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第五章 误上贼船

时间:2017-12-07 不知道该算是来到东海后的第几次沉船,这次又是浑身冰冷地泡在水里,但是比起一命呜呼这个结局来说,现在确实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是,当我被一块军舰残骸的船板撞着,在海涛中回复意识,却发现自己的运气已经用尽,因为我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上,四週一望无际,不仅看不到陆地,甚至连辨别方向也不能;而身边的那块类方形船板,大小顶多仅容一人趴在上头,再多一个人就会沉没。
  「妈的,这种时候还分什么女士优先吗?你当人徒弟的,就是活该淹水,好好在海里头泡着吧!」
  身上无比难受,我的脾气恶劣到极点,可是牢骚归牢骚,我仍是一手抓着船板,一手将那犹自昏迷的女体给推上船板去。
  「啊!怎么是你!」
  意识一直昏昏沉沉,我到现在才有机会看清楚,那个在几个时辰的漂流里始终与我紧握双手的女人。光是见到那一头飘散在水中的灿然金髮,我就晓得不是阿雪,再一看那张面孔、那头短髮,赫然就是羽虹。
  「妈的!抓错人了。」
  我又恼又恨,但却已经来不及作什么了。茫茫大海何等辽阔,周围看不到半片陆地,更别说找到半个人;昨晚那场大战之后,所有人已经散失,阿雪、紫罗兰、加籐鹰,还有十藏他们,全都不晓得被海流冲到哪里去,最坏的可能,甚至已经全部灭顶海中,葬身鱼腹了。
  「可恶,早知道是这样的话……」
  千金难买早知道,但就算我早知道会这样,又能如何?放着邪莲不管?还是乾脆根本不来东海?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无济于事的想法,除了打击人的斗志之外,一点实质助益也没有。
  「姐姐……对不起……我没有要丢下你……」
  旁边传来几句模糊的呢喃,我转头看向昏迷中的羽虹,想到把她误认为阿雪,救错了人,不由得怒从心起,一手抓住她嫩嫩的细颈项,打算把她浸到水里,淹死这婊子算了。
  手才稍微一用力,羽虹就一口一口地咳起血来。本来就身负重伤,又和羽霓激斗大半天,最后经过这几个时辰的怒海漂流,她的伤势又再加重,几乎是气息奄奄,如果不是凤凰血还为她保留一丝生机,早就在海中香消玉殒了。
  「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
  口中不乾不净地说着,我作出自己不能理解的行为,把这个我上一秒才想掐死的女人,推上了船板,而自己继续浸泡在海水中。
  本以为,我们如果不是很快就被海浪灭顶,就是会见到船只或浮舟,能够获救,谁知道迎接我们的,竟是一段不知何时终结的漂流旅程。我和羽虹,这两个被命运女神强凑成一双的遇难伙伴,就这么攀附在唯一的船板上,顺着波涛载浮载沉,不晓得要飘到哪里去。
  大半的时间里,羽虹都是昏迷不醒,而我维持清醒的时候也不多。
  白天,火毒的太阳晒得人神智昏沉,皮肤乾焦欲裂;晚上,澈骨的冰寒海风,像是千把切割血肉的小刀,而整个身体浸泡在海水里,盐分不住渗入伤口,那种撕心痛楚真是令人痛不欲生。
  但是最难受的,还是那股无法忍受的口乾舌燥!
  身上没有带饮水,漂流几个时辰之后,我就口乾欲裂,整个喉咙又乾又痛,彷彿有一团毒辣的火焰在喉中燃烧,实在渴得受不了了,就胡乱饮几口海水,但马上又被那鹹味呛得从口中喷出来。
  最开始,我还尝试想去接承雨水,或是设法製造露水,再不然学小说里的海上遇难者那样,设法捕捉条鱼也好。但说来容易作来难,直到我自己真的尝试去做,才发现那些鱼比我想像中聪明,总是在我神智昏沉的时候出现,将我泡在水面下的肢体咬得鲜血淋漓,待我回过神来,又全部逃散不见。
  有好几次,我都想把羽虹推下海去,用她那一身细皮嫩肉来钓鱼,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想归想,每次实际要作,看到她痛苦抽搐的表情,那股恶向胆边生的勇气又化为乌有。
  其实,羽虹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旁人总是在梦中得到解脱,而昏在梦中世界的她,却仍反覆承受煎熬。认识她那么久,我还真是没见她睡过几次好觉,那么大的精神压力,这个纤弱丽质的肩膀上,到底扛负了多少东西?
