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撸看电影_嗯嗯撸_草榴社区t66y.com_青青草av视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yirenping.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六十章

时间:2017-12-07 但听得杨小鹃娇啼不断,向扬明知她身受药力迷乱,并非有意诱惑自己,却又偏偏非抱着她不可,怀里抱的、耳里听的、面前闻的,无一 不是可爱之至,这份考验之严酷,当真非同一般。
  一路上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巾帼庄映入眼帘,向扬这才鬆了一口气,低声道:「杨姑娘,我们到啦!」杨小鹃茫然不知,唔嗯几声,道: 「到了……哪里啊?」
  向扬道:「自然是巾帼庄了。」杨小鹃呻吟一声,朝向扬身子靠去,低声道:「我……我回家了?」向扬道:「是啊,你的姐姐们会照顾 好你,很快就不会难过了。」
  杨小鹃两手搭着向扬肩膀,脸蛋靠在他颈边,娇声道:「我要你照顾我,好不好……好不好嘛?」向扬心里怦然一跳,道:「有石姑娘他 们就行了……」忽觉颈上一阵柔软触感,杨小鹃正陶醉地吻着,一边道:「我
  要你照顾……我……嘛……嗯……「向扬大为困窘,只得道:」好,好!你别胡思乱想,回去上床好好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啦。「
  杨小鹃抬头望着向扬,慵懒无力地道:「那……你要……跟我一起上床哦……」这话一出,向扬脚下登时踩了个滑,差点跌跤,一看杨小 鹃,那水汪汪的双眼满是期待之情,令人一望如醉,连忙避开不看,心道:「罢罢罢,看来我还是闭嘴的好。」
  寻到巾帼庄后院,尚未入庄,便听得庄中一阵厮杀喧哗。向扬心中一凛:「庄中出事了?」提气一跃,翻过后院石墙,疾步赶入庄中。才 一进门,一道刀光赫然迎面劈来。向扬一脚飞起,正踢中那人小腹,将偷袭之人连刀一齐踢出丈许,定睛一看,却是一名神驼帮的刀手。向扬不加理会,逕自冲出走廊,只见廊上十来人交相酣战,显然皇陵派、神驼帮、龙宫派已攻入庄内。
  忽听一声惨叫,一名巾帼庄女弟子被一刀砍中腰际,倒地不起。向扬大怒,喝道:「恶贼,休得逞兇!」飞步赶上前去,左手环抱杨小鹃 ,右掌一拍,一招便将那皇陵派门人击毙。
  向扬沿着长廊向大厅冲去,一路上雷掌连发,来去疾逾风雷,当之者非死即伤。冲杀到一个转角,忽听兵刃交击之声繁密异常,却是蓝灵 玉舞动双戟,正和三名龙宫弟子缠斗不休,一见向扬和杨小鹃,又惊又喜,挥戟格开当头劈来的大刀,叫道:「向兄,四妹怎么了?」蓝灵玉 武艺纯熟,身旁围的敌人着实不少,向扬单掌开路,一时未能接近,叫道:「杨姑娘中了康楚风的邪药,并没受伤。
  蓝姑娘,咱们先併力杀出。「
  蓝灵玉吃了一惊,叫道:「我知道了!」两根短戟圈转拦劈,一招「飞燕顾盼」,戟锋在身旁疾划两圈,逼开三名敌人,纵身冲出,往向 扬这边靠来。向扬打起精神,使动九通雷掌,击刀剑锋刃立折,中人身筋脉摧断,接连击倒七八人,和蓝灵玉聚到一路,会合一路上的巾帼庄 诸女,慢慢往厅堂而去。
  杨小鹃依偎在向扬怀里,低声呜咽道:「向哥哥,我好热……身体……身体要烧起来了……」向扬听她不再口出蕩语,神智却越来越是迷 糊,週身火热,不禁心惊,轻声安慰道:「别慌,马上就没事了。」一掌拍中身旁杀上的黑衣汉子,向蓝灵玉道:「蓝姑娘,再不帮杨姑娘化 去药力,只怕对她身子有损。」
  蓝灵玉也是大为焦急,当下道:「向兄,你武功比我高得多,这要请你帮忙了。」向扬道:「怎么帮法?」蓝灵玉道:「从这儿去左转, 便是药房,里面有一坛标示」定心散「的,用大量清水给四妹服下,便能化解。」向扬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当下挥掌震开週遭 诸敌,往蓝灵玉所说之处抢去。
  杨小鹃满身大汗,已是昏昏沉沉,呻吟声中显得甚是痛苦。向扬不敢耽搁,掌下内力使得十足,当者披靡,心道:「事关紧急,纵然耗些 真力,也管不得了。」
