的香脐周围烙下了青色的光晕。
  叶天龙顿感压力倍增,他再也无法前进半步,尤其是悬浮在绣榻上一尺的于凤舞娇躯也开始慢慢旋转起来,给叶天龙带来极大的麻烦,打又打不得,控制又控制不住,他只有怒喝着,本能的伸手想去抓住风之精魂石,此刻他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风之精魂石上不断有一阵阵的力量顺着青色的光芒涌到自己的体内,改变着双方的力量对比。
  似乎发觉到情势越来越不妙,宁素女知道如果再这样对峙下去的话,风之精魂石上更多的力量会流到叶天龙的体内,虽然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奇怪的变化,但她十分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机会将越来越小。
  一声凄厉之极的怪叫,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宁素女那雪白的胴体里冒出来,变幻着不同的形状,有如一团气化的魔影,扑向了半空之中的风之精魂石。而就在这个时候,叶天龙的双手也猛的一翻,两道浑厚的劲气射向了风之精魂石。
  轰的一声巨响,大厅终于承受不住空间力场的剧烈变化,四周的墙壁均向外倒塌下去,木製的门窗更是碎裂成木片四下飞散,屋顶也整个掀起来,断木碎瓦被强烈的气劲抛洒向四方。
  青色的光芒大盛,直冲九霄云外,整个天空都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青色。
  滚滚的烟尘散去,叶天龙和宁素女分别倒在于凤舞的两边,而于凤舞则依然躺在绣榻之上,风之精魂石则已经消失不见了。
  叶天龙第一个跳了起来,顾不上察看自己的状况,急忙到于凤舞的绣榻边,看到躺在绣榻上的于凤舞也刚刚睁开了那双梦幻般的秀眸,那种神情,似乎是刚刚从一场好梦中醒来,慵懒迷人。
  「啊!你醒了,快点检查一下,有没有事情?」兴奋异常的叶天龙几乎要跳起来了,连忙伸手抓住于凤舞的双肩,对她说道。
  「我这是在哪里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于凤舞的记忆是到被翼风族攻击的那一瞬间为止的,所以本能的脱口询问叶天龙之后,便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景况,略一镇定,便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
  一查不要紧,于凤舞立刻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受伤,反而在修为上比之以前有了不少的提高,而令她最为惊讶的是,在她的香脐上,居然多了一块青色的宝石。
  闪闪发光的椭圆形宝石,紧紧的陷在小巧浑圆的香脐上,好似生来就存在,又好似专门为于凤舞量身打造的。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暖流,正缓缓的从这一块宝石上传来。
  此刻叶天龙也发现了这一块宝石的存在,在于凤舞那平坦光滑的腹部上,镶嵌着这样一块晶莹剔透的青色宝石,和羊脂白玉般的肌肤相互映衬,让人一时不禁看的癡了。
  嘤咛一声,宁素女在一旁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她的举动立刻惊醒了叶天龙和于凤舞两个人。
  转头望去,满是怒火的叶天龙顿时为之一愣,于凤舞也是惊讶的「啊」了一声。
  呈现在叶天龙和于凤舞两个人眼前的,是一张美得令人屏息的俏脸,粉面桃腮、春山眉、扇形的长睫毛,衬着一双令人心弦狂震的水汪汪大眼,美好的瑶鼻、一点恰到好处的小朱唇,端的就是宁素女当日的绝世姿容。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宁素女原本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多了一道青色的圆痕,位置刚好是在眉心处。仔细看去,是一块和镶嵌在于凤舞香脐上完全一样的青色宝石,光泽流转,另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挣扎着爬起来之后,宁素女看到叶天龙和于凤舞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样子,一张粉脸变得通红,再发现自己也是一样的赤裸着动人的娇躯,不禁益发羞得全身肌肤泛红,一双小手不知道应该去遮哪里才好。
  但在看到整个一塌糊涂的大厅,宁素女突然俏脸发白,显然她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和她有关。那双会说话的明眸顿时惊恐的望向叶天龙,莹洁的秀脸上泛起的是惶恐不安的神情,整个娇躯也像是受惊的小鸟般轻轻的颤抖着。
  一时间,叶天龙倒无法责备出口了,宁素女这样的表现,足以让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男人为之动容。再说,虽然刚才宁素女製造了这么大的变故,似乎她的误打误撞,反而唤醒了于凤舞。
  这样在心中自我安慰的当事人,轻轻歎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有丝毫的损失,而且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十分舒服,气脉畅通,运转自如。
  响声惊动了正在前面吃午饭的倩公主和晨月等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柳琴儿在震惊之余,立刻让人传令金凤卫封锁这个地方,不许任何一个人进来,毕竟现在这里如此乱七八糟的场面,绝不适合让其他人看见的。
  随后赶来的众女看到同样一丝不挂的叶天龙、于凤舞和宁素女三人,不禁又是惊讶,又是高兴。
  龙灵儿和柳琴儿抱住于凤舞兴奋的直叫,而倩公主则对着一脸傻笑的男人低声说道:「你还真的不是一般普通的厉害,我们刚刚离开一会儿,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了。」
  晨月和月如则是相对苦笑,不住的摇头,她们也实在想不到,转眼的功夫,情况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但不管怎么说,于凤舞醒了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
  只有可怜的宁素女,又羞又怕的她,犹豫了再三,还是转身想要离开,但一只温暖的小手却适时的伸了过来,坚定的拉住了她。宁素女转首望去,原来是最后一个赶来的绾贞,正朝她露出了温暖和煦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