  羽虹可能有短暂的醒来过,因为有几次我体弱昏迷,手放开船板,几乎沉到海里去的时候,好像是她及时伸出手来,将我给一把抓住,让我惊醒。
  我们不知道漂流了几个白天、几个晚上,到最后,精疲力尽的我根本没法去数。睁开眼是亮的、睁开眼是暗的、睁开眼是下雨的,我所知道与感觉的,就只有那么多。
  普通人可能会感到绝望,但我没有,因为我意识中除了短暂又短暂的昏与醒,来回交错外,就没有任何的思考空间。我曾向满天神魔祈愿求助,但在汪洋大海上,似乎是神魔不管的地带,就连我放弃风险考量,想要向菲妮克丝许愿求生,她都没有现身。
  昏迷中的许多片段梦境里,我脑中闪过许多东西,其中有阿雪,也有羽霓、羽虹,这对即使在梦中仍不给我好脸色看的姐妹;还有我从未谋面的亲生母亲,我看不见她的样子,只能远远望着她的背影,而她始终不曾回过头来。
  无数个梦境,像是一长列不停奔驰的马车,在梦境的终点,我见到了菲妮克丝。不像过去那样亲暱靠近,梦中的她距离我好遥远,我在大老远外喊着她的名字,怪她不够意思,放任顾客在海上遇难,连许愿都没有人理。
  儘管始终没有回过头来,但我却觉得,菲妮克丝好像在颤抖,她的身体状况似乎很不好、很虚弱,像是生了重病,所以才不愿意转过头来。
  为什么恶魔也会生病呢?我不曾修过恶魔学,所以我不知道。但在我不知道连续第几次喊着菲妮克丝的名字时,她转过头来,柔柔的表情让人心情平和,但那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容颜,即使浓妆也遮掩不住憔悴……我的猜测应该没错。
  菲妮克丝举起了右手,在她所指的方向,出现了一艘黑沉沉的大船,甚有威势地破浪而来,白白水花激溅在我眼前。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一阵吵杂的喧闹声却突然传入耳内。
  「还有气,这两个人都还活着。」
  「谢天谢地。别说废话了,把人给捞上来吧。」
  「是啊,让厨房把刀磨快,男的先下锅,女的还剩一口气,我们把她活活奸死,别浪费了。」
  「住手!副将军有令,你们先……」
  连串的错杂人声中,我吃力地睁开眼睛,只见到一艘黑沉沉的大船,就正如梦中菲妮克丝所指的那样,而十几名穿戴黑盔黑甲的大汉,正用吊索将我和羽虹拉上船去。
  我眼睛疲惫地闭上,自从那晚激战以后,这是第一次我并非昏迷过去,而是在「得救了」的喜悦中睡着。
  人在危难的时候,只要有一只手伸过来,哪怕是只狰狞的魔鬼之手,都会毫不犹豫地握住,至于之后是否后悔,那都是更以后的事了。也因此,当我再次甦醒过来,发现自己置身何处时,只能慨歎命运女神不够意思,居然把我送上贼船,坐上了黑龙会的军舰。
  我是被一桶海水给浇醒的,盐分进入伤口,痛得我从昏迷中嘶喊清醒,一睁眼就看到周围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黑龙会士兵,不但人人持枪握刀,外头还有一排弩箭手拉弓戒备,让我找不到可趁之机,不敢贸然发难。
  照理说,黑龙会的普通士兵应该不认得我,没理由採取这种高度警戒,但我是和羽虹一起被发现,或许他们认出了羽虹,也因此提升了对我的评价吧。虽然我没看到羽虹,不晓得是不是已经被抓去轮姦,但现在的我哪管得了这许多?