  到得药房,两名神驼帮的壮汉跟着追了进来,大呼杀上。向扬挥掌了结两人,迅速关上房门,心道:「随时会有敌人攻来,动作得快。」 当下将杨小鹃置于一张长椅上,在药柜里左寻右找,只想快快见着「定心散」三字。
  耳听门外呼喊四起,向扬心中异常急切,一心要尽速解救杨小鹃,好出去支援巾帼庄诸女。蓦地一声大响,房门被一人冲破,一见向扬在 内,不由分说,立时扑上,双掌齐至,威势极之猛恶。
  向扬陡觉劲风袭体,迅即回身出掌,四掌相对,那人震飞一步,甫一落地,脚下一蹬,又已攻上。向扬看清那人面貌,见是一个长鬚男子 ,服色是皇陵派,暗道:「这人功力了得,不知是何人物?现在没空跟他纠缠,得速战速决!」当下不惜耗劲,「夔龙劲」遽然出击,右掌出 招灵动多端,猛不可当。
  这夔龙劲收发由心,威势磅礡之余,更是暗藏巧势,劲刚行柔,比之寻常雷掌直击,更是难防难挡。那人瞧出招数厉害,骇异之下,一个 侧翻闪开,出掌反击。向扬侧身转掌,陡然穿过他双掌之间,印在他胸膛之上,内劲迸发。
  忽听一阵乒乒乓乓的破碎之声,那人哀嚎一声,颓然倒下。向扬却大吃一惊,叫道:「不妙!」回头一看,药柜中的罈子罐子,已被那人 掌风打碎了不少。
  向扬这一下避开对方掌力,同时以重手法将其一击毙命,固然高妙非凡,然而坏就坏在这一避,这人的一双掌风都打在了向扬身后,虽然 威力已弱,但离药柜太近,仍击碎不少瓶罐。
  向扬不禁叫苦,心中暗叫:「可千万别把那定心散也打碎了。」连忙上前寻看,岂料天不从人愿,方才找不到定心散,现下却是一望便见 ,一片碎瓦上正贴着「定心散」三字的纸条,跟其他几坛药散混在一起,洒在柜上、地上。
  向扬叫道:「惨了!」心下又急又气,重重在架子上一拍,沮丧已极。
  耳听杨小鹃不住呻吟,无论如何得有解药不可,当下心中抱着些许希望,只盼其他罈子之中,尚有一两坛的定心散。然而一罈罈寻将过去 ,定心散却再也没有了。
  向扬歎息一声,一颗心直沉到了谷底,心道:「现下可怎么救杨姑娘?」正自思索无计,忽听门外传来石娘子的喝咄声,紧跟着两道人影 先后跌进房来,立足不定。向扬顺手出掌,正打在两人背上,替石娘子收拾了两个对手,叫道:「石姑娘!」
  石娘子进得房里,一眼瞥见杨小鹃躺在长椅上,当下道:「方纔三妹都告诉我了。服下定心散了么?」向扬摇摇头,指着先前那人尸身道 :「还没找到药,便被这人打碎了罈子。」
  石娘子眉头一皱,赶到药柜前一看,果然一片凌乱,再到杨小鹃身旁,一搭脉息,摸了摸她前额,闭目不语。
  向扬大为担心,问道:「石姑娘,杨姑娘她现在如何?」石娘子歎了口气,低声道:「现下没有定心散,要救四妹,必须另外调药,虽然 不难,却也得花上三个时辰。四妹……四妹现在气血翻腾的厉害,只怕连一刻钟也撑不到。」
  向扬呆了一呆,颤声道:「这么说……救不了杨姑娘了?」石娘子默然片刻,忽然往向扬一望,说道:「向兄,你若能帮忙,就救得了。 」向扬一怔,道:「却是如何?」
  石娘子抱起杨小鹃,对向扬道:「我这个四妹,心直口快,没什么心机,日后一时可能会有些承受不了,希望向兄好好待她。」说着将杨 小鹃送到向扬面前,向扬心下不解,自然而然的接过,忽然明白石娘子所说之意,连忙叫道:「不成!」
  石娘子道:「什么不成?」向扬道:「你要我跟杨姑娘……跟她……」
  石娘子点点头,低声道:「不错,我就把四妹交给你啦,否则她也活不成。
  「向扬叫道:」万万不能!「石娘子沉声道:」向兄,我信得过你是位君子,才将四妹交付给你。你若不跟四妹……交合……她就要死了 .我是她结拜大姐,她的心思我很清楚,她不会怪你的。「
  向扬低头看着杨小鹃咬牙呻吟的神情,心中不忍,低声道:「杨姑娘跟我才见面多久?这……这对她太残忍了。」石娘子低下头去,道: 「我不多说了。你若想救四妹,现在快跟我来。」说着快步出房。向扬又看了看杨小鹃,心中彷徨莫名,却也只得先跟上去。
  廊上敌群已清,石娘子迅速带着向扬来到一处小房间,在墙上扳了扳,几块地板倏地翻开,露出一个方洞。石娘子低声道:「下面是个地 窖,你们在这里…
  …在这里行事,不会被敌人发现。四妹药性消除之后,便掀开机关上来,速速到厅上来。「向扬站在地道前,低头望着黑沉沉的地窖,不 发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