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项目 更多 
我中心开通全国首条免费反歧视咨询热
张元欣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维权律师张元欣追思文集征文启事及
北京益仁平中心招聘全职法律助理、
陆军:爱得深沉,所以无惧――悼张元
维权律师张元欣追思会于5月11日在武汉
是谁假冒公益人士骗取当事人信任
北京益仁平中心招聘全职法务
北京益仁平中心招聘全职法务,财务专
   

 
 
 
 
机构项目  
陆军:爱得深沉,所以无惧――悼张元欣律师
来源未知 录入者admin 发布日期2017-03-13 13:19

  编者按:5月14日是张元欣律师50岁诞辰。去年11月7日,他因病抢救无效,在京逝世。他生前曾担任北京益仁平中心理事、新疆西部律师事务所主任,代理过多起公益诉讼案件,如乙肝歧视、三鹿奶粉等,并发表公开信要求废除律师年检和律协强制会费制度。去世后,其亲友编辑了《张元欣律师追思文集》,下为陆军所写序言及文集目录:

  爱得深沉,所以无惧

  ――追忆我国民间反歧视运动的丰碑人物张元欣律师

  陆军(益仁平理事)

  我与元欣兄的交往,自2004、2005年起,已有十个年头了,在那些网络论坛(BBS)最火的年头,我们藉由伟大的互联网相识于“肝胆相照论坛”――壹个在反歧视领域呼风唤雨的维权网站,随后成为了共同追求平权和法治道路上的莫逆之交。

  每每忆起元欣兄,最先让我忆起的就是2006年秋的“19名乙肝中学生被退学事件”,那是公民社会抗争公权力“乙肝歧视”历史中的最艰难岁月。多年之后,元欣兄去世消息传来,我电话通报给一位共同经历了那段黎明前黑暗岁月的朋友,念起多年前的在重重压力下共同挑战强权的这段经历,念起逝者在当时在第一线中流砥柱般的作用,不禁痛哭失声!

  这段往事,近年来逐渐少人提起,因为曾经肆虐神州大地的“乙肝歧视”已经逐渐成为历史,近一亿乙肝病原携带者曾遭受的残酷侵害已经逐渐从人们记忆中淡去。当我们今天回望过去,庆幸“乙肝歧视”制度已经淫威不再的时候,却不能不说,如果不是元欣兄等人在新疆当时凶险高压氛围中的挑战和牺牲,反歧视的胜利恐怕要迟来许多年。

  本世纪初,人们在形容我国近一亿乙肝携带者生存状况时,经常会说“从摇篮到坟墓都遭受着歧视”――幼儿园拒收、读中小学被退学、大学拒录、考公务员“不合格”、入养老院往往也会遭拒。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法规中,歧视乙肝携带者的超过了二十部。

  远在边陲新疆的乙肝孩童也不能幸免。

  2006年9月份的一天,当时在乌鲁木齐上学的好友常坤通报,乌鲁木齐第十五中19名初一的学生因为体检出乙肝阳性而被校方退学!

  原来,部分学童的家长与校方及教育局反复交涉、甚至跪求而无果后,慕名找到了曾代理“新疆乙肝歧视第一案”的张元欣律师,元欣兄随即告知了常坤。那时的常坤还是新疆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但已经是国内颇有名气的艾滋公益组织“雪莲花”的负责人,曾与元欣兄一起帮助过“新疆乙肝歧视第一案”的当事人维权。常坤的通报,使这一大规模侵犯未成年人受教育权事件得以为外界所知。

  随后我们了解到,退学的决定,其实是乌鲁木齐市教育局做出的,9月26日,元欣兄接受了七位学童家长的委托,向法院起诉该市教育局。

  “民告官”的官司,历来难打,有研究显示,我国行政诉讼案件中,“民”胜诉率不到10%,“究其原因,就是地方政府通过各种有形无形的方式对行政审判加以干预”,元欣兄接案之时,无疑已经有了承受压力的思想准备。

  由于进入了司法程序,使得当时相当敏感的这一歧视事件成为了正式的法律诉讼,从而为媒体的介入提供了空间。

  10月10日,一向关注弱势群体权利的《南方都市报》用一个整版报道了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国际媒体的普遍转载,甚至中央电视台也赶赴新疆拍摄了专题节目。

  然而,正如同我们在许多公共事件中所看到的,公权力在公众的批评和诉讼面前,往往是傲慢和自负的,其反应往往不是“知错则该”,而是否认、掩盖、歪曲、封杀、报复!