  怪异的是,这群黑龙会的爪牙们连浇醒我都捨不得用淡水,却準备了一桶烧好的热水,让我在狂饮清水解渴后,还沐浴净身,事后不但替我準备了一套新衣,把我的短剑、饰物尽数归还,还领我到一个船舱,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美食。
  几天没有进食,当我看见那热腾腾的烤猪与鸡汤,肉嫩脂滑,香喷喷的气味直窜鼻端,险些连自己的舌头都一口咬了,但是,我发现桌上有两套白银餐具,显然还有一名不知是主是客的人会来用餐,自己倒是不便先行动手。
  (等等,这里毕竟是敌境,也许我该……)
  似乎是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士兵们送我进来后就离开,船舱里没有别的人看守,我悄悄检查一下腰带上的暗格,跟着就迅速绕着餐桌走了一遍,在其中一边的座椅上坐下,才刚坐稳,门就被推开,一队人马井然有序地快速走进来。
  开门的瞬间,那个声势还真是吓了我一跳,那队人马虽然都作着黑色装束,却是一支包含着刀客、剑手、魔法师的複杂队伍,而且看模样全部都是护卫,这种奇异的组合给了我一种异样熟悉感,在我熟识的人当中,有某个人出入作息都会带着这么一队护卫。
  「好家伙,都他妈的到了东海来,你还是这么活跃,约翰,你真是厉害,今晚大家不醉不归啊,哈哈哈~~~」
  在一众护卫的簇拥下,某个令我极度诧异的大笑声传出来,但直到那名尖嘴猴腮的瘦子大步走到我面前,与我热情拥抱,我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这个瘦子,确实是我的熟人,甚至可以说是我的知交。巫添梁,绰号阿巫,是与我一同在萨拉从小玩到大,作尽奸狡卑鄙丑事,没人性兼干他娘的老朋友,只是虽然平日无恶不作,但我们贱人之间仍有贱人的道义,所以我们交情很好,直到他后来搬去外省发展,这才断了联络。
  几年前,身为阿里布达万骑长的我,奉皇命出海寻宝,机缘巧合在娜丽维亚与他重逢,得知他投身军职,官拜当地水师副提督,混得极好,之后我与他联手合作,捧织芝·洛妮亚勇夺匠师大赛的冠军宝座,助他登上提督宝座,又意外踢爆黑龙会进行邪恶实验的阴谋。
  但就在我们得悉此阴谋的当夜,黑龙会忍军杀上门来灭口,这家伙也失蹤不见,后来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也不晓得他是生是死,却想不到他会来到东海,还在黑龙会当上了职务不低的官。
  (没理由的,难道……)
  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闪过,令我叫了出口。
  「啊!你把那个研究资料交给黑龙会,所以才……」
  那年我们侦破黑龙会的巢穴,在里头意外发现了生物改造的相关资料,那些资料尚来不及传回黑龙会,对黑龙会极为重要,但闯入总督府的忍军固然一无所获,连我事后都找不到那些资料的正本,现在想来,一定是阿巫先下手一步,把那些资料给带跑,投奔黑龙会了。
  「这个当然。你是陆地人,不晓得黑龙会的厉害,我可是娜丽维亚港都的提督啊!与其一辈子窝在娜丽维亚,我当然选择投靠黑龙会。那晚我前脚才走,后脚龙王陛下的忍军就杀来了,真是好险啊……」
  「你看见忍军,也不提醒我们一声,害得我九死一生!」
  「老友,你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
  现在是跑到旁人的地头上,看着那群凶神恶煞似的护卫团,我就算想骂什么都不好说,总算看在这满桌佳餚的份上,暂息怒气。
  「各位,这是我巫添梁的好友,约翰·法雷尔,曾经是阿里布达王国最有种的男人,武勇盖世,曾经打倒老太婆、强姦北极熊……啊,说反了!没差,总之他最近干的一票大事,就是踢爆了那台冷气机的下体,让那老东西再也没种言勇,请各位替他鼓掌……嗯,鼓掌完毕,你们可以下去了。」
  进入黑龙会数年,别的本事没有学到,阿巫的官威倒是大了不少,随手斥退一众护卫部属,要他们在门外警戒,然后与我谈笑用餐。
  「这里又不是娜丽维亚,你的仇家也不在,为什么你出入还是这么麻烦?后头跟着一堆粽子?」
  「见笑,见笑,仇家这种东西就像蟑螂,搬到哪里都会遇到,我做事小心,凡事谨慎一些好。」
  言下之意,就是来到东海的这几年,这家伙又搞得自己遍地仇家,这种结仇的速度很不简单,而他人际关係如此恶劣,权位却能扶摇直上的本事,更是让人不能小看。
  既然知道是老朋友设宴,我就比较安心,放开顾忌大吃二喝,像是一头饿了几天的狮子,把面前的烤猪、肥鸡、葡萄美酒,流水价地往口中送,填饱发痛的胃袋。
  席间,阿巫说一些自己投奔黑龙会之后的事迹,总结起来,无非就是杀人放火、强姦民女、屠人全家、掠劫越货之类的琐事,大多时候他都得意洋洋,但是里头也有抱怨。
  「黑龙会的规矩,其实比想像中麻烦咧。如果是攻击敌人,那么不管怎么烧杀抢劫,杀得越多,功绩越高;但是那些按月纳贡,照我们规矩办事的良民,如果被我们误杀到,我们就要斩手斩脚来赔,就算贵如海将军也不例外,所以杀人和强姦人的时候,还是得要放亮眼睛,否则后果严重。」
  这还真是匪夷所思的规矩,很少听说邪恶组织这样执法的,不过我忙着吃喝,没有很仔细听,只是反口问阿巫,搞女人这么不方便,不能享受随地推倒就上的乐趣,投身邪恶组织不是好没意义?