  ――疆内的媒体对该事件的报道戛然而止;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在播出之前被叫停;

  ――法院在立案、开庭等环节不断予以推脱、拖延;

  ――公益组织“雪莲花”开展反乙肝歧视宣传的志愿者被警方带走;

  ――披露这一事件的行为被维稳部门指为“破坏民族团结”;

  ――新疆教育厅10月12日专门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支持乌鲁木齐市教育局的歧视做法;

  ――国家卫生部虽然最初谴责了退学行为是“歧视”,但随后改变立场,称该谴责存在“误解”,并表示卫生部不能对乌鲁木齐市教育部门的政策予以置评……

  随着10月18日“雪莲花”因各种原因被当地政府发红头文件取缔、查抄,以及常坤在人身安全压力之下被迫离开新疆,恐怖气氛一时登峰造极!

  10月底,在与元欣兄的通话中我了解到,他代理的七位学童起诉教育局的案子也面临着空前的压力,参与起诉的7名学童的家庭都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压力,被要求撤回起诉。甚至有家长被带到当地警察局,被要求在一张事先已经打印好的《撤诉申请书》上按上手印。还有的家长,由于不愿撤诉,被当地政府部门安排人全天24小时陪同监视。打给该家长的电话都由监视者接听,凡是外地的电话都被记录下来。

  同时我还了解到,维稳部门不断向元欣兄施压,并且要求元欣兄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尤其是境外媒体采访――我听了之后心中更是一惊:在新疆,“破坏民族团结”的帽子已经够吓人,如果再被扣上“勾结国外势力”的帽子,那就更加凶险。

  “你准备怎么办?”我问。

  元欣兄答道:“我告诉他们,不能拒绝媒体采访,这个案子国内外影响这么大,如果拒绝采访,影响很坏。作为律师,如实客观发言就可以了嘛。”

  于是,我们从国际电台、国际报纸上听到看到了该案的进展被不断披露:强迫撤诉、强迫按手印、全天24小时监视……

  在持续不断的舆论压力下,被退学的孩子们尽管没有赢得官司,却终于得以陆续回到了课堂。

  不仅如此,这一事件还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同情和社会动员。

  国内八个乙肝网站共同发起了致卫生部的联名信,并获得了两千多名公民联署支持。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贾继东教授为这些孩子们专门写了书面的说明。

  歌星张振宇通过媒体呼吁整个演艺界站出来帮助这些被“孤立”的孩子们,并着手联合圈内好友在筹备一场“投身公益事业,观注乙肝患者的人身权利”的慈善义演。

  “乙肝防治宣传大使”、香港演艺明星刘德华通过媒体公开呼吁:让被歧视新疆学生返回学校。

  转过年来,这一事件的影响仍在延续,美国国务院的国别人权报告白皮书也将这一事件收录进去,这一事件并且得到了中央政府一位主管副总理的批示,要求有关部委制定政策解决乙肝歧视问题。接着,自2007年5月份起,多部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密集出台,消除乙肝歧视的步伐骤然加快!

  在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元欣兄付出的牺牲也许不是最大的,承受的压力也许不是最重的,但在整个事件自始至终的每一个环节,元欣兄的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尽管,由于这一事件被有关当局政治化、敏感化,导致国内媒体无法报道,使得这一事件的影响力和元欣兄所起的中坚作用不如他所代理的“新疆乙肝歧视第一案(女大学生诉新疆农业大学案)”,但,真实的过往不会永远被尘封,纵然元欣兄人已离去,元欣兄那史诗般的壮举也不会被抹去。

  当然,2006年上半年结案的“新疆乙肝歧视第一案”也是一场成功的诉讼,元欣兄所代理的女大学生也回到了课堂,而被告、强迫乙肝携带者大学生退学的新疆农业大学则为舆论长久谴责,相信足以为许多高校引以为戒。

  该案进行期间,元欣兄有感于被退学的女大学生无家可归,于当年母亲节前夕撰写了一篇随感《今夜,睡在我办公室的女大学生》,对弱者所遭所遇感同身受,悲悯溢于字里行间,在网上流传甚广。有人也许会意外于此文竟然出自元欣兄这样硬汉的手笔,但我却丝毫不会觉得意外。铮铮铁骨的维权律师之所以投身公益和人权事业,固然是因了其对公平正义理念的信仰,谁又能说不是因为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呢?

  两个乙肝歧视的案件之后,我对元欣兄的了解真正深入起来:这位律师可不仅仅是在网络上点评时政、议论国是的慷慨之士,更是脚踏实地来实践法治和人权理念的行动派;而且,这样的实践并非心血来潮偶尔为之,而是历来如此,在他的律师执业生涯中,为蒙冤受屈的弱者讨说法是家常便饭、叫板权势部门的不合理政策和非法侵权行为更是无惧冒险犯难。

  2006年底,公益法律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成立,我是四位发起人之一。其时公益机构面临的社会环境远非今天可比,“颜色革命”刚刚席卷中亚,公益机构正被视为威胁,有朋友不无戏谑地告诫我“不出三年就得进监狱”,我虽对此不以为然,却也无法预言前路会有哪些坎坷,无法预言环境会否好转。因而,当我们向元欣兄发出邀请,邀他出任机构首届理事会理事时,我还是担忧:新疆这样一个边陲之地,公权力对“公益机构”的态度比北京肯定还远远不如,介入公益维权机构无疑会有风险,理事之邀会不会给元欣兄带来压力?会不会令元欣兄为难?

  然而他却答道:“没问题,你们做公益机构风险大,我作为外部人担任理事,一旦需要就可以替你们分担一些风险。”

  我听了这兄长般的话语,立时明白他对此毫无顾虑,心中马上轻松了许多――当然也有感动,但更多的还是轻松。七年后的今天,再次回忆起这句话,如同犹在耳边,却已经禁不住要两泪奔流了……

  目录

  陆军:爱得深沉,所以无惧

  张律师生平

  公益法律

  156名“乙肝”学子被休学,大学颜面何存

  今夜,睡在我办公室的女大学生

  ATM机恶意取款应定诈骗罪

  关于对《机动车强险条例》进行审查致全国人大的建议信

  糊涂的民意与糊涂的法官――评许霆案判决结果

  就三鹿奶粉事件组建律师志愿服务团的声明

  就国家处理三鹿奶粉事件的公开建议

  台湾为何少见就业歧视

  律师行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修订草案)修改建议

  关于撤销律师协会现行律师《会费收缴管理办法》的报告

  关于严格依照《行政许可法》纠正司法厅违法年检的情况反映

  律师的三重境界

  什么是律师――谈律师的职业定位

  “律师被打”成社会流行的背后

  庭审实录

  一份没有机会宣读的代理词:学生因乙肝歧视退学案

  致昌吉法院:关于受理就业歧视侵权纠纷案件的建议

  我所亲历的北京朝阳法院的“司法为民

  法边涂墨

  “他是新来的”,无可奈何的河南人

  冰天雪地的深夜俺送一河南小孩回家

  俺的“救”人经过:一位律师打110、120的结果

  俺的三次进关经历

  一个女出租司机是如何堕落的

  一个律师的自行车被警察扣留之后

  我对法的本质的发现

  新疆两景区门票涨价听证意见书

  撞死野马构成什么罪

  碾死为什么比碾伤划算

  民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从律协选会长做起

  微言大义

  张元欣律师微博精选

  悼文、唁电、挽联

  李萍:老张,继续征服天堂

  李方平:被封杀的公益律师

  李乐:是战友,总会相遇

  常坤:忆及张律元欣兄与我二三事

  刘应霞:缅怀恩师张元欣律师

  雷闯:“小律师”张元欣

  范国荣等:祭西部律师事务所故主任张氏元欣文

  唁电

  挽联

  张律师追思文集征文启事

  在公益律师身后――张元欣律师女儿教育支持计划募款书

上一篇:维权律师张元欣追思会于5月11日在武汉举办
下一篇: 北京益仁平中心招聘全职法律助理、社工助理等
友情链接    
   
机构简介机构项目关注议题资料下载公众捐赠志愿者招募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北京益仁平中心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2号中盛大厦2105A室 机构邮箱:yi.ren.ping@hotmail.com
反歧视邮箱:yi.ren.ping@hotmail.com 邮编:452012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05131681号