  「要随地推倒就上的所在也是有啦,黑龙会在东海有几个小岛,上头的女人都不穿衣服,可以随便推倒随便干。」
  「哇咧,哪有这种好事?那是岛还是妓院啊?」
  「其实说来也没什么诀窍。龙王陛下、黑巫天女都是黑魔法师,每个月起码需要上百个孕妇与婴儿作实验,如果每次都去外头抓,有时候战情紧绷,出去的弟兄碰到李华梅提督,搞得全军覆没,当月的货源就不稳定。有鑒于此,他们就开始自行製造。」
  所谓的「製造」,是完全偏离人道的邪恶行径。把抓来的女性俘虏破坏脑部,像是牲畜一样豢养,大量集中繁衍后代;诞生出来的婴儿,可以用魔法催促与控制肉体成长,每个月稳定製造出足量的「牲口」,供给实验用途;而为了能让製造流程顺利,这几个岛屿也被开放给低阶士兵,让士兵们在岛上发洩兽慾,所以每天都有稳定的精子来源。
  「不过,只有低阶士兵才会去那里搞啦,那边的女人不分老幼,一个个流着口水,两眼发白,搞了半天也只会傻笑,我不去那边很久了。」
  阿巫说得兴味索然,我面上无事,心里却难掩震惊,因为即使是黑巫法之国伊斯塔,据说也只是使用兽人奴隶来当实验体,不会作到黑龙会这等灭绝人性的地步,如此说来,黑龙会还真是一个非除掉不可的罪恶渊薮了。
  「约翰,你真是有办法,每次碰到你,身旁都跟着漂亮妞,上次那个精灵已经是难得的好货色,这次跟着的小美人居然更胜一筹。她脱水脱得很严重,我让军医去治疗了,等一下你不介意让我顺便玩玩吧?」
  「你猜我介不介意?」
  「哈哈,说笑而已,谁敢动你们法雷尔家的女人呢?来,我们再乾一杯!」
  阿巫兴高采烈,连连为我劝酒,当我问起他的职位,才知道他混得实在不错,当初挟着研究资料投奔,立下大功,加上这几年办事得力,竟已积功升到九大海将军之下的副将,是少有的异数。
  「现在我是跟着天海将军办事,他老人家很照顾后辈,有女人都会先让我们玩,有金银财宝也会先分给我们,是一位难得的好长官,对我们真是没话说。」
  想不到阿巫是天海幻僧的手下,那晚海上大战,那个干扁死妖术老头不在,否则有他的水系魔法辅助,光是靠反击咒语的威胁,就足以把阿雪的魔法给封死,那么不用黑龙王现身,我们也早就败死在邪莲手上了。
  我行若无事地向阿巫探听,他说天海幻僧几天前接到命令,正在施法破解一个天然结界,进入一个长年被暴风雨给封锁的小岛,探索东海千年之秘,破解巨头神的谜团,现在他们就是要赶去赴援。
  这个情报令我颇为吃惊,之前就知道黑龙会正在对付巨头龙,而「长年被暴风雨给封锁的小岛」,除了我初访东海所到的公园岛之外,再没有其他可能,但那与巨头龙又有何关係?
  心里正自惊疑不定,阿巫突然歎息起来,说自己在娜丽维亚的时候,是副提督;到了黑龙会,也只能干个副将军,做人真是好生没趣。
  我心里思索,随口回答,说虽然只是副将军,但在黑龙会却是寥寥十余人之下,几十万人之上,权势比在阿里布达大得多了,他武功不成,魔法又不会,能混到如此高位,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话说到这里,我突然觉得阿巫的眼神不对劲,转念一想,这才领悟到他话中的弦外之音。
  「你……你该不会是想要……」
  「对,约翰,咱们两个再联手吧!上次在娜丽维亚,你帮我摆平了老家伙,让我由副转正,这次咱们兄弟再如法炮製,作了那个妖术老头,我就能当海将军了。」
  「你疯啦!那老头的魔法很厉害,我都不是对手,你以为说杀就杀吗?而且你不是说他是好长官吗?」
  「既然是好长官,应该要体贴部下,不要一把年纪还霸着位子不走,活该被干掉。」
  「你又说他对你真是没话说?」
  「是啊,都没话可说了,不能用言语沟通,那当然只好请他去死了。」
  阿巫连求带劝,不但使用友情攻势,还差点没尊严地爬过桌子,抱着我的大腿哀求。毕竟他真本事不够,又不能命令手下围殴,也没法买兇杀人,在这情形下,我确实是他唯一希望,但是天海幻僧不是普通角色,现在我既无帮手,也无良策,哪肯贸然答应,所以不管他怎么说,我都坚持不说好。
  见我始终拒绝,阿巫终于变了脸色,但从小一起长大,他那点唬人技俩哪唬得了我,被我嗤之以鼻地耻笑。
  「哈哈哈哈,没错,我知道唬不过你,所以我来真的。刚刚你吃的那些饭菜,早已被我下了一日丧命散的奇毒,现在你的肚子应该痛起来了。」
  话才说完,我额上涔涔冷汗频冒,腹中奇痛如绞,克制不住地在地上打滚起来,估不到这老朋友包藏祸心,居然趁我最饥饿的时候,在饭菜里下毒。可是,打滚在地上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没、没可能的!我吃得不多……又事先吃了解药……为什么连我也……唉唷……啊……懒叫好热……屁眼也好热……快、快要炸掉了……」
  「嘻、嘻嘻嘻……你以为……你以为我在敌人船上吃饭……会什么準备都没吗?在你进来之前……我早就在你那边下过药了……烂裙炸肛丸……我自己作的特别产品……」
  「……你、你好卑鄙……」
  「……你、你还不是一样……」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类在最危急的情形下,会绽放出人性的美好一面;不过世事无常,总有例外,所以当外头那一大票护卫群听到声响,破门而入时,他们就看到两个强忍腹中与下体疼痛的男人,像野兽般掐着对方的喉咙,抢着要对方先断气。
  照理说,他们人多势众,从我身上搜出解药并不困难,但我腰带暗格藏的药粉不下数十种,这见鬼的「烂裙爆肛丸」又是我独门调配,船上军医光看症状就傻了眼,哪能医治?
  结果,互换解药就是最理所当然的结局。半刻钟之后,我和阿巫一起趴在船舷上,对着底下的蔚蓝大海疯狂呕吐,把腹内食物连同毒素一起吐个乾净,这样过了一刻钟后,两个人的脸色都苍白得像鬼,身体软得没有半分力气。
  「喂,大家好歹相识一场,我当上海将军,不会忘记你的好处,看在我们一起搞过巴闭他两个姐姐的份上……帮我吧。」
  「这还像句人话……好,我帮你干掉那个妖术老头。」
  形势比人强,聪明人要在适当的时候,作着适当的事情,否则就会害人害己,如今我身在敌阵,不趁着敌人对我和颜悦色的时候合作,难道非要挨一场血淋淋的拷打,才半残废地哭着答应吗?
  只是具体问题仍没解决,天海幻僧的魔法修为虽然逊于阿雪,但层出不穷的水系咒法委实诡奇难测,只凭我一人,胜算不是没有,却是不高,而阿巫的黑龙会手下全派不上用场,我唯一可以使用的资源是……
  咦?我好像还有一个「同伴」!
  凤凰血护体、兽王拳之威,如果能把实力完全发挥出来,羽虹是第六级武者中的一流好手,连冷翎兰都未必是她对手,要对付天海幻僧,胜算高达八成。
  但……羽虹的状况如何呢?如果她伤得很重,我没有多少时间等她痊癒啊。
  阿巫说,我和羽虹在海上漂流了几天,身体状况本来应该很差,但连船上军医也感到奇怪,因为她体内有一股炙热的真元,保住了她元气不失,甚至就连原本的重伤都在几天漂流后大有好转。
  (唔,回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这几天昏昏沉沉的时候,每次失温,我都抱着一个暖暖的东西,大概就是小婊子的身体吧……)
  具有魔导师背景的军医,也报告了我的身体检查,据他们的说法,是有一股奇异的精神力在保护我,让我在获救后能迅速回复精神,一点都没有遇难者的萎靡。
  「精神能量?别逗了,这种东西你说有就有吗?」
  我笑骂着驳斥了军医的判断,心里却为着获救前的那个梦存疑。不只这一次,就连上一次我被邪莲重创,守护精灵也说,是有一股精神能量及时保留我一线生机,原本我以为是李华梅,但现在想来,该是另有其人。
  「对了,我的手下捞你上来时,你手里牢牢握着这个包袱,那是什么?」
  阿巫将一个被咒文封上的包袱推到我面前,看到这个东西,我吃了一惊,因为本该失落在茫茫大海中的东西,居然又送到